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十七章:李药的心上人

    更新时间:2018-08-09 13:55:12本章字数:2777字

    正在周润林正在酒店柔软的大床上睡的酣畅淋漓之时,忽然觉得耳朵一痛,极不情愿的睁开了眼睛,睡眼惺忪的看着前面的穿着时尚清爽的李药叫道:“干嘛啊你?”

    李药一脸严肃的鄙视道:“这么晚还不起床,你可是有多懒啊。”

    周润林看了看窗外艳阳高照的太阳,他浑身酸痛,难得在酒店这么柔软的被子里,还有空调、彩电,这可是周润林二十多年来没有过的享受,周润林突然想起自己没穿睡衣,赶忙把被子把自己露在外边的上身裹的严严密密的,有些娇羞的说道:“你先出去,我要穿衣服了。”

    李药笑着翻了周润林一眼,坏坏的说道:“大老爷们还怕看啊,给你五分钟时间,五分钟之后我再进来。”说着扭着走了出去,把门反带了上。

    五分钟!周润林赶忙从床上跳了起来,想着快点把衣服穿上。

    “啊!”一声清脆的喊叫。

    李药突然又把门推开,笑着看着周润林受阻无所的表情。

    周润林生气的叫道:“偷窥啊你!”

    “本姑娘是明窥。”

    李药笑着关上了门,恶作剧得逞,笑个不停。

    周润林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穿上了衣服,洗了把脸,一边打开门一边说:“进来吧。”

    门外空空如也。

    “李药!”周润林在走廊里喊道,可是没有回应,他打开了隔壁李药的房间,见李药正在整理自己的衣服。

    周润林走了进去问道:“这么早,是不是要去集训了。”

    李药没回答,不高兴的说道:“你不知道进女孩的房间要先敲门,进屋的时候不要关门么?”

    周润林没好气的回道:“你进我房间的时候敲门了么,关门干嘛,你还怕被人非礼啊,你不非礼别人就不错啦。”

    周润林美美的睡了一晚,早已经把这几日的凶险抛于脑后,看到李药这个娇纵的小美女不免打趣她几句。李药撇撇嘴说道:“不得了啊你,你这个闷葫芦,嘴巴还学坏了啊!”

    李药一边说一边收拾好了衣服,放到了一个旅行箱李,往周润林身上一扔,给我拿着。周润林没有动,接着问道:“咱们一会去哪里。”

    “陪我去看一个人。”

    周润林不耐烦的说道:“什么时候去集训啊。”

    李药突然郑重又温柔的说道:“你放心,陪我办点事咱们就去,这个大奖卷一定给你,我保证。”

    周润林想起了一千万的天价奖金,立刻宽慰起来,麻烦点就麻烦点吧,值得!

    “去看谁啊?”

    “你不用问,陪我去就行!”李药突然沉下了脸,周润林心道,谁愿意知道你的事啊。有些无趣的说道:“不说拉倒,行李箱自己拿。”

    李药看周润林不搭理自己,便突然换上了一副可爱的表情:“人家拿不动了啦,周先生帮我拿到车里好吧,谢谢哥哥了啦。”

    周润林讨厌她那副高高在上的样子,不愿理她,但想到她帮了自己的大忙,总是欠她一份人情,于是又帮她拎起了行李,学着李药的语气说道:“你去叫她白牡丹她们了啦。”

    李药笑嘻嘻的打开了白牡丹的门,白牡丹和小宝已经穿好了衣服整装待发了,白牡丹气色红润,一点也不像的过一场大病的样子。

    周润林不禁又佩服起李药的高明医术来。

    李药结完账后一行人在李药的带领下走到了车库,在一辆漂亮的蓝色跑车前停了下来,李药按开了车门,周润林把行李箱扔到了后面。白牡丹抱着小宝坐在了后面,周润林坐到了李药旁边。

    周润林在高速上晕头转向的体会了一小时急速狂飙后,晕晕乎乎的跟着她们走到了一个小区里面——渤海小区,周润林看着这几个有力飞扬的黄金大字,心中纳闷,这是要去看谁啊。

    李药敲了敲门,不一会门开了,开门的是一个五十岁左右的妇女,见到李药后神色甚是惊喜,谦恭的说道:“大小姐,您回来啦。”

    李药哼了一声就算做了回应,对大家介绍道:“这是陈姐。”

