• 第三章 刘彩馨

    更新时间:2018-08-09 13:55:11本章字数:3813字

    周润林知道上当,急忙迈步闪身。

    右脚刚迈,一股巨大的吸力把周润林迅速的吸了回来,接着老人骷髅一般的手指以一种无法抗拒的力量按住了周润林的肩膀。

    针刺的电流穿透了周润林的肩井穴,同时周润林感到膝盖窝一阵剧烈的酸痛,胳膊被老人拧到了身后,单膝跪在了地上。

    这速度时机手法之快,之准,之强都远远超过周润林的想像,周润林惊诧的扭头看着老爷子,只见他笑咪咪的看着周润林,真是可恶,笑面虎!

    ‘啊!好痛!’

    一股异种真气灌入周润林的的体内,这股邪门的真气猛烈的撞击着周润林的心肺,斗大的汗珠瞬间湿透了衣服,“好阴毒的家伙!来试我的内功门派么,好毒辣的手段!该死的!老子跟你拼了!”

    周润林脑袋一热,打算强用水元素来催动真气跟这个死老爷子来个鱼死网破。

    真气刚刚汇聚到下丹田还未发力,周润林感觉到肩头的压迫一弱,接着便是两道凌厉的金风,‘刷刷’两声从身旁飞过。

    周润林的头发迅猛的飞舞起来,被这金风刮得头发根隐隐有些疼痛。周润林头发留的不长,因为一直比较喜欢谢霆锋的发型,所以也留了类似的款,这道迅猛的金风另周润林头发全部飞扬起来。

    手上没了压力,周润林敏捷的转身站立,摆了一个交手的门户,左后拳在后,右手掌在前,没想到腿上一软,差点跌倒暗骂道,这死老头,真邪乎,看我不打扁你。

    刘彩馨一眨眼就发出六招,风属性攻击的腿法配合闪电般的身法,招招凌厉,找招致命!

    周润林虽然知道刘彩馨会一些功夫,但没想到这丫头会这么厉害,想起每当下象棋赢了她的时候就各种洋洋得意,摇头晃脑欠扁的样子不禁得一阵阵后怕,没把她惹毛了一脚被踹飞是多么的万幸。

    这个死老头并不慌乱,每每总能在千钧一发之间躲过刘彩馨致命的杀招,一个后跃,退到一边有些喘气的笑着说:“好腿法,这么厉害,你是刘三丫头?刘家的旋风连环腿吗?”

    周润林在脑海里快速的闪现了儿时的记忆,仿佛父亲说过什么武术家族排名,这刘家的旋风腿好像是排名第九。

    刘彩馨仿佛换了个人似的,一改在周润林面前的温柔婉约,眉毛微立。“你是谁,欺负我周哥哥,你是想死么。”

    “是么?小娃娃,那你想怎样?”老人虽然依然是笑着,不过语气却冷了下来。

    “怎么样,你让我家周哥哥膝盖着地,你也得给我们跪着谢罪!”

    “小娃娃,你也忒狂了,我要是不答应呢。”那个死老爷子板着脸说道。

    “打到给你姑奶奶跪!”

    刘彩馨往前一纵,手掌撑地,一纵而飞,双腿螺旋桨般攻去,一瞬间又是二十几招,呼呼的风声中野草和树枝被刮的疯狂的呜咽。

    一边躲避,这个糟老头一边叨叨道:“丫头,带我像你父亲问声好。就说李海生向他问好啦。他会告诉你你得管我叫大爷。”

    不听这个名字还好,听到这个名字后刘彩馨仿佛进入了狂暴模式一般,攻速更快,招式更猛,一个转身斜纵至半空,愤怒的一腿劈下,带着一股巨大的破坏力。

    老爷子并不躲闪,用手掌生生的接了刘彩馨一腿,老爷子被强大的冲击力震得往后退了几步,而刘彩馨却被震得往后翻了几个跟头,顺手拉上了一旁的周润林道:“老家伙太厉害,咱们先走。”

