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八章:狼王

    更新时间:2018-08-09 13:55:12本章字数:2751字

    阴寒的风渐渐的从孤寂的森林的四面八方,以一种无法察觉的粒子方式聚拢到周润林的四周,这种带着水汽漩涡的风只有周润林可以感知的到,水神——水甲固化术!

    ——

    爸爸,好冷,好了吗?到一个时辰没有!小周润林在寒潭里赤身裸体的蜷缩着。

    加油,儿子,还有十五分钟,你要集中精神,人的潜力都是从绝境中逼迫出来的。

    啊,我不行了,好冷。

    坚强点!坚持!集中精神!你能行的!与水神沟通!我就是这么练出来的!

    不行啊,老爸,我坚持不了了。

    坚持住!不要当个懦夫!

    父亲说的话逐渐模糊起来,周润林再也不管什么家族的使命,成为强者的什么理想了,他想要暖和一点才是他最需要的,他爬上了寒潭的岸,钻入了温暖的帐篷里被烘烤的暖融融的被窝。

    帐篷被一脚踢飞了去,没用的懦夫,我没你这么不争气的儿子!

    周润林的心像是被父亲的这句话,一劈两半一样。他把头深埋到枕头里,我尽力了。

    是啊,这个身材弱小的十二岁的少年的确是尽力了,啊,如果父亲不要自己了,自己在这个世界上,只有自己孤零零的一个人了。这是周润林第二次觉得心痛的时候心脏是在流血。

    ——

    “好小子,想跟本王动手么?把他撕了。”

    一只个头威猛的野狼从正面如一道黑风一般向周润林扑来,周润林上步闪身,‘水骨强硬术’,周润林的拳头顿时大了三圈,发出了冰晕的光环,一下击打到了野狼的腹部,‘啪!’结结实实的怼在了野狼的腹部,那只身长一米多的野狼惨叫一声,又被周润林怼回了它起跳的地方,周润林毫不保留的狂暴一击,感觉要把这匹野狼打死了。

    此时周润林的心里多少还有点于心不忍。但是定睛一看,那匹野狼居然哀嚎着又瘸着腿站了起来。看来后腿已经用不上力了。

    “我去,这都不死,真是野生动物!”周润林心中叹道。

    来不及多想,‘嗖嗖嗖’,伴随着破空之声,七八只狼同时向周润林凶恶的扑来,见到自己的同伴受伤,其它的狼群疯狂的猛扑过来,恨不得把周润林撕成碎片。在周润林与群狼恶斗之时,狼王却迟疑起来,它皱着眉,惊疑不定——‘难道他也是异能战士?好强大的力量。’

    周润林迈步闪身,踏起了九宫步,戴九履一,左三右七。旋转着身体在群狼的攻击之间用被强化了几倍硬度的拳头猛击疯狂扑上来的野狼。不时间就有一两匹野狼被周润林怼飞于地,倒地不起。

    看来第一匹上来的是个头头,其他的都没那么狠,其余的野狼在受了周润林的冰拳之后就在地上哀嚎着再也无法动弹。

    正在周润林越战越勇之时突然感觉后肩膀一震刺痛,遭了!周润林心中大惊,看也不看,水神术,冰锋之刃!五根手指如同五把锋利的匕首般插进了那匹野狼的身体,一把把它甩了出去。

    流血了!周润林上衣被野狼的猛扑早已撕碎,褴褛的挂在身上,血液在斑驳着,不知道是周润林的血还是狼的血。

    水甲术,周润林只做到了聚水成甲,还没能固水成冰,更别说结冰似金了。只能起到初步防御的作用。

    ‘这东西有没有狂犬病啊,要是不打疫苗,即便能逃出去,走不出这倒霉的森林也得挂!”

    周润林心中狂怒,大吼道:“给我让开!”平时睡眼稀松的眼睛带着千层的煞气,平时轻描淡写的语调,说出话来,如同一声声暴雷。

    别逼我把你们都宰了!每一个字都如同一声可以令人毙命的惊雷一般震慑群狼。周润林不但不逃命反而朝着狼王走去。群狼第一次知道了什么是畏惧,呲着牙发出了呜呜的声音不敢前进一步。周润林注视着狼王,周润林的眼睛冰冷,冷酷,煞气腾腾,指着树上的少女,说道,我要带她走,你有意见?

