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十六章:同行

    更新时间:2018-08-09 13:55:12本章字数:2330字

    良久过后,李药长吐了一口气,站起身来,伸了一个懒腰,得意的说道:“也就是本药仙能接人经络,起死回生的啊。”

    周润林目瞪口呆的看着李药问道:“好了吗?”

    “等一个时辰就能下地走路了。还不给本姑娘去倒茶。“

    周润林心中既高兴又感激,也不跟她计较,给李药倒了一碗水,开心的说道:“这里没有茶,将就着喝口吧。”李药瞄了一眼周润林,红着脸给自己把水端了过来,眼中不再是毫无表情的的平静和木讷,多出了许多神采,难以掩饰内心的高兴和对自己的感激。她心中得意,即便是喝的白水她也觉得比顶尖的普洱还要受用,心满意足的接了过来。

    李药记起了还被蔓藤锁在门上的小宝,看着他挣扎的样子一笑,打了一个响指,那些蔓藤植物顿时松开,小宝像个大行李袋一般掉到了地上,吓得小宝赶忙用手撑地,打了一个滚站了起来。

    他领教了李药的厉害手段,又看到李药为自己得妈妈治病,自然是不敢再用巧克力,方便面丢李药了,想说一两句感激的话,大脸红着,看着李药支支吾吾也说不出话来,想过来看看妈妈恢复的如何,被李药瞪了一眼吓得立刻站住了脚步,靠着墙大眼睛眨巴眨巴得一会看看李药,一会看看炕上的母亲,一会看看周润林。

    李药一笑,也不理他,晃动着大白腿,换了一种翘腿得姿势,打趣得问周润林道:“没想到你口味挺独特啊。”

    “啊……?啥?”周润林大惑不解的问道。

    过了两秒周润林才明白李药所指,脸上一红辩解道:“哪有,我是看她们挺不容易,总也不能见死不救不是。”

    “我就知道你不会承认,算了,你的事我也没什么兴趣,不过人是我帮你救的,你欠我一个人情,将来我找你有事帮忙,你可不能赖皮哦。”说着她用极其娇媚的目光电了一下周润林。

    周润林本来就窘,被她那么看了一眼,顿时满脸通红,心里想着如果我不在你就见死不救么,可是确实是自己抱着白牡丹让李药帮忙治病的,白牡丹的死活对自己来说关系重大,看李药微微发潮得额头,治愈这么严重的损伤耗费的灵力肯定不少,如果不认帐就显得自己太不仗义了,想到此处便豪爽的说道:“你放心好了,你帮了我的忙,将来你要有事只管说话,绝对不让你失望。”说出了这么满的话,周润林心中又泛起了嘀咕,怕她说出要星星要月亮的难事,就凭李药的性格完全不是没可能,可是后来一想,管它呢,到时候肯定有办法解决。

    李药可不知道周润林心中转过的几多念头,听周润林答应的干脆,心中满意,觉得这个人随然平时冷淡,打仗的时候很疯,用起来硬气功,性格暴虐,可是你要是对他好,他倒是愿意满心满愿的回报你。

    李药看天色已晚,用领导的口吻分派道:“你们把那几代方便面煮了吧,随便吃点。”周润林领命,不一会儿,房间里便飘满了令人大流口水的煮方便面的香味。

    正在三个人吃的津津有味的时候,一声咳嗽轻微的响了起来,白牡丹费力的睁开了眼睛,不可置信的看着三个人。她看到了正在吃面的小宝,流着眼泪叫道:“小宝!”

    “妈!”小宝的碗筷都掉落在地上,一下把头埋在了白牡丹的怀里。周润林走了过来,欣慰的看着她们,说道:“好点了吧。”

    “谢谢你。”

    “是李药救的你,谢的话救谢她吧。”想起来这个白牡丹暗害自己,心中不免又有气,冷淡的说道。

    李药笑了笑对着白牡丹说道:“人品高级的灵力,却没有属性,真是奇怪。”

    白牡丹有些虚弱的靠着后面的被褥,面色苍白,嘴唇干裂,伤病已经完全回复的她只是感觉非常的虚弱,她叹了口气,心中说道,看来我的难还没受完,还不能去找他呢。

    她抬起一双美丽又憔悴的眼睛,带着三分病容,有些喘息的说道:“什么都瞒不了姑娘。”

    周润林吃着面,面无表情的说道:“小宝我答应帮你带,负责他得安全,不过我有个条件,你得尽快恢复,跟着照顾他,还有你给我下的毒有没有一次性的解药。十年那可太麻烦了,万一有点什么事耽误了,挂了的话也太冤了。”

    李药秀眉一挑,中毒?她有些冷的扫了一眼白牡丹,顺手搭在周润林的脉门上,周润林知道李药是为了给自己诊病,刚才他见识过李药的高明医术,所以很配合的把胳膊递给李药,希望帮自己配出解药。不过又担心暴露自己是异能者的事,于是故意将水属性异能真气隐藏了起来。

    大约过了十秒钟,李药笑了,“真是个好毒药。你就慢慢消化这个毒药吧。”之后她又意味深长的看了一眼白牡丹。心想,她这么做,可真是孤注一掷啊,认定了周润林了,这个呆呆板板的周润林凭什么就能让这个异能者这么信得过他。

    周润林被她说的脑袋犯晕,继续问道:“能一次解毒吗?”

    李药笑道:“哪有那么快的好事,你还是按照你白姐姐的说法,一年解一次吧,这样一来二去的,还可以多拉拉家常。”心中却说道,‘毒药个鬼,人家把火属性都过继给了你,你个傻小子。’

    白牡丹听李药调侃自己,知道自己的秘密已经被她知道了。便兀自镇定下来,让发烧的脸蛋儿和耳朵冷却下来:“妹妹真会开我玩笑,我都老太婆了,多谢你们愿意照顾我们母子,以后我必定好好报答你们。至于这解药,都怪我当时一时糊涂做错事,希望小兄弟不要记恨我,要想完全解毒,只能一年吃一次的。”

    李药插言笑着说道:“你不用报答他了,他已经够本了,我把你的经络打通和修复完成,以前的旧伤也都好了,以后报答的话就报答我一个人吧。”

    周润林听她们你一言我一语的,根本就不在意自己中毒解毒的事,本想再问,又怕被两个女人笑话,转念一想,男子汉大丈夫,生在天地之间,生死有命富贵在天,那么婆婆妈妈干嘛,反倒被别人小瞧了,于是他也就不提。

    天色已晚,周润林见白牡丹吃了一碗方便面后恢复很快,就提议让白牡丹母子跟着他们一起回酒店住一晚,然后再一起上路。李药见周润林执意要带着她们母子,又可怜她们母子无依无靠,便也答应了下来。

    就这样三人走出了那件小屋。周润林,李药,小宝走在前面,白牡丹拿出了一个大锁,锁上了这间小屋,随然这个地方破败不堪,白牡丹回想起,自己同儿子这几年的辛酸苦辣,轻叹一声,锁上了门,转身跟上了队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