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9章: 又见刘雨桐

    更新时间:2018-08-09 13:55:12本章字数:2418字

    说着李药眼眉低垂,周润林愣愣的看着她,仿佛从宛如秋水的瞳仁中可以看到她深埋于心的伤悲。

    “既然你们不能在一起,你怎么又说会一直陪着他呢?”

    “如果这次他真能好起来,我打算拼一次,拿下家族的领导权,打败宁家,只有权利和实力才能让那些长老们闭嘴。”

    李药继续低声说道:“我用遥感术感知到他一家六十八口被囚禁在骨川森林的深渊监狱中,而天宇被绑在魔火湖的中央,正在日夜受着魔气的腐蚀和煎熬。

    “魔火湖是什么?”周润林有些好奇的问道。

    “魔火湖是从异界引入的一个魔湖,它本不该留在这个世界上,是用暗水晶从巨魔海引来的水,那些都是上古魔业幻化成的湖水,可是地位排名第一的那个陈家,似乎得到了某种黑冥山的许可,肆无忌惮的运用时空法术,逆天而为。”

    “那他一定被折磨的够呛吧。”周润林淡淡的说道。

    “最重要的这不是肉体的折磨,它所要击溃的是人的信念和情感,一旦击溃,人就很难再恢复过来了。”李药忧虑的皱着眉。

    “我施法,小心的用元神感知这一些,等到后半夜,月黑风高之时,又用木遁法术结合天宇以前教给我的时空法术——‘时空传导’,把他救了出来。这种法术消耗巨大,虽然体力透支,我依旧是高兴的。可惜的是,我救出天宇恢复体力后,想去再救其他人的时候,宁家的黑法师增加了许多道结界法印,铜墙铁壁一般再也无法侵入了。”

    周润林只是听说过十大家族,可是却从没听说过什么镇魂的法器,为了不让李药觉得自己见识浅陋,所以即便不懂也没有询问,只是静静的听着,装得一切都已了解得样子。

    “宁家嚣张只是一时的,只是需要时间,就可以拥有与之一战的实力。”李药冷冷的说道。

    “你恨他们么?”周润林问。

    “恨?要恨也只能恨这个世道。”一丝苍凉涌现在李药的脸上,这可不是周润林平时认识的李药,也许每个人都有自己的伤痛,每个人都有别人不为人知的一面吧。

    “你打算怎么办?”周润林继续问道。

    “我当初提出解除婚约,他怨极了我,唉,我又不能跟他解释什么,泄露家族的秘密。以后救活天宇,我就不亏欠他了,怨也罢,恨也罢,以后的事我就再也不管了。”

    周润林点点好,心中感叹,本以为只有自己生活悲惨,没想到李药在满面微笑的掩盖下竟有这样心痛的心绪,同病相怜的相惜感油然而生。

    周润林有些感动,他想保护这个女孩子,心,在怦怦直跳。

    “好吧,我跟你一起去。”周润林平淡的说道。

    越是这个时候,周润林越不愿意让别人发现自己的心思。

    李药的眼睛突然明亮了起来,嘴角不可抑制的往上翘起:“谢谢你,我会尽量保证你的安全的。”周润林坏坏的笑了笑道:“好,打架了我躲你后面。”李药看周润林没正经,一脸鄙夷的笑道:“吃软饭。”

    告别了白牡丹母子后,周润林坐着李药的跑车上,看着沿途一闪而过的风景,有些飘飘然,哈,这香车美女,要是张墨坐在我这个位置,还不鼻血直流,给我拍视频,发朋友圈,说自己走到了人生的巅峰。

    周润林想到了张墨,越想越好笑,便想跟李药胡扯几句。

    “你知道圣器在哪里吗?”

    “嗯,知道,黑龙大厦。”

    “那里面也很多高手吗?”

    “那还用问。”

    “打进去?”

    李药白了周润林一眼。“咱们的能力各提升一千倍可以考虑打进去。”

    “那?”周润林疑惑的看着李药。李药用穿着红色高跟鞋的小脚踢了踢脚下的红色旅行袋,就靠这个。

    周润林好奇的打开了旅行袋,只见里面是密密麻麻的种子。

    “这个怎么弄?”

    李药笑着说:“到时候你就知道啦,我用木灵术试试。”

    周润林看她说的轻松,也不再问。大概行了半天,李药停了车,然后跟周润林手挽手情侣一般在马路边溜达,低声说道:“小心点,快到了啊。”周润林看了看前面高耸入云的大楼道:“是那个吗?”

    “嗯。”

    “直接进去?”

    “不成,守备的很严,咱们先看看地形,晚上再行动。”

    “你感知术不能看么?”

    “那个消耗太大,只是能感觉到能量,还是得具体看,可况这里不是森林,植物很少,很难观察得那么具体。”

    周润林跟李药一起一边小声嘀咕,一边绕着这个大厦溜达。

    大厦的后面是高大的围墙,原来这个大厦后面还圈了一块十几亩的地,围墙雄伟高大,不知道里面是什么,在门口有个穿着黑衣服,戴墨镜的门卫。

    ‘我去,水元素异能者。’周润林暗中惊叹,连个看门得都是异能者,这怎么搞。

    周润林的水元素控制术已经有了相当的火候,虽然能量级别很低,但是周润林天生特别的敏感,异常的水元素波动立刻就引起了周润林的警觉。

    于是周润林更加小心得隐藏自己得能量波动,生怕被人察觉。

    绕了两圈,李药发现威严的黑龙大厦,散发着层层的煞气,戒备以前强了不知道多少倍,如果贸然进去就是送死啊。

    李药跟周润林交换了一下看法,觉得还是先回去,从长计议的好。

    周润林提议去吃点饭,李药点了点头,本来周润林打算吃碗板面就好,可是李药却带着周润林倒了一个装修特别豪华得西餐店。

    周润林有些惶恐得走在了这么阔绰得地板上,生怕自己得运动鞋给饭店弄脏了,李药看了眼周润林拘束得样子,笑道:“没来过把。”

    周润林有些窘迫,诚实的:“嗯。”然后点了点头。

    “没事,以后跟着姐姐,多来几回就好了。”要是平时,周润林定要回上几句,这个时候周润林比较心虚,所以也没说话。

    周润林惴惴不安得坐在了座位上,李药帮自己点了一份牛排,“你要几分熟得?”

    “啊?我要吃熟得,十分熟得。”

    李药笑了笑,“来分全熟得,来份七分熟得。”

    等牛排上来后,周润林学着李药得样子拿着刀叉,费劲得吃着牛排,弄了半天才吃到嘴里一小块,她不安得看了看李药,发现李药没有看自己正在自顾自的吃牛排,她坐得端正,姿势娴雅,牛肉被她送到粉嫩欲滴得小嘴里轻轻咀嚼,细细回味,仿佛很好吃得样子。

    可是周润林实在是吃不出来,这比酱牛肉到底明显好吃在了哪里,贵在了哪里。

    周润林把一块牛肉用叉子送到了嘴里,然后环顾了一眼四周。

    这间餐厅装修得金碧辉煌,时尚考究,就连服务员都穿得比周润林好。周润林一边咀嚼,一边听李药说着第一次跟爸爸吃西餐的趣事,一边环顾四周的食客。

    这里离黑龙大厦很近,说不定就有耳目,所以也不敢提关于行动的半个字。

    “啊!怎么是她!”

    周润林不敢置信得揉了揉自己得眼睛,心脏砰砰砰狂跳不停,刘雨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