    刘彩馨一边拉着周润林跑一边回头喊道:“谁用你问候,你问候自己去问去,你这个老不羞,我才不管。”

    周润林跟着刘彩馨快速的奔跑着,消失在了早晨薄薄的气雾之间。

    跑了很久,确认老头子没有追来后来到了‘京来运’拉面馆,坐了下后都是一阵急促的喘息。周润林本想结交一下高人,讨教一些江湖事,没想到招惹了这么一个事端,最重要的是自己自信满满居高临下的形象瞬间崩塌,出了一个这么大的丑,又靠着别人扳回一局,真是好生难堪。为了缓解一下尴尬,周润林边喝水边说道:“这老爷子是谁?怎么这么厉害?”

    “是李家的人,你没听说过李家草木一线兵么?”

    “那个排名第十的么?”刘彩馨惊诧并且赞许的看了周润林一眼:“这你都知道,看来也不简单嘛。”然后她挺起了胸脯,娇笑道:“那你也一定听说过我家喽?”

    周润林忙拍马屁道:“那是,大名鼎鼎的旋风腿刘家,我怎么能不知道呢?比李家的排名还要高一位呢,你这么厉害怎么不早跟我说。”

    刘彩馨白了一眼周润林道“你也没问过我啊。”周润林顿时语塞,心道,‘好吧,算你能说,我不问你就不能告诉我啊。

    “那你是大当家的女儿?”周润林一脸崇拜的问道。

    “我跟你说,你可不能告诉别人。”着这刘彩馨压低声音,靠近周润林,小声说道:“我是出来找我爹的。”

    周润林心中转了好多个心思,找自己爹,打电话啊?联系不到?走丢了?

    周润林还想继续追问,刘彩馨拦住周润林说道:“其他的我还不能跟你说,到时候你就知道了。”

    周润林有些尴尬,便开玩笑道:“那你刚才跑啥,你家比他家都强,现在是法治社会,他还真敢怎么样,我看他就是老顽童恶作剧。”

    刘彩馨没好气的白了一眼,“我为你出气,你还这么说,下次你被别人欺负我可不管你。我告诉你,李家的人没什么好东西,看着就不顺眼。”

    “不顺眼?为啥?”

    刘彩馨仿佛想起了什么,把头扭向了一边,眉头微皱,喝着免费的白开水。

    周润林觉得可能问了什么不该问的,立马改口道:“妹妹今天对我的好,我是做梦也不会忘记的,晚上我给妹妹做饭,摆棋盘,打洗脚水。”

    “我看你是被张墨那小子带坏了,鬼才信你。”刘彩馨扫去了愁容,脸红的笑着说道。

    张默简单暴力的一拳被李老爷子反手一抓抓在手里,一股巨大的吸力传来,仿佛多年的功力都要被吸过了去。

    张默顿时被吓出了一身冷汗,平时感觉天下无敌的那份自信在这一瞬间已经被惊慌所取代。他半跪在地上,痛苦的仰着着头,无比绝望的被老爷子抓着自己曾经引以为傲的拳头。

    老爷子笑了,怎么了小伙子,很不错了,少林的功夫很纯正,可惜火气太旺,佛门讲究寂静忍辱,你可要多多再参悟几分。说着玩味的看着张墨痛苦的表情。

    周润林制止住要拼命的刘彩馨,赶忙上来打圆场。我这兄弟什么都好,就事急脾气,一听我说有个高手,就急不可耐的来领教。可没有别的意思。

    老爷子嘿嘿一笑,你看那边是谁来了?

