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十二章: 元素宝宝

    更新时间:2018-08-09 13:55:12本章字数:2570字

    那个疯女人看着周润林的方向迟疑了一会儿便把头缩进了屋子里。

    周润林顿时心软了起来,人家孤儿寡母得也不容易,偷的又不是什么贵重得东西。

    正在周润林要开口跟李药商量之际,李药身子用力,全身像一个弓箭一般,身子猛的收缩,然后用力蹬地,闪电一般得弹了出去,这一跃至少有三米远然后又是蜻蜓点水般跳六次,最后一次还未落地之时,一脚踢开了破旧的木门。

    木门被这破坏力超强的一脚踹开,屋外的风一下子涌入了狭小简陋的屋子,那个疯女人剥开了巧克力正在兴奋的交到儿子手里。

    周润林站在气势汹汹的李药背后,看到屋里在土炕上有两个又破又厚的被褥,被褥上是大窟窿接小窟窿的凉席,靠近门口有一个大米缸,米缸里的米马上就要见底了,一台收音机正在播放着一首古筝的曲子,这首曲子古韵悠扬,如泣如诉。

    那个女人认出了周润林,痛苦而又尖锐的一声怪叫从她的胸腔喷涌出,同时猛的跳起,迅猛的用手扑了过来,想把李药和周润林推出去。

    这是一双洁白却满是伤口的手。她的胳膊青筋暴起,全是淤青,还有一些被烧伤的痕迹。

    那个女人目光灼灼,满脸痛苦扭曲的神情。

    李药左手一领,轻轻一捏那个女人的手腕,用力一掰、一卸,便把那个疯女人的膀子卸了下来。

    一刻的惊呆之后,疼痛袭来,吓得那个疯女人哇哇大叫,坐在地上惊恐的看着李药,如同看一位魔鬼一样。

    李药高傲的一笑,冷冷的说:“老实点,要不把你们都送到监狱里去!”

    ‘啊,这个李药,真狠。’周润林心中暗骂。李药却不以为意,拉了把凳子,高高在上的坐在上面,像一位长官一样,翘起了腿,讯问道:“说说吧,你是惯犯啊,还是初犯?”

    那个女人痛苦的哭了起来,看了一眼惊呆的儿子,痛心的又回过头来。

    “哭什么哭,你偷别人东西还是你受委屈了么。”那个疯女人仿佛没有听见一般,用衣服遮盖着脸,只能看到她的身子在微微的抽动。

    “不!我妈不是小偷!”

    小男孩生气的把手里拿的巧克力用力地扔了过来,然后哭着,委屈的、询问的看着自己的母亲。

    元素之力!

    黑巧克力带着一团黑色的火焰砸向周润林。

    本来还在暗骂李药冷血动物的时候,被这突如其来的一击着实吓得不轻。闪身甩头躲过,周润林瞬间感觉到了一阵热浪从空气中流过,周润林回头看去,那块巧克力带着一团黑色的火焰撞裂了一面墙。

    周润林和李药都是大吃一惊的表情。

    “你发火你也冲她啊,是她对你妈动手的,不是我啊!你是看我好欺负吗!”周润林不满的大喊。

    小男孩窘迫的小声说道,“那个,扔偏了……”接着怒目而视说道:“你也不是什么好人,你是跟她一起的,一起来欺侮我妈!”

    小男孩把巧克力,火腿肠,方便面如机关枪的子弹一般向周润林和李药扫射过来,见过刚才的破坏力,如临大敌的两个人,本以为是一波更猛烈的攻击,却是白白提升了功力,扔过来的零食力道平常,完全就是一个小孩子的程度。

    周润林,一一接过零食,看到孩子失落而倔强的神情,听到那女人伤心的哭声,心中也是一阵难过,陪笑道:“啊,对不起,小兄弟,我们认错人了,不是你妈,你看,我只吃德芙的,买的巧克力不是这个牌子的。”

    小男孩顿时高兴起来,然后更加气势汹汹的说道:“我就知道你们一定弄错了!赶紧给我们道歉!”

