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十一章: 追逐

    更新时间:2018-08-09 13:55:12本章字数:2666字

    “抓小偷啊!”

    周润林大喊一声,一边拎起李药买的几千、几万一件的衣服,一边往商场门外跑去。

    边跑边喊。

    “抓小偷!抓小偷!”

    刚一用力,身上刚上药包扎的伤口就疼痛异常,心中埋怨道:‘赚点钱可真难!’

    一个人影快速的一闪而过,跑出了商场,往东面拐去。

    周润林不管其它,脚上用力,猛的向前狂奔,身后带风的跑出了商场。

    商场外一个身材瘦弱的女人,拿着自己的那袋子零食,穿着一件破风衣,以极快的速度在人群中逃窜晃动。

    ‘做什么不好,你做小偷,偷谁不好你偷我,偷我什么不好,偏偏偷我巧克力!’周润林心中生气,脚下加紧,大喊到:“别跑,抓贼!”

    前面的妇女听到了后面的追赶之声,非但没有停止而是更加疯狂的往前没命的狂奔。

    周润林一边跑一边在心中骂,‘这个疯女人!若不是老子一场苦站,伤了元气,又拿了那个小妖精这么多该死的大包小包的,看我不追死你,追到以后给你送到公安局吃牢饭!’

    天色渐晚,那个偷东西的女人已脱离了周润林的视线。

    周润林心中焦急,心想如果再追不上,李药回来找不到自己,还以为自己拿着东西跑了,那该如何是好呢?自己从小到大还未做过什么亏心事,即便是当初上高三一天吃三个冷馒头的时候他也没拿过别人的东西,人,最重要的得是有骨气。

    周润林转念又想,要不就回去算了,反正东西也不贵,又想到李药肯定会问自己干嘛去了,如果被她知道自己被一个小偷,还是被一个中年妇女小偷偷走了东西,追了半天没追上,凭自己对她的了解,必然被她狠狠的颜面无存的奚落一顿!

    不能忍!不能忍!

    正在周润林的心思千思百转的时候,突然有一双手拍了一下自己的肩膀。

    “谁偷咱们的东西?”

    “啊,谁?!”

    突然的被拍了一下,周润林吓了一大跳,心道:‘这要是突然给自己一刀,那可多危险!按说我的直觉不应该察觉不到啊,怎么会觉察不到有人跑到了我身边,啊,定然是因为我刚才心烦意乱的原因!’

    李药一边在心中这般安慰着自己,一边定睛看去,‘啊,我去!说话的不是旁人,正是李药!’

    李药在商场专卖店里选衣服,被周润林鬼哭狼嚎的一叫吓得一哆嗦,有贼?她心中薄怒,却不改脸上的笑意流转,顺着周润林的脚步就追了上来。

    只是周润林跑的太快,她出来时已经不见了人影,费了好大的力气,才找到了这一前一后的两个人。

    “我说,周哥哥,你是不是老了,连个小偷都追不到。”

    周润林心中有气,说道,“要不是你那么多衣服,我早追到了!”

    “狡辩,说你是大男子主义还不承认,嘴巴那么硬,一点也不知道哄女孩开心,怪不得还是处男。”

    周润林心中大窘,自己是处男的事那个糟老头子也谁都告诉了?满世界都知道了?真可恶!周润林板着脸回道,“我为什么要哄你开心,你怎么不哄我开心。”

    李药被周润林任性的语气逗乐了,好好好,等到集训营我就哄你开心,随然李药是笑着,却把‘哄你开心’这四个字说得满是威胁的意味。

    周润林也不管她,脚下加紧,想把她甩在一边,用实际行动证明她贬低自己速度慢不是事实,可是周润林却被李药的速度轻松的证明,自己跑的的确是很慢,李药脚下用力往前一窜就是三米多远,然后三晃两晃就不见了身影。

    周润林咬了咬牙,即便哥跑的慢,哥也一定要跑到终点!