    我靠,你还来?“昨天已经被你耍了一回了,您老就不能换换花样么。”

    嘿嘿,小兄弟今日真是经验满满那。

    说着老爷子松开了抓着张墨拳头的手。

    周润林看老爷子今天对自己态度不错,也跟着打起了哈哈,“嗯,练武不就是,被虐千百遍,功力自然现那。”

    “哈哈,这话我爱听,随我吃口茶去吧。”老爷子听着高兴,兴致所到,来拉周润林的手腕。

    ‘躲还是不躲,躲开显得不信任别人,不躲,自己可经受不住再来阴我那么一下子。’

    这个老爷子狡猾的很,甚至可以说是个老顽童,不定想出什么鬼主意来折腾我。算了,罢了。看来他也没有恶意,何必那么小家子气。生活的难事本就多,再畏首畏尾不是平添烦恼么。于是周润林便大大方方的想让老人的手搭在自己的手腕上,正在这时,一个雨伞迅雷不及掩耳得接住了老爷子伸过来的手,吼道:“你少碰我家哥哥,愿意领就领着你姑奶奶的雨伞。”

    老爷子也不生气,笑着说道:“呵呵,跟那个人当年一个脾气。”

    “你有什么资格说她,你再敢乱说,一把火烧了你的破草屋。”

    老爷子知道刘彩馨的身份后,气场大变,仿佛很是喜爱,对刘彩馨的话也是能听就听。

    刘彩馨在老爷子面前的娇横跟对周润林的温柔体贴仿佛是两个人一样。

    ‘女人果然有很多面。’周润林心中暗自琢磨。

    老爷子尴尬的笑笑,松开了手,伸手做了一个请的姿势示请三人进入房间。

    茅草屋很简洁,中间是一张小桌子,桌子上一个古色古香的棕红色的大茶壶和几个棕红色的小茶杯。

    周润林、刘彩馨挨着坐在了一起,张默完全没了原来的玩世不恭的模样,一副垂头丧气的样,耷拉着脑袋,坐在了离刘菜馨有好一段距离的一个角落里。

    “小姑娘,我让你带的好,你给带去了吗?”

    “没必要。”周润林听着这小姑奶奶对这位前辈高人说话这么肆无忌惮生怕惹出麻烦,拉了拉她袄袖,可是刘彩馨没好气的甩开了他,翻了他一眼,言下之意,你别管。

    机会难得,周润林忙打听起江湖上的事来,让老爷子给讲讲,说不定就有自己所关心的那件重要的大事。

    周润林观其谈吐,领教其身手,觉得这个老爷子很不简单,又是李家的人,这个岁数说不定有些身份。在听老人家高谈阔论起江湖上最近出现得青年才俊——‘一雄二力三清五福’之时周润林插言问道,老伯伯,你可听说过,关于黑冥山的事吗?

    李老伯祥和的脸顿时大变,一股佷戾的阴云也从眼中一闪而过。他有些防备的问道:“你是怎么知道黑冥山的?”

    周润林有些紧张的打起了哈哈,“不光我知道啊,黑冥山啊,被很多小说家都写在了小说里了,说里面有很多宝贝,只要获得藏宝图就能一夜之间发大财啊,不知道伯伯上网不,一百度,这种小说一大堆。也不知道真假,很多都写的若有其事。他们还建了一个解密黑冥山的群,可是也没多少线索,是不是啊,张默,张墨还是管理员。”

    张默坐在一边,心里骂道,屁!没影儿的事!真是书生耍无赖,比流氓还要坏!

    没办法,收起自己的沮丧的心情“是啊,我是管理员。”

    此刻张默的内心是无奈的,是郁闷气愤的,是想掐住周润林的脖子的。

    李老爷子很显然对于年轻人的那一套很不耐烦,晃了晃说说道,喝茶吧,茶一会都凉了。至于这黑冥山嘛,的确是有那么一座。不过,并不在这个世界。

    啊?看李老爷子说的这么郑重其事,不像开玩笑。说出了这么科幻的事。大家都有些不可置信。

    其实每个世界可以通过一些特殊的方式互相联系进入。不过对于咱们没什么意义。这个世界的事还活不明白,就别想着其他世界的事了。

    张墨心中想着这句话,眼眶微红,是啊,这个世界的事我都没活明白呢。我要是混好了,她能走么。

    在大家请教了一些李老伯武功上的事之后,又投桃报李的教会了李老伯如何用手机上网玩微信。不知不觉天色已晚,临别之时,李老伯讳莫如深得看了周润林一眼,小声说道,“小兄弟,咱们有缘再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