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十四章: 重大隐秘

    更新时间:2018-08-09 13:55:12本章字数:2695字

    “本以为耳听为虚眼见为实,可笑啊,都是骗人的鬼话,都是骗人的。”她一边抹眼泪一边说道:“有一次我回到家发现孩子裹着被子在床上哭,我问小宝知道不知道爸爸去哪里了,小宝只是哭,然后呜咽着说,爸爸,爸爸把几个大姐姐抓走了,还打她们。”

    “当时你在干嘛?”我问小宝当时的情景。

    小宝呜咽着说:“我在里屋睡觉,我醒了就看见爸爸在打大姐姐。”

    我亲了亲孩子满是泪痕的脸,说不怕,妈妈去看看,然后我就去外面找了一圈,一个人也没有,只有凌乱的客厅和开着的大门。

    我立刻想起了一件事,他最近频繁的夜间出门,出入那间地下禁室,对了,一定是了。这个没良心的人!把孩子仍在家里,趁着我不在家去外边找小姐,还带到家中私会,我被怒火消灭了理智,不顾他对我的告诫,往地下禁室的入口走去,我打开了灵力结界,闯到了里面,随然以前我只在密室没建好的时候来过一次,可我还依稀记得,能从错综复杂的岔路里找到通往正室的那条路。里面点着火把,我借助昏暗的火把辨别着往下走的石头台阶。走入正室,在插在石头墙壁上的火把照耀下,看到有三个二十左右的女孩赤裸着上身,被捆绑在三根木头柱子上,她们姿色娇美,被胶带纸粘着嘴巴。

    果然被我猜中了~!这一切都已经不言而喻了,被着我找女人也就罢了,他还利用异能干这些伤天害理的勾当!还整日说什么要为民除害,除暴安良,我呸!伪君子!我的心怦怦直跳,运力于手,用黑焰掌打开了这些灵力绳索,让那些女孩子穿上衣服都逃命去了,我也不管密室的秘密外泄了,只想找到他问个明白,就坐在椅子上等她,气得我一边流泪一边浑身哆嗦,这个负心人,我知道他一定会回来,想着质问他到底怎么一回事,怎么跟我解释!大概一盏茶的世间,他终于来了,在他后面还跟着一个穿着黑色|魔法长袍,身体枯瘦的老人。

    那个老人衣服肥大,身体却极瘦,每走一步脑袋必定随之颤上一颤,在只有几盏火把的禁室里面,他的目光散发着紫色的火焰,火焰闪耀着,与他魔法长袍上的灵力符咒互相呼应,飘飘忽忽散发着恐怖的气息,宛如隐藏千年的深山老鬼一般。

    孩子的爸爸惊诧的看着怒气冲冲的我,被我放走的那几名女子和空空如也的木头柱子、散落一地的绳索。他看我把那几名女子放走了,又是愤怒的打了我一耳光,吼我道:“人你给放走了吗?”

    “本来怒不可遏的我,反手用黑焰拳给了他一拳,他猝不及防被我打翻在地,口吐鲜血,我愤怒伤心的骂他:“你背着我干的这种勾当!枉费我这么信任你,你这个伪君子!你这个骗子!”

    他本该好好跟我解释的,可是他却眼泪刷刷的流了下来,那么怨恨的看着我,说了两句伤心欲绝的话——

    “你这么想我,你这么不相信我,你这么怀疑我!”

    他可真任性啊,你们男人是不是都这么任性,在心爱的人面前受不了一点委屈。

    那个鬼一样的老爷子冷笑道:“人呢?你们夫妻两个演的好戏,既然阴女之心找不到,那就不用说了,别说我不讲究同门之情,用你们的儿子作为进贡的贡品吧!”

    白牡丹仿佛回到了过去,又重新经历了一次一般,激动的叙说着经历的过往,她时而痛心时而惋惜,天色渐暗,风渐凉,她仿佛已经完全的离开了这个时空,外界的变化丝毫不能够影响改变她。

    周润林皱着眉头问道:“你说那个老人要你的儿子或者三个阴女作为贡品,那个鬼老头定然是一个十恶不赦的恶人了,他是什么身份,你们又是什么身份?你们熟吗?”