    顺着大路转过了几个路口,周润林凭着李药身上的那种奇妙的香味往前狂奔,终于他看到了李药俏丽的身影——

    一身红衣,又丰满又翘的大屁股紧紧的裹在粉红色的裙子之中。

    周润林心中默念,非礼勿视非礼勿视,跑到了李药身后,气喘吁吁得问道:“怎么啦,你也没追上么。”

    李药正站在一颗大松树下往前张望,回过头来,对着周润林伸出一只如美玉般洁白修长的手指放到自己的桃红色的嘴唇上。

    “嘘!……”李药示意周润林不要出声,可是这口气正吹到周润林大口喘气的嘴里,仿佛野玫瑰的芬芳,仿佛古老阁楼里的中药的香,本来就体力透支,周润林一下心神荡漾,便恍惚了一下。

    周润林顺着李药的目光往前看去,只见那个被自己追了快一小时的女小偷大概以为甩掉了追兵,放心大胆的一边喘着气一边摇摇晃晃的往前走去。她的前面是一排破旧的平房,房屋都是破败不堪的样子,这样一排房子,似乎也只有她一家有人住。

    在门口,一个小男孩一动不动的站在那,他穿着破旧的不合体的黑色衬衣,卷起来裤脚的灰色裤子,一双期盼的大眼睛正在看着前方,当他看到前面的妇女之后,眼神中顿时泛起了光彩,大喊一声“妈!妈!”

    看到此处,周润林心中突然有些酸涩。

    路的尽头,有一个人在等你。

    那你的奔跑便有了意义。

    因为有你的期盼

    所以有我的坚持。

    那位中年妇女脱下了脏兮兮的米黄色的风衣,拧了拧上面的汗水,然后把头发随着风甩了甩,随然年近四十却依然可以看出当年青春的风采,长发披肩,左手拎着那袋周润林准备当夜宵的食品,下面穿着宽松的棕红色裤子,耐克运动鞋,用有些难以掩盖的愉快、有些难以抑制的幸福、有些令人难以理解的疯的眼神看着那个脏兮兮的小男孩。

    她的脚步轻盈,仿佛没有了奔跑一个多小时的劳累。

    “儿子!儿子,今天你生日,看妈妈给你带什么好吃的了。”小男孩满眼期待的看着那个有些疯癫的女人,也许周润林眼中的小偷,疯女人,在他心里,她就是最可爱的人,她就是他的全部的世界。

    那个疯女人走到了小男孩跟前,蹲了下来,握住了他脏兮兮的小手,疼惜得说道:“你又皮,把手弄这么脏,好儿子,妈给你买的生日礼物,儿子生日快乐!”

    说完她的眼中放出了奇妙的神采,看着儿子开心的脸,嘴里一直重复着一句话:“高不高兴,高不高兴,高不高兴……”

    小男孩一边被那个疯女人摇晃的站立不稳,一边看着那袋丰盛的零食,开心的嘴巴都合不拢了。

    “这么多,这么多,高兴,高兴,妈你也吃。”

    小男孩迫不及待地把脏兮兮的小手伸食品袋,抓住了火腿肠就想撕,那个女人又换上一副严厉的面容,轻轻的拍了一下小男孩的手,“小宝,怎么忘了,先去洗手。”

    “哦,好!”小男孩有些不开心的回答道,接着女人突然来了一个有点异常和疯癫的睿智的表情,“小宝,妈妈有办法。”说着,她用嘴一下咬住了火腿肠的头,用力一撕,就把火腿肠塑料包装撕了开来,那个疯女人把嘴里还有火腿肠的塑料包装纸,她把因为撕开包装用力过猛导致嘴里流出的一些血沫也一并吐在了地上。

    “小宝,来吃,这个好吃。”小男孩可能习惯了妈妈的此种举动,也不觉得奇怪,握着妈妈拿着火腿肠的手,大口的吃起了火腿肠。

    那个疯女人看着儿子吃得开心,点燃了她精神中一种独有的兴奋,一把抱起了小宝,一蹦一跳的带着节奏的问道:“好不好吃,好不好吃,高不高兴,高不高兴。”然后她打开了有了裂纹的木门,走了进去,之后又突然后探出了头戒备的往四周打量了一下,紧紧的关上了木门。

    因为周润林站的位置正好是门的东南方,那疯女人猛的探出脑袋,一眼就盯到了那个大树,吓得周润林心中怦怦直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