    “啊,是啊,对不起,对不起!”周润林陪笑道。

    李药踢破了人家的门,又对那女人下了重手,听周润林这么说,感觉自己被周润林坑了,顿时火冒三丈:“姓周的,你刚才不是说是她么。”

    周润林看她咄咄逼人的样子,心中一阵恼怒,“我看错了,我都道歉了,你也道歉吧。”

    “道歉是你的事,我下手重也是因为你,本姑娘可没错,错也是你的。”

    周润林不理她,捡起了散落一地的零食,交给小男孩的手里。疼惜的说道:“这是你妈妈辛苦给你赚回来的,你要好好珍惜啊,别随便扔。”

    小男孩拿在手里白了周润林一眼:“要你管啊!”。

    那个女人一会兀自哭泣,一会看看自己的儿子笑了她也就又笑了,就这样哭一阵、笑一阵,哭的时候凄惨异常伤心欲绝,笑的时候又有无限得温柔。周润林握住那个女人的胳膊,两手一用力把她的胳膊接了回去,小时候父亲教过周润林一些中医基础,以及跌打损伤、关节脱臼的急救措施,没想到还真有用上的时候。

    ‘技多不压身,以前受的那么多苦总算有了点用。’周润林颇感欣慰的想道。

    那个女人胳膊的疼痛骤减,感激的看了周润林一眼,可是她并没有说话。

    周润林看到缸里的要见到底的米和空空如也的的油瓶,想起自己还有几千块钱,便示意那女人跟自己出来,那女人因为周润林帮了自己,不但心中的戒备之心大减,还生起了无限的感激。看他先出了门,便跟着他出去了。小男孩大叫了一声:“妈妈!”

    李药故作威严的吓唬小孩道:“待着别动,大人说话小孩不许听。”

    小男孩知道她厉害,又看周润林给自己母亲治好了胳膊,想是不会有危险,便不在动,只是怒目,气鼓鼓的看着她。

    周润林把身上带的两千块钱全部放在了她的手里,想对她说点什么,可是看她疯疯癫癫的模样,也不知道说些什么,就这样张口无言的看着她。

    那个女人忽然笑了,笑的那样美,岁月的磨砺难掩她天生的丽质,顾盼之间自有一种别样的韵味和风情,开口说话,也不再是怪声怪气,而换上了一股难以言说的平静和柔美:“我知道,你是好人,你的钱我不能要,你的心好,我偷你的你也不记恨我,还帮我,不让我的儿子对我失望,我要谢谢你的。”

    周润林惊骇的看着她,惊讶她能说出这番话来。接着她又用她柔软温润的声音说道:“你刚才也看到啦,我的儿子也是一位异能者,他拥有的能力是黑暗火焰以及可以提高物体密度得固化金刚超能术,这……本是天大的机密……”

    说到此处,她专注而又感激得看着周润林,那种发亮得眼神,令周润林有些不好意思。

    “如若被歹毒的人知道会招来杀身之祸的。”她轻叹一声:“我活不了多久了,唉,可怜我的小宝年纪还小,我一旦要是走了,去找孩子他爹了,他该怎么办,反正都是受苦,等我的那天到了,我也就只能很狠狠心,也带着他找他爹去,我们……我们一家人去团聚。”

    她得声音越说越低,说到伤心处竟兀自的呜咽起来,眼泪像是透明的而又干净的珍珠快速的飞落了下来。

    “如果你愿意再可怜我们孤儿寡母一次,你能不能帮我好好照顾他!”

    说着她双膝猛地跪倒在地,双手按在自己的膝盖上,抬头看着周润林,既有自怜自叹悲伤绝望的神情,又有那么一点点温柔的希望的目光。

    很难想象一个人的脸上可以同时拥有这两种表情,周润林呆呆的看着她,看那个女人的眼泪情不自禁的流了下来,就这么愣愣的,兀自伤心又满怀希望的看着周润林透露出不知所措的神情的眼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