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8章: 第十一家族

    更新时间:2018-08-09 13:55:12本章字数:2212字

    周润林心里烦闷,想要排解一下,不愿再看这个场面,看那人随然病得严重,但好像并无生命危险,何况有李药在。如果她都没什么好办法的话,自己更是无能为力了。

    周润林在房间里溜达,看到一间卧室里有一台电脑,他心想,还是玩会游戏放松一会吧。于是他走上前去坐在了宽敞舒适的大转椅上,下载了一个LOL,网速奇快,一会周润林就登陆了进去,随然周润林游戏水平不高,但是他喜欢玩一会游戏,这样可以令他郁结的心事,和沉重的担子有一段轻松的时刻。

    正在聚精会神玩LOL的周润林听到了白牡丹在叫自己:“来吃午饭了!”

    啊,这么快!哎,真是一玩游戏,就时间过的飞快啊。

    “知道啦!”随然嘴上答应,周润林还是赖着不动,等白牡丹第二次叫自己的时候才不情不愿的跟着白牡丹去吃饭。

    吃饭是在客厅,一个圆桌子摆在客厅的一角,满满当当的摆满了一桌子菜,李药和白牡丹都在等自己,小宝等不及,闷着头喝汇源果汁。

    周润林心中惭愧,觉得不该总玩游戏,让大家一直等自己,于是赶忙紧走两步,笑着夸赞道:“这么多菜啊,快吃吧,一会该凉了。”李药一反常态的没有挤兑周润林,说知道凉了你还不快过来之类的话,反倒是愉快的等他,一点也没有着急的意思,用水汪汪的大眼睛看着周润林感激的说道:“这次真是谢谢你了,敬你一杯。”说着李药倒了两杯酒,把其中一杯白酒递给了周润林,用修长如玉的手指端起了一杯,用眼神定定的出神的看了一眼周润林,悠然说道:“小妹先干为敬了。”

    说完她一口干了这一杯,喝的一滴不剩。周润林本来不胜酒力,最多也就喝半杯,超过半杯就多了,可是李药这样敬他酒又不能不喝,勉强端起了酒杯,咬了咬牙,也把那杯酒干了。酒水并不很是辛辣,入口柔和之极,周润林放下了多半的心,不会喝多被人笑话了。

    在酒精的刺激下,周润林又开始满嘴跑火车了。

    “上来就是干一杯,你不会是想把我灌醉干坏事吧。”李药刚吃的一口菜好悬没吐出来,在桌子底下踢了一脚周润林道:“本姑娘想跟你做坏事还用得着灌醉你么。”周润林看李药忘了刚才得忧伤,心情也好了起来,接着打趣道:“我可是一直守身如玉的。”李药不依不饶的回嘴道:“是,知道你是处男。”

    俗话说,打人不打脸,骂人不揭短,这还当着白牡丹和宝宝呢,白牡丹噗嗤一笑,周润林脸色大红,小宝一脸纯真懵懂的问白牡丹:“妈,啥是处男?”

    这顿饭吃的开心而轻松,你一言我一语,就像一家人一样,在以后的日子里,终归成为周润林心中极其温暖的回忆,似真似幻,不知真心还是假意。

    吃完饭后闲来无事,李药和白牡丹带着小宝去逛街,周润林就又去找了个小床呼呼大睡,睡醒后继续打开电脑玩LOL英雄联盟。这个网速,这个电脑,这个鼠标,让周润林大呼过瘾,从来没玩的这么开心过,玩了几局都赢了,这怎么一个爽字,和痛了得。

    感到有些困倦,便去厨房的冰箱里拿了一瓶喝剩下的汇源果汁,周润林一边喝果汁,一边特意去查了查这个电脑的配置,惊叹道,这处理器,这内存卡,都是最猛的,于是他瞬间梦想着成为大款了也买个这么好用的电脑来玩游戏。

    在周润林去洗手间经过那个人的病床的时候,周润林远远的往里面瞄上几眼,心中总有一些连自己都不愿承认的酸涩,那个人面色蜡黄,有一股很重的药味从那个房间里传来。

    周润林关上了房间的门,躺在了床上,想起了当初都不敢找她说话的刘雨桐,想起了曾经那么那么愿意陪着自己的刘彩馨,想起了刘彩馨那天生气的样子,想起了自己妈妈曾经甩开了自己的手,父亲的手渐渐的在自己的胳膊上划落,周润林的眼睛渐渐模糊,在他睡得迷迷糊糊的时候,周润林猛的感觉到身边有人,他猛的睁开眼睛,吓了一大跳,猛坐起来——李药正在出神的看着自己。他看到李药猛坐起来,不仅仅把自己吓了一跳,也把李药吓了一跳。李药温柔的对着周润林低声说道:“你醒啦。”

    “啊,你咋在这,有事?”

    “嗯,休息的好吗?”

    “还成。”

    “我想要冒险个大险,去盗圣器,需要个帮手,我是没谁可以找了,陪我去会很危险,你不愿意去也没关系。如果去的话,你在外边做我的接应。”

    周润林掩盖住内心的波澜,平静的回道:“为了给他治病吧?他是你未婚夫?”李药点点头。

    周润林继续问道:“你找你姥爷啊,他帮你找几个高手还不是一句话的事。”李药的眼中突然闪过了明显的痛苦,“这事不能告诉他,你也要答应我给我保密,这里面的事太复杂,以后有时间再跟你说。”

    周润林看她不愿意多说其中的原委,心中有些憋气,故意问道:“那你跟我说说那个病人么,我想知道我冒风险救的是一个人么样的人。”

    李药迟疑了一下,叹了一口气说道:“好吧,你知道修真界的十大家吧。”

    “知道啊。”周润林点了点头,然后用询问的目光看着李药等着李药继续说下去。

    “除了十大家族外,还有第十一家族,董家。”

    李药继续讲道:“董家以前是排名第二的世家,在9年前的那次比武大会上被人暗害,遭了大难,受到重创,从那以后董家就被排除在了十大家族之外。不在十大家族之内,就失去了获得高级修真资源的机会,这些年,哎,这些年江湖上血雨腥风尤其的激烈,墙倒众人推,董家当年树敌甚多,这三年内相继陨落了许多高手,就在半年前,董家遭遇了灭顶之灾,府上的许多高手相继毙命,董家一家老小都落到了‘黑海之力’宁家手里。7年前我16岁,我姥爷看董家家道中落,便取消了我与天宇的婚事,把我许配给了宁辉。哎,在这种修真世家,婚姻只是联合力量的工具,没得半分自有,我跟董天宇小时候我们两个一起长大,感情总是好的,即便成不了婚,即便他恨我,我也不希望他因为跟我在一起一家遭难,被希望我跟宁家成婚联姻的长老们杀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