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20章: 跟踪

    更新时间:2018-08-09 13:55:12本章字数:2337字

    此刻刘雨桐浓妆艳抹,穿着一件紫色超短露背旗袍,举止成熟而又风雅,跟以前已是大大的不同,可是她的一颦一笑都是那样得熟悉,那个曾经让他脸红,让他在无数个夜晚思念梦到得姑娘——刘雨桐。

    灰暗的高中时候,周润林穿着脏兮兮得校服,用一个被磕掉了瓷釉的大茶缸在水龙头那里打来了凉水,放到自己的桌子上,课桌前面摆放了厚厚得一摞书,他便喝一口凉水,吃一口馒头,背诵英语单词。

    周润林不搭理别人,别人更没人愿意理他,他无所谓,他想,交钱花学费,书费,馒头钱,衣服钱,都是卖得家里的家具换来的,他不亏钱别人一分钱,没啥丢人的。

    爸说,让自己考上大学,找工作。

    周润林知道自己跟别人不一样,跟刘雨桐更是不一样,刘雨桐的父母很有钱,有一次刘雨桐的妈妈——一位阔太,来到学校接刘雨桐,吓的周润林躲的远远的,再没有比这个角落更适合自己的了。

    被同学遗忘,被老师遗忘的角落。

    一个孤单瘦弱的年轻人,埋头苦读,眉头深锁,成绩很差,怀疑人生的意义。

    可是周润林挺过来了,考上了大学,他知道,活着就有希望。

    而此刻,刘雨桐风轻云淡的在周润林眼前跟一位中年男人聊天,却令周润林的身体像钢铁一样愣愣得定在了那里。

    李药感觉到了周润林的变化,狡黠地笑了笑,“好看吧,大美女,可是别想了,人家的老婆了。”

    周润林本能的,“啊?谁啊?”然后又看了看刘雨桐二人,问道:“你认识?”

    “我查过这个人,刘雨桐,大学毕业后参加了选美,进了前十,被郑家二当家——郑十海,收了做小老婆,现在正得宠呢。”

    “郑十海?就是他么?”周润林看向坐在刘雨桐对面的那个身材魁梧,脑袋方正巨大、目露凶光的四十多岁的男人。

    “嗯,他一身横练的功夫,可是了得,据说能挡子弹了。”

    “哦。”周润林只是简简单单那得回了一个字,可是心中确是遭受了巨大得创痛,他失落之极,却又觉得本该如此,不然呢,自己又能如何。

    挡子弹,自己的异能术虽然防御普通的攻击还可以,可是挡子弹,提升十倍也做不到。

    “我看咱们的盗圣器的计划,得着落到她得身上。”李药狡黠的笑笑。

    “怎么?”周润林尽量压低了自己得声音,来避免李药看出自己内心的慌乱、失落和又一次见到刘雨桐的激动。

    “等她与郑十海私会的时候,咱们将他们一举拿下,逼问他们圣器的下落,不怕他们不就范。”

    周润林装作与之无关的样子说道:“既然已经给这个姓郑的当了小老婆,怎么还要出去私会。”

    李药莞尔笑道:“这个社会,怎么会那么单纯,这个刘雨桐不简单呢,不仅仅是郑十海的小老婆还是宁辉的女朋友呢。”

    “你跟宁辉不是订婚了么,他怎么?”

    李药有些轻蔑的说:“这个宁辉是个花花公子,身边怎么会少的了女人。”

    周润林听李药如此说,心也渐冷了,装作老江湖的模样低声笑道:“贵圈真乱。”可是他的心中确是无尽的哀伤。自己父母那个时代,相濡以沫,同甘共苦的过日子。自己小时候梦想着得到一份同甘共苦,矢志不移的爱情,现在,自己前途未卜,关于爱情更是觉得更是渺茫。

    “宁辉已经是排名第一的世家了,她干嘛还要找这个大叔?”

    “一个有野心的女人,做的每一件事都会有其目的,钱或者权,现在的女的,为了这两个字,哪个不是拼了命的找男人。不过我可真是没搞懂这个刘雨桐到底想要什么,如果只是为了钱和权,缠上宁辉这棵大树,还有什么可发愁的,可他偏偏要走这悬崖,这要是东窗事发,可是会……”

    “会怎样?”

    “死是一定的,怎么死就不清楚了。”李药微笑着,淡淡的说道。接着她又叹了口气,仿佛是说刘雨桐仿佛又在自叹:“人为财死,鸟为食亡,又有什么法子。”

    “宁辉不是花花公子么,也许她们分手了。”

    “宁辉是个变态,跟过她的女人没有她的允许都不准再谈朋友,要不然他就会极端的报复。”

    “那你姥爷还把你嫁给他。”

    “家族的情况你不了解,联姻是大事,我姥爷也做不了主,如果不想让我们重蹈董家的覆辙,只好如此,牺牲我,保全住整个家族。”

    宁家,排名第一,修真高手无数。

    李药,宁辉——宁家大公子的未婚妻。

    周润林,无权无势,孤单一人,初窥修真的门径。

    周润林有一种失落,刚才想保护李药的心意,在残酷的现实面前,宛如痴人说梦一般可笑。

    周润林轻叹了一声,嘴中吃的牛排,味同嚼蜡。

    “走了!”李药语调极轻却又清晰的传到了周润林的耳朵里,接着李药起身离开。

    周润林跟着李药,走在一起,宛如一对情侣一样,走出了这间装修豪华的西餐厅,坐上了副驾驶的位置,李药悄悄的开车跟着前面郑十海开的那辆大路虎。

    本来周润林以为他们会去一个什么小区,没想到他们七拐八拐,在一个小院子旁边停了下来。李药远远的停车,熄火,然后示意周润林下车,隐蔽在路边的树藤之间,远远地看着郑十海他们二人进入了一座修建得雕廊画栋的小院子。

    周润林和李药蹑手蹑脚的绕到了院子后面,院墙高有三米,虽然凭借二人的身手上墙并不难,不过郑十海可是修真的高手,万一发出什么响动被发现,可就前功尽弃了。

    李药摸出来两粒种子,扔到了地上,手指掐诀,灵光闪动,这两粒种子,疯狂的生长了起来,犹如两条巨蟒爬过了院墙。

    “上去吧。”李药抬头看着高高的围墙。

    李药不管周润林一脸惊讶的表情,轻提了一口气,轻灵似猫一样往上爬去,周润林跟着她,也悄无声息的顺着藤条爬过了墙,又悄无声息的落了下来。

    这时天色已经暗了下来,里面传你来了开的很大的电视的声音。李药示意周润林跟紧她,然后她拿出了手机,拍了起来。

    周润林自然知道她拍的是什么,此刻周润林靠着墙,看着淡青色的天空和逐渐落山的太阳,愣愣的有些出神。

    小时候,自己在家,爸爸妈妈都不在家,他就是这么靠着墙,自己看天上的云,看天空的颜色,看落下的夕阳,等夕阳西下,黑暗代替了白昼的时候爸爸妈妈才会回家。

    可是后来这些年,等白昼远去,黑暗来临的时候,只有深渊一样的寂寞,深渊一样的冰冷。

    在这种时候,周润林又会攥着拳头,咬着牙,蜷缩在一个黑暗的角落,忍受着悲伤和绝望,鼓励自己一切都会好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