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五章: 横生枝节

    更新时间:2018-08-09 13:55:11本章字数:2713字

    周润林突然灵机一动,停下了笔,笑着对李老伯说道:“我说老伯,你给得待遇这么高,是特殊部队吧,我猜也会有特殊的危险吧?国家也不会差我这么一点钱是吧?你说能不能先预付我30万,我处理一些个人的事情,安顿一下家里。”

    李老伯猥琐的笑了一下,从口袋里拿出了一摞工商银行的银行卡,从上面数出来三张,依次码放到桌子上。

    “十万、二十万、三十万,你小子,还挺有心机,早就料到你会有这一招,还好你没有狮子大开口把一百万都要去。”

    周润林一边高兴得看着这一次码放得银行卡,一边怪自己要的少了,不过这种场合也在不好意思多要了,他有些激动的从桌子上拿起那三张十万的银行卡,放在口袋里,感觉那么的不切实际,仿佛做梦一般,就这么容易自己就有了三十万?连做梦都没有想过!平时没有几个钱,连个钱包都没有!

    “我说老伯,您没跟我开玩笑吧,一下子就给我三十万,就不怕我跑了?”坐在一边战战兢兢的郑部长听到自己的职员,不,应该是前职员了,居然敢对这位这位老爷子这么说话,吓的有些结巴的说道:“胡说什么呢?领导会差你这点钱,还不赶紧收下。”

    周润林心中好笑,好你个吃的肥头大耳贪污腐败的官僚,平时那种颐指气使的劲头儿呢,都跑到哪里去了。

    李老伯笑着说:“用你的名字开的户,密码是你的生日,081918,之所以选用工商银行是因为你家离这个银行最近,比较方便,你先准备下,不着急,等你准备好了就过来上班。”

    这一番轻描淡写的谈话,听的周润林心里怦怦直跳,这,这都把我调查的这么清楚了?我怎么一点都不知道!看来他们是不怕我跑了了。哎,为了钱,签吧,危险就危险,又不违法犯罪,又不违背良心,他咬了咬牙,大笔一挥签上了三个大字——周润林。

    周润林告别了李老伯和郑部长,迫不及待的来到了工商银行,对着前台的漂亮姐姐郑重其事的说道:“你好,帮我把这些钱都取出来。”“取多少钱啊?”“30万。”周润林有些紧张得回答道。

    姐姐发出一声带着唐山方言的普通话:“那得提前两天预约,等过两天再来吧。”周润林以前从没有取过这么多钱,别说取他连见过都没见过,他一脸惊诧,惶恐得说道,“还得预约啊,那好,那我预约。嗯,你再帮我看看这卡里有钱吗?是不是每张十万。”

    周润林输入了密码后,看着那位姐姐得操作,心脏紧张得怦怦直跳,在得到了那位姐姐肯定得回答后,高兴得周润林几乎要蹦了起来,他强制自己坐在椅子上,按捺住内心的兴奋把那三张银行卡收好,顿时感觉到自己就是有钱人了。“那,可以先给我取三万吗?”“可以。”“那帮我取一下!”

    周润林揣着沉甸甸的三万块钱顺着马路来到了首饰店,忐忑而又兴奋的花了两万三千块钱买了那个他早就看好的心形项链。要是把这个买给她,她一定很高兴的。一边把项链拿在手里一边想象着刘彩馨收到礼物时兴奋而又开心的样子,礼物还没送,他自己倒是先幸福的笑了起来。

    已经是半晚时分,馨儿此刻正在酒吧上班。周润林站在酒店门口看到刘彩馨正在整理酒水,“馨儿,馨儿你出来一下!”刘彩馨听到一个熟悉的声音叫她的名字,她回过头来,看到周润林今天有些兴奋的喊自己过去。

    “怎么啦?哥哥,我正在上班呢,不是告诉你了,没什么事不要来,这种地方你来不好。”

    “妹妹都来得,我为什么来不得。”

    “我是上班,平时我才不会来,来这里得男的可没一个好东西,你要是总来我可把你当成色鬼了啊。”

    周润林尴尬得一笑,脸色比刚才又红了几分。

    “馨儿你看!”说着周润林从皱皱巴巴的裤子口袋里拿出一个特别精致得镶嵌着金边的小盒子。

    “打开看看!”