    白牡丹突然被周润林的问题打断,迟疑了一下,然后说道:“我们是流浪江湖受雇于人的异能武士,跟那个老头子根本不熟,不知道他是什么门派的厉害人物,后来才知道是他胁迫我丈夫来做那些伤天害理的恶事。”

    周润林愤怒的吼道:“你撒谎,你信不过我就去找别人,何必编故事来骗我,你刚才还说,那个鬼老头说你们是同门,现在又说你们不熟!你去找别人吧,我也不会难为你们孤儿寡母,我生死有命,死了我也不会受制于人!”说完周润林便转身想走。

    自知理亏的白牡丹着急的站了起来,哀求的看着周润林说道:“恩公,恩公,我错了,除了我们的身份我跟你说的都是实话,要是有半句假话,故意骗你,就让我跟我的小宝立刻死了。求你了,帮帮我们。”

    周润林停下了脚步,面无表情的看着她,示意她继续讲下去。

    “哎,不是我不想说,只是怕我说了会给你跟我的小宝增加更多的危险。”

    她警惕的往四周看了看,又屏住呼吸用耳朵听了听,确认安全后才压低声音说道:“这其实,关系到一个重大的秘密,我跟孩子他爸都是黑冥山的媒界使者。”

    她的声音极低,语气极轻,可是听在周润林耳朵里,‘黑冥山’这三个子,宛如一声炸雷一般在周润林心中翻江倒海。苦苦寻觅打听多年都杳无音信的黑冥山,没想到在这里能得到线索,并且她们还是黑冥山的媒兵!

    冥界使者只是黑冥山的说法,江湖上都管他们这类人叫做媒兵,他们会选拔优秀潜质的弟子去黑冥山学习,去追求成仙得道的机缘,也会组织十年一次的武道大会,来重新确定各门派的排名。

    不过这些都只是传说,在何处举行,如何举行,什么人才能去参加,周润林都无从知晓。他有一百个问题想问白牡丹,却把这些问题生生按住,听着白牡丹轻轻的说着关于黑冥山的事,生怕自己的举动异常,让白牡丹少说了一个字。

    “我们黑冥山是有几万年的修真门派,肩负着维护正道,对抗邪魔异兽的重任,我们冥界使者的责任就是选拔灵力天赋高的凡人去黑冥山修炼。可是!哎,世事变迁,没有什么是一成不变的,最近几年被我们选去的有灵力天赋的孩子并不是作为修道的弟子培养,而是,而是……”

    “而是什么?”周润林看她说的支支吾吾着急的问道。

    “而是把那么孩子活生生做成了灵丹。”

    “啊,周润林听得后脊背发麻,活人丹!真是匪夷所思,闻所未闻!”

    “我知道你惊讶,起初我跟我的丈夫知道被我们选去的几十个孩子都被活活杀死练成了灵丹之后,不仅仅是惊讶……杀人偿命欠债还钱,何况他们还都是孩子,我们都是罪人!我们以后的遭遇也算是罪有应得吧。”

    她眼中满是苦楚,长叹一声,深吸了一口气,继续说道:“我跟我的丈夫决定,不再做这些伤天害理的事,远离黑冥山。我丈夫满口答应我,都怪我太天真,我们都是再黑冥山留了名的人,哪有那么容易逃脱。他在最后的那些日子才告诉我,其实我们那时候根本就没有逃脱黑冥山组织,而是他因为我的执拗要脱离,一直都再骗我,因为他知道,如果一旦与黑冥山脱离联系,我与孩子只能是死路一条。

    他继续偷偷的寻找灵力天赋高的孩子进贡给黑冥山,直到那个黑冥山的大司法乌云术,来我家催促他交贡品时,发现了我家的孩子。

    乌云术眼睛放光,即便知道小宝是我们的孩子,也要把小宝作为贡品,说地品上级的天赋可是世间难寻的稀世珍品,如果把小宝作为贡品定能得到黑冥教主的奖赏,并暗许荣华富贵加官进爵,帮我们提高元素等级。我的丈夫苦苦求情,并答应接下了一件极难极难的难事,他才答应不用小宝作为贡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