    狼王笑了,很久没有人敢跟他这么说话了!几百年间,他受命于黑云邪神,在这片远古森林守护着神树,吃掉了无数的妄想着想偷窃神果的盗贼。这是第一次,让他心脏狂跳不已的对手,他本能的感到了见到黑云邪神般的恐惧。

    少年,不想死的话,你就顺着这条路走出这片森林,别回头,别回来。

    “我是说,我要带她走。”

    周润林指着看得目瞪口呆的较弱妹子冰冷的说道。

    “那,你们都得死。”狼王声音突然阴恻恻的说道。

    狼王怒了,他无法忍受这样轻狂得少年,在群狼面前这样跟自己说话。

    “少年,你看这是什么?”

    狼王伸开了狼爪,狼爪里面是一颗水晶。

    周润林吃惊的目瞪口呆。

    ‘啊!?水晶里面分明是一只人的手,这只人手渐渐幻化到水晶之外,与狼王得狼爪重合。啊!狼爪不见了!这只狼居然长了一双人的手!’

    “少年,你看,这是月亮。这是月亮。这是月亮。”

    周润林顿时觉得天旋地转,狼王手里得水晶幻化成了一颗硕大得月亮,月亮下,周润林在教室得角落喝着凉水,一边抵抗饥饿,一边看着在前边的刘雨桐的背影。她真美啊。周雨桐手突然转过神来,拿着一束银白色的玫瑰说道:“哥哥,我爱你,我做你老婆吧。”

    “啊?你也喜欢我吗?啊?要做我老婆吗?”

    “是啊,来,给你玫瑰,我就是你老婆了。”刘雨桐妩媚的对周润林娇笑道。

    “啊,好啊。”

    周润林欣喜若狂,快步往刘雨桐身边走去,身手去接她手里的玫瑰。

    ‘啊,不对!’

    周润林突然想起了什么,猛的一拳挥去。啪!周雨桐被一拳怼飞,撞到了教室的墙,墙被撞塌,直接飞了出去!

    三米多长的狼王哀嚎着被周润林一拳怼飞到天上两米多高。重重的摔在地上。

    咳,,,!你,你能破我的幻术!

    周润林冷笑道:“你太不了解我了,我知道她是不会喜欢我的,你永远不懂那种悲凉,你,去死吧你~!”

    话未说完,周润林一个健步跳了过去按住狼王的脑袋抡起拳头就是一阵猛捶,敢骗我,你也不用点心,你们家玫瑰花白色的!

    玫瑰花是有白色的啊。

    我们县城都是红色的!

    拳头如狂风暴雨般落在了狼王的脑袋上。服不服,怼死你!

    周润林满心的愤懑,加上可能会得狂犬病的担心和恼怒似乎都要伴随着这暴风骤雨般的拳头发泄出来。

    群狼看到狼王被打,吓得动弹不得,也不敢上去帮忙。

    “用力打!有本事让我死!“狼王瞪着眼睛不屈的喊道。

    ‘败可败矣,但我绝不认输。’

    狼王就这么笃定倔强的看着周润林。

    周润林心中狂怒,也不说话,咬着牙,抡起拳头,啪啪啪啪,雨点一样猛揍狼王的头。

    终于狼王的眼神从佷戾阴冷变得平静下来,平静得似乎是天河的流水般,随着岁月静静的沉淀,渐渐的平静。

    狼王神智迷离,灵魂仿佛要离开躯体……

    恼怒发狂的周润林根本没有察觉,还在左右开工的用钢铁一般的拳头很恨的落在了狼王的头上。

    ‘小妍,你想爸爸了吗?我来找你了。’

    狼王清冽的眼泪流了下来,他的眼神渐渐的空洞涣散。

    同治十一年,一位屡试不第的秀才冯树溪,拉着小妍的手。小妍,在家里等爸爸好不好,爸爸考上举人就回来陪你好不好。

    “好,爸爸,你去吧,我在家里保护妈妈。”小妍把胖嘟嘟的小脸贴在爸爸的脸上,撒娇的说道。冯氏把衣服整整齐齐的折叠在了一起,“官人,你放心去吧,家里有我呢。”

    冯树溪感动又愧疚的抱起老婆说道,如果这次再考不上,我就不去考了,以后天天陪着夫人。

    “老公,好好考,咱们努力了就不后悔,无论做什那么我都支持你。”说着轻轻的把头靠在冯树溪的肩膀上。冯树溪轻轻的搂着冯氏的肩膀,心想一定好好考,得个功名,为了夫人孩子,为了家国天下多做贡献,不枉读了这么多年的圣贤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