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六章:还债

    更新时间:2018-08-09 13:55:11本章字数:2318字

    周润林推开别墅破旧的门,心中一阵开心一阵难过,开心的是他终于有钱了,难过的是,馨儿毅然决然的样子,怕是以后都不会再理自己了。

    周润林抱着枕头,呜咽的哭了起来。

    是的,钱对周润林来说很重要。

    两天后周润林来到了工商银行,拿出了那三张银行卡,对着前台用低沉的声音说道:“都取出来,放在这个麻袋里。”

    周润林拿着一个用黄色麻线织成的麻袋,接过一摞一摞的钞票放在麻里面,然后往身后一背就往银行外面走。他当然不怕遇到劫匪小偷了,如果歹徒遇到他可算是倒了大霉了。

    这次他是顺着龙丰大街往西走,他没有回北方的山上别墅,而是往他三叔家走去。

    好久不来的缘故,这边的路况周润林都有些不熟悉了。

    ‘砰砰砰’,周润林拍着三叔家的门边喊道:“三叔,开门,三叔,在家吗?”

    周润林敲了半天门,门猛地被打开了,吓了周润林一跳,只见一个头发蓬乱叼着牙刷的女人穿着拖鞋打开了门,那个女人一看是周润林,顿时厌恶的翻了翻白眼,“我当谁呢,你啊,进来吧,别忘了换鞋啊,我刚擦的地板。”

    她换了一口气接着说道:“别把屋地弄脏了,别出声啊,蕾蕾正在复习功课。”

    “三婶,我三叔在家吗?”周润林小心翼翼的问道,“在里屋呢,座下跟我们一起吃吧。”周润林还没有吃饭,只顾着兴奋的领钱了,都忘记了吃饭的事。

    在里屋睡觉的三叔被屋外的说话声吵醒了,听到了最后一句话,并且着重的听到了‘吃饭’两个字,周润林能来他很高兴,周润林已经好久不来他家了,在周润林小时候在自己家住过几年,后来周润林就独自搬了出去,说什么也不回来了,他知道孩子她妈待人刻薄,看不上周润林这小子,私底下都叫他怪胎,说什么到自己家来多了晦气,可是这毕竟是自己大哥的孩子啊。

    他知道周润林怪他,可是在这个家里想要维持生活,自己能有什么办法呢,哎,可怜的孩子啊。

    “孩子她妈,把菜端上来,我跟润林喝两杯。润林啊,好久不来了,三叔想你啊。”

    ‘想我,好一句想我。’周润林表面平静,内心却掀起了极大的波澜,想我,你就不会让她把我一个人逼着去山上过日子了。哎,能有什么办法,这也怨不得三叔,谁让我爸妈走的早,三叔这么多年也不容易,供我上了学。

    周润林刚要说话,三婶不满的说道:“你老糊涂了么,那两个菜不是给蕾蕾留的么,蕾蕾上高三,不知道要多补充营养啊,润林又不是外人,你把昨天的剩菜再拿去热热。”

    “这,你这个人怎么这么小气呢。”三叔打着哈哈说道,“润林好久不也不来一次,我们就喝两杯呗。”说着就去厨房去端给蕾蕾准备的两道好菜。周润林苦涩的一笑,并没有说话,他想起了自己高三时候三个馒头三碗水过一天的日子了。

    “当!”三婶生气的把刷牙缸摔到桌子上,“怎么回事啊,我说话听不着啊,你不知道你家闺女上高三需要营养啊,是你闺女重要还是他重要啊,他对咱们家有什么用啊,花了咱们那么多钱,工作了给过你一分没有!蕾蕾上大学他出过一分力没有!”三婶不顾周润林尴尬的站在那捡起被弹飞到地上的牙刷头也不回的走向了洗手间。

    “你们烦不烦啊,我不吃了,你们给他吃吧,你看看他那个怪胎的样!也就能赖着来咱们家,穷酸!告诉你啊,吃饭别出声,影响我学习!”蕾蕾不满的在里屋喊道。

    在三婶的言传身教之下,蕾蕾从小便知道周润林是一个没出息的怪胎,要少跟他说话,不能跟他玩。

    周润林被说的脸一阵红一阵白,站着不是,坐着也不是,他兀自坐在了椅子上,这样他会觉得有个依靠,“三叔,这饭我不吃了,我吃过了,一会还有事,我得走。”三叔愁眉苦脸的安慰周润林道,“吃过啥啊,你三婶是刀子嘴豆腐心,别往心里去。”“没事的,三叔,我今天来啊,是想跟你们说件事。”

    三婶没好气的白了他一眼,“啥事啊,你能有啥事,我前些天让你把你们那破房子卖了给蕾蕾出国上大学当学费,你考虑的咋样了,人不能太自私,得知道知恩图报。”

    “三婶啊,我知道蕾蕾要出国念大学,好事。”话还没说完,里屋又传来了不满得女孩得声音“蕾蕾,蕾蕾是你叫得,你叫我周蕾。你们说话小点声,有事快说,我回家周的作业还没写完呢。”

    周润林压低了嗓音继续说道:“我过阵子要当兵去了,这些年麻烦你们了,我不卖那房子不是因为我舍不得,三叔三婶在我小时候帮过我不少,只是那是我爸妈给我留下的最后一点念想了,我想留着,希望三叔和三婶能理解我。”说到伤心得地方周润林有一些哽咽,他强迫自己镇定下来,不让三叔三婶察觉到,接着周润林用尽量平静得语调说道:“我这有一些安置的费用,就都给三叔三婶留下吧,留给周蕾上学,也是这些年我欠三叔三婶的。”

    说完周润林拿过了顺手放在墙角的麻袋,打开后周润林把手伸入到了麻袋里面,把一摞一摞的成捆的钞票摆在桌子上,整整二十七万。三叔三婶目瞪口呆的一会看看周润林一会看看码放在桌子上的人民币,大气都出不出来。三叔抿抿嘴唇说道:“润林啊,你哪来的这么多钱,当兵也不会给这么多啊,你告诉三叔,犯法的事咱不干啊。”

    “三叔你想什么呢,我是什么人你还不知道么,放心用好了,我去的是特殊部队,给的多。国家也不差这些钱,放心用吧。三婶,这些钱你拿着用吧,我欠你家的还上了。三叔,你多保重,我走啦。”

    “什么还不还的,这孩子,在这吃饭吧,吃饭再去。”三叔脸色泛红的说道。

    三婶被周润林突然拿出这么多钱的事惊得一时还不过神来,本能得应和道:“对对,吃完饭再走呗,三婶再给你炒几个菜!。”

    他们说的话仿佛就如同是在另一个世界一般,周润林头也不回表情漠然的走出了房间,关上了门,离开了这一家人,离开了童年在这里的生活。

    “有钱了不起啊,小白眼狼,说话还不搭理了!”周润林关上门口听到三婶不满的骂道。周润林深吸了一口户外的午后的空气,感觉又新鲜有轻松,他觉得压在自己心头多年的一块大石头,没有了。

    三叔房间内。

    “啪!”

    “啊啊啊啊!你个老东西,你还敢打我了,我跟你拼了!”

    三婶泼妇一般高声的叫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