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十三章: 要挟

    更新时间:2018-08-09 13:55:12本章字数:2495字

    周润林看了一眼那个女人炯炯发亮的眼神,心中一阵慌乱,心中想这该如何是好,我可带不了孩子啊。然后他又想到了李药那副娇纵的模样,她带小孩?逗我吗?别把那孩子一脚踢飞就不错了。

    自己为了人民币搭上李老爷子这艘贼船后每天都是险象环生的过日子,这还没接任务呢,若是以后训练完毕……如果能活到那一天的话,不定又有什么事等着自己呢,又怎么能带着人家的孩子?如果万一出了什么差错,这就不是帮别人而是害了别人了啊。

    周润林迟疑起来,躲开那个女人的目光,看向了别处。

    那个女人随然有些疯疯癫癫却早把周润林不想麻烦的心思猜个透彻,她看着周润林,依然是微笑着,只是眼中已经没有了希望的那层神采,脸上多了一层阴霾,平静得笑着说道:“小兄弟,我知道也是难为你了。帮我照顾孩子是危险又辛苦的事,我又没什么能给你的,哎,我在这个世界上也是一个拖累,哎!……我也是一时情急,才求你这样做的。”

    周润林听到了大姐两声发自内心深处绝望得叹息,脸红着抱歉的说道:“对不起大姐,我不是不想帮你,只是我还要去参加集训,还不知道自己怎么样呢,我以前又没照顾过小孩,要不我帮你找人帮你想想办法。”

    “那也谢谢了。”说着那个女人便是磕头,周润林好生过意不去,弯腰身手去扶她起来。忽然一阵刺痛从小腿的三阴交穴位处传来,周润林‘啊’的一声,跌倒在地。惊恐的看着那个依然快速给自己磕头的女人,他用胳膊撑着长满杂草的地面,挣扎着抬起头,看着此刻她有点疯的眼神,心中不由得有些害怕。

    “你在我的腿上弄的是什么!”

    周润林忍着刺入骨髓的阵阵剧痛把裤腿撩开,只见一个黑色的梅花清晰的印在了自己的左腿的小腿上。

    那个女人又给周润林磕了三个头后站了起来,疯疯癫癫断断续续的说道:“对,对不起你了,事到如今,我没有几天了,也只有你能帮我了。你身上受的是元素之毒,只有元素解药才能解毒,我把解法也告诉你,只要你按时服用解药就不会对身体有伤害。在每年八月十五月气极盛之时,用我家小宝脑后的三根黄色灵发各剪下三寸,再用附子甘草各三钱熬成药剂,十年以后就可完全化解这元素之毒,要不然就会受到这火毒的焚烧,从内脏,骨髓一直烧到皮肤毛发,直至被炼成黑色的灰碳。”

    她的瞳孔在夕阳的余晖下,闪烁着淡紫色的光芒,一时狠戾异常一时又是柔情蜜意,柔声说道:“只要你好好带我家宝宝,我不会亏待你的,十年之后你自然知道好处。”

    周润林本来还在想着是不是帮这个可怜的女人安顿这个无依无靠的孩子,没想到突遭暗算,听那女人说的真切,一字一句听在心中,听得自己恐惧异常,心也随着沉到了谷底,我大好青春都要葬送在这个疯女人手里了么!一股无名怒火冲上了周润林的脑门,周润林忍着刺骨灼热的火毒,迈步欺身,一把抓住那女人的脖子,狰狞的吼道:“把解药交出来,要不然我掐死你!”

    那女人攥住了周润林的胳膊,并不反抗,认命般地看着周润林,痛苦的等待着最后时刻的来临,周润林看吓唬她不成,只好松开了手,那女人虚脱在地,不住的咳嗽。

    “你怎么不还手。”周润林闷声问道,那女人笑道:“本是我对不起你,我也没几天了,你要是恨我,想要杀我,那就杀好了。我在这个世界上已经没有什么牵挂了,只是念着我的宝宝,恩人若是能体谅我当妈的一片心,你就帮我好好对他。”说着一边咳嗽,一边悲恸的哭了起来。

    风吹了过来,吹的那女人的破旧的风衣和至肩的长发一起飞扬起来,也把那女人仿佛鬼魅般的哭声吹的老远,夕阳如血,照耀在她泛红的皮肤上,仿佛就要渗出了血来一般。

    风吹过周润林愤怒的心脏和紧张的双眸,他看那女人就那么躺在地上,伤心绝望,一心求死的样子,转念想道,‘到底是什么痛心疾首的经历才能让一个人绝望如此,完全放弃了对活下去的希望,才能这样平静的等待着死亡的来临。’

    周润林又想起自己经历过的种种磨难,她只是为了自己的孩子,不禁心软了起来,心软归心软,可依旧是怒气难消,自己好心帮人,却被人下毒要挟,他恨恨的说道:“你让我帮你照顾儿子也可以,不过你得把你们的事原原本本的跟我说清楚。要不然大家同归于尽,死了干净!”

    周润林斩钉截铁,不容商量的吼道。

    那女人又给周润林磕了三个头,说道:“我多谢你了!开心得双眼顿时焕发了光彩,那层薄薄的紫光也消失不见了。

    “这下我的小宝可以活下去了。你就是我家的恩人,我对恩人也没什么隐瞒的,何况保护我家小宝这十年,也是种种危险,我自然要跟恩人您交代明白。”

    说着她就顺势侧坐在地,微笑着说道:“我知道你也不是一般人,所以我才会托付于你,一般人看我这样,一定认为我是疯子。我刚才已经测出你也是异能元素的继承者,水元素,人品中级。”

    她看了一眼惊诧的周润林,然后继续说道:“我的小宝是地品高级火金,一种很稀少的属性组合,本来一人同时拥有两种元素就很难得,而我家小宝是级别很高得攻击性最强的元素火和金的组合,这比我和他爸就高出了许多倍。”

    周润林从未听说过此种说法,一脸懵逼的看着那个女人问道:“啥地品,人品的,啥意思啊?”

    那女人不可置信的看着周润林“你不知道?那你父母定然跟你说过不要暴露你的身份吧?”

    “嗯,我爸跟我说,不到万不得已的时候不能用,不过这个啥地品人品的,我真不知道,不过我好像不太高?我爸一直就跟我说什么勤能补拙之类的话,让我多努力才能追上他师兄的那个谁谁谁。”

    那个女人用温柔的声音给周润林讲解就如同讲给自己的宝宝:“人品中级是属于下品中级,也是很难得的,只是水元素属于辅助的元素,攻击性就会弱很多,元素天赋级别分为三个品,天、地、人。每个品又分为三个级,上、中、下。天品元素世间难有。地品元素就是人中少有了,人品的异能者多一些,我和孩子他爸都是人品高级,不过这也不是一成不变的,孩子他爸就通过自己的努力修成了地品中级,这就属于逆天改命了,这其中的种种磨难是很少有人能够承担的。”

    “那你怎么知道我是异能者的?”

    “每个人除了元素能力外,还可能有一些别的附加天赋,而我就是可以看出比我能量低的异能者属性,虽然我的元素之力被封印了,可是我的这个元素之眼的能力还在。”

    说到此处,她似乎是想起了自己的丈夫,脸上现出了柔和迷醉的神情,既有柔情蜜意又有无尽的难以言说的苦楚,叹了一口气,忧伤的讲道:“这一切都是我的错,我不该不相信他,害了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