    一股浓郁刺鼻的中药味扑面而来,刺得周润林得鼻子不住得打喷嚏,‘我去,这什么怪味!’周润林从极速飞奔得跑车上下来后顿时没有了想吐的冲动,他可不想被李药这么容易的奚落到自己,于是强忍着,盼着,脸色苍白的等待着终点,可是开门后被这刺鼻的味道一冲立刻就泛起了巨大的恶心,周润林赶忙往外跑去,找了个没人的墙角吐了起来,正在周润林吐的头晕目眩的时候,忽然感觉有一只温柔的手握住了自己的肩膀,然后温柔的有节奏的给自己梳理着后背,周润林不想被人看到自己这个样子,赶忙用拿在手里的纸巾擦了擦嘴转身站起。

    来人正是白牡丹,眼中满是温柔的关心的目光,她今天穿了一件淡青色的连衣裙,连衣裙上是一个生命树的淡淡的图案,周润林仔细打量了她的模样,当初肯定是一个大美人来着,即便现在也不减风致,她的鼻子有些大,大眼睛美丽又迷人,散发着熟女的风尘和温柔,皮肤好像牛奶一般在上午晴朗的阳光下散发着柔和的光。

    周润林不习惯被别人这样关心,忙说道:“我没事,刚才有点晕车。”

    “没事就好,车上就觉得你不对劲,晕车吧。”

    “嗯,我从小就这样,现在没事了,就怪李药开车开的不好。”

    白牡丹就像哄孩子似的笑道:“是是,她开的太快了,要不就不会晕车啦。”周润林把一切的责任都推给了李药开车技术差身上,却不说自己的问题,白牡丹和小宝坐在后排都没事,偏偏坐在前边的周润林被折腾个半死。

    白牡丹笑着安慰他:“来漱漱口吧,省了嘴巴咸。”周润林接过矿泉水瓶子,拧开了瓶盖漱了漱口,嘴巴就不在那么酸涩难忍了,之后他又喝了两口,深吸了几口气,顿时觉得恢复了好多。感激的看了看白牡丹,想说些什么表示感谢,可是又不知道说些什么好,又想起她给自己使坏下毒,虽然看李药不以为意的样子好像没啥大事,可是每当想起,心中总是有些愤恨憋气,憋了好半天,才说道:“谢谢啊。”

    白牡丹浅浅的笑了,说道:“走吧,看看能不能帮李药什么忙。”白牡丹自打得知被白牡丹救了之后,便总想为白牡丹做些什么,随然自己黑暗火焰的能力全无,帮不了什么大忙,但是在生活上的小事上,总是想着多做一些。

    周润林倒是不以为然,哦了一声,随着白牡丹走进了屋子。只见李药正坐在一个病人的床边,泪眼婆娑的看着那个病人,用自己的手指插到病人的手指之间,把那人的手贴在脸上,眼泪便从李药的眼睛里流到了那人的手上。

    周润林听李药哭的痛心心中也是难过,顺着李药和那位病人握在一起的手往病床上看去,一个大概二十多岁的年轻人,双眼紧闭的躺在床上。床上的年轻人眼窝深陷,脸上仿佛有一层金色的皮,头发搭在前额上,身体虚弱的被隐藏在大棉被里,不住的打着哆嗦,这是夏天,气温起码也有二十多度,可是这人却打冷颤,这难道是中毒了?发烧了?

    粗通药理的周润林胡思乱想着,她听李药一边对着那个病入膏肓的男子哭一边小声的对着他说道:“南国树人心我都找到了,哥哥你一定会没事的,你不会有事的,现在只差圣器了,你放心,我会一直陪着你,你一定要坚持住,等你病好了,我就永远陪着你好不好。”

    周润林愣愣的盯着他们,感叹李药随然平日里娇纵异常,但是在心爱的人面前是一个痴心的重情的好姑娘,同时又感慨自己自从刘彩馨不理自己后,从此就形单影只了,这几日在自己面前晃来晃去的大白腿李药原来早已名花有主。

    周润林站在那里,五味杂陈,愣愣的看着他们竟然忘了说话,忘了座下。

    白牡丹从女管家陈姐手里接过一盆温水,端到李药旁边,李药哭着点点头,往温水里放了一些黄色的药面,白牡丹便小心翼翼的给病人擦拭身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