    馨儿白了周润林一眼道:“什么东西啊,神神秘秘的。”

    刘彩馨打开首饰盒后,先是惊讶得,啊的一声,然后笑道,“这是假的吧,真的要好几万呢。”心中却说道,‘你送的,假的我也喜欢。’

    周润林高兴而又得意的嘿嘿的笑着涨红了脸“是真的,你喜欢就好,两万好几呢。”“你怎么有那么多钱的。”

    你看看这个,说着周润林拿出了留给自己的乙方的合约,馨儿好奇得看着这份合同,“是那个糟老头子?”刘彩馨焦虑的皱着眉头问道,“馨儿,你干嘛说他是糟老头子呢,随然他比较没正经,但是人还不错的,我说让他提前给我30万他就给了,卡还在这里。”周润林兴奋的跟馨儿说着他生平以来遇到的第一件幸运的事,他本想着馨儿能跟自己一样高兴,没想到馨儿本来见到自己后泛起喜悦的脸上渐渐的聚集气了阴霾和寒冷的冰霜,砰的一声,馨儿把盛放项链的盒子关了起来,“跟他有关的东西我不要,拿回去吧,你做这么大的决定怎么不跟我商量商量,你知道这个部队是做什么的么,你知道那有多危险么!”

    周润林有些心烦,本来兴高采烈的事被馨儿泼了一盆凉水,“馨儿你怎么这样啊,李伯伯哪里不好了,你跟个仇人一样,开始的时候有点误会不是说开了么。干嘛这么斤斤计较,你看这三十万,说给就给了,危险一点怕啥,那是他看得起我,从小到大有几个看得起我得,我就怕没有钱。”

    “钱钱钱,你就知道钱,你忘了他怎么欺负你,怎么骗你了,他就不是个好东西,你不要相信他。”

    “不会吧,他说他是国家的,那天他可能就是想试试我的功夫。”

    “润林,天下没有免费的午餐,这钱不是那么好拿的,咱么就这么过日子不是挺好么,钱咱们慢慢赚,不要冒险。”

    “馨儿你别傻了,有点危险怕什么,我功夫这么好,没事的……”

    “你能为了我,不去么?”馨儿又怒又急又是关切的看着周润林,一双水汪汪的大眼睛注视着周润林得眼睛,眼泪在眼眶里旋转着,在夜总会斑驳的灯光下泪汪汪的闪着光彩。

    “周润林,你能为了我不去么,你要是一定要去,咱们就不见面了。”

    “馨儿你干嘛这样啊,还是你有什么事瞒着我。”

    周润林避开了馨儿含着眼泪得目光,不敢看她。

    馨儿不说话,只是伤心,绝望,痛苦的看着周润林,眼泪不自觉的滑落下来。

    “好吧,馨儿,我回去想一想,你别哭了,能推掉我就推掉。”周润林随然嘴上这么说,但是心中已经拿定了主意,一定要把握这次机会,参加这个特殊部队。

    “那你考虑去吧!”馨儿没有得到肯定的答复,生气的一把推开周润林跑进了酒吧的深处,周润林看着馨儿纤弱而俏丽的背影消失在黑暗当中,茫然若失的站在那里,然后转身走出了酒吧,顺着马路往家走去。

    与其是说走,还不如说是一种流浪,缓慢的,宁静的,孤独的走路,他觉得他在远离馨儿,越走越远,旁边的车水马龙仿佛跟自己已经无关了,他渐渐的宁静,有些怅惘,有些悲伤,他又想起了那张脸,在自己很小时候,那张对他微笑吻他的脸,妈妈,你去哪里了。

    然后是父亲的死去,衰老,枯萎,有气无力的握着自己的手,他仿佛此时此刻都能感觉到父亲的触摸和他在自己最后得那一刻对自己最后的爱。

    “孩子,我们的事你别管了,将来找份好工作,踏踏实实的过日子。“

    父亲这一生都在严格要求自己,不曾这种语气跟周润林说过话。

    周润林咬着嘴唇,强忍着眼泪,死命的不让眼泪留下来。

    哭,只能自己一个人关上门的时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