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21章: 突袭

    更新时间:2018-08-09 13:55:12本章字数:2314字

    李药邪魅的笑了笑,从口袋里掏出了一把红色的种子,用力的往里扔去,这些红色的种子沾上玻璃窗后瞬间发出一声爆裂的鸣叫。

    砰!玻璃破碎,一阵红色的烟雾瞬间充斥着房间,几乎同时,李药的身子如同一道闪电一样,窜进了房间。

    正在出神看云彩的周润林被这突然响起的爆炸声差点吓死,本能的往前闪身,一个侧滚,回头看去,玻璃已经被炸飞,房间里浓烟滚滚,李药以极其速度的手法结着法印,那些火红色得种子疯狂得生长,像无数条狰狞扭曲得怪蛇缠绕着床上得两个人,李药结着繁复得手印,无数道怪蛇一层一层得缠绕着郑十海和刘雨桐,将此二人封了个结结实实。

    李药得意得对着周润林笑道,“傻小子,别看了进来吧。”说着她潇洒自如得从衣袖里抽出一把极短的放着寒光的匕首,得意的捅到了郑十海的后脖颈,穿着红色绣花鞋的小脚踩着郑十海肌肉虬结的后背,玩味的笑道:“你老小子真风流快活啊,我手里可是你们接吻的美照哦,想不想看看呢?”

    郑十海怒道:“小丫头,你知道我是谁吗?敢偷袭老子,你是活腻了!”他气得面目狰狞,焦黄色得胡须都炸了起来,一双铃铛般大小得眼睛怒气冲冲的散发着红色的光芒。

    李药也不生气,只是加重了手上的力气,匕首绿芒大盛,用力的往里捅去,“听说你能挡子弹,那你试试我的匕首啊。”说着,她笑着看着郑十海,郑十海本想继续叫骂,可是这匕首着实厉害,逼得他赶紧闭气运转功力,斗大得汗水直滴。

    李药一边笑一边瞪着郑十海,“我当然知道你是谁,郑家的二当家——郑十海嘛,以前是个风流小哥,后来因为练铜头铁臂的不死术练得走了火入了魔,不死术嘛倒是没练成,可这样子嘛,倒是越发得让人恶心。”

    然后李药叹了口气说道:“不过这个女人嘛,也未必都是喜欢帅的。”说着她娇媚的看了看被毒藤条捆绑的刘雨桐。

    “你说是吧?”刘雨桐如雪如脂一样的皮肤被像毒蛇一样旋转的锁链刺痛的流着绿色的毒血,可是刘雨桐没有叫一声,只是冰冷高傲的看着李药。

    李药看着她心中有气,便继续冷笑道:“不说话是吧,可是你说,我要是把你们的照片给宁辉发过去,你猜他会怎么做呢,我可是加了宁辉的微信哦。”说完李药从口袋里拿出了手机,把宁辉的微信号给刘雨桐看了看,做势要发出去。

    周润林站在房间的角落,就像当初自己蜷缩在教室的角落,一句话不说,他知道李药只是逼问他们圣器的下落,不会真的下杀手。

    看着李药逼问二人,他提升了自己的听力警惕着方圆几里的动静,他知道自己应该做什么,他不是当初的自己,刘雨桐也不再是曾经的那个刘雨桐了。

    我们都还是我们,可是我们都经受不住时间,我们可以任性的不管时间的变迁,可是这个世事如此,如此经过我们的心,我们的情感,便再也回不去了曾经。

    “你只要把圣器,交给我,我便饶了你们,现在就删除照片,怎么样?”

    “想的美,臭丫头!”郑十海怒道,说着他的身体急速的膨胀,从一个肌肉虬结的壮汉变成了一个如同被气吹起来似的超级大胖子。

    “想挣脱我的‘捆你没商量’那是不可能的,你呀,就是白费力气。”李药笑道。

    毒滕条迅速的生长,随着郑十海膨胀的速度增加了数倍。李药得意的笑容还没退去,郑十海如同一个巨大的气球一般的身体瞬间小了下去,就是这个短短得空当,郑十海双手用力扯掉了藤条,往李药身上甩去。

    情势陡变,李药大惊失色,跳到一边躲闪郑十海得攻击。

    砰!一声闷响。

    郑十海瞪着流着血得杠铃一般得大眼睛,怒目而视得看着周润林。

    危机时刻,周润林来不及多想,顺手拎起旁边得一个木头凳子,异术,‘水甲固化术’,被术法强化了十几倍得凳子猛得砸在了郑十海的后背。

    按说肩膀是人体极其坚固的位置,即便受到再大的冲击也比要害的部位要轻很多,可是练这个铜头铁臂的术法一般都有一个‘罩门’,而这郑十海的罩门此刻恰巧是在左肩上。

    郑十海回头猛的向周润林喷了一口血,周润林连忙躲闪,郑十海同时猎豹一般扑向还被藤条束缚的刘雨桐,完全不顾及把后背等要害部位暴露出来。

    李药大喜,用寒光匕首闪电一般刺向郑十海的后背。

    郑十海扯住藤条,大手上闪着淡淡的金光,巨力让藤条的断裂开来。

    刘雨桐身上流了不少血,可是丝毫没有影响身手。

    身体凭空从床上弹了起来,回手一掌直击李药的左耳。

    李药的匕首刺入郑十海的后背,来不及高兴,赶忙抽刀闪身。

    郑十海运气死死的夹住插入后背的匕首,为刘雨桐争取时间。

    李药无法,撒手闪身,刘雨桐一掌击空。

    准备再次攻击的刘雨桐突然觉得耳边恶风不善。

    “啪!”一记响亮的大耳光抽在了李药左边的脸颊上。

    顿时,雪白的面容上出现了刘雨桐五条手指印。

    “时差术,追踪掌!”李药大惊失色,这是董家的秘术啊,连自己都不会!

    来不及细想,李药手中的藤条绿芒大盛,藤条顶端是巨蟒的头部,吐着猩红的信子。

    巨蟒带着咧咧的风,发出了破空之声像李药扑去。

    周润林看李药受伤,如果被郑十海缓过这一口气,怕是今天难走。周润林抡起椅子,鼓足了力气,对着郑十海拍去,大喊一声,“着家伙!”

    郑十海罩门被打,接着后背被刺,元气大伤。

    身经百战的郑十海,何曾受过这么大的屈辱,又何曾这么狼狈过。

    他看周润林这个小子,出手狠辣,力大无穷,好像也是硬气功的这条路子,不过他丝毫没有感觉到这个小子的金元素属性。

    这是什么练法,传统硬气功都能达到这个程度?要是一般的攻击,即便是罩门被打也不会有什么影响啊!

    腾蛇化成的巨蟒此时猛的开口咬向刘雨桐的咽喉。

    刘雨桐赶忙闪身,避过了要害,巨蟒的大口咬在了刘雨桐的肩膀上。

    疼的刘雨桐一声娇呼:“啊!”

    宛若发疯的郑十海看到刘雨桐受伤,双手用全力拉扯住藤条巨蟒的蛇身,一用力把藤条拉扯为两半。

    那巨蟒松开了刘雨桐,回头死死的咬住郑十海的胳膊。

    此时,周润林的椅子也到一下拍到了郑十海的后背上。

    郑十海借着这一股巨力往前跳去,顺手抱住刘雨桐,还未落地之时,按住了床底下得机关,石板翻动,郑十海和刘雨桐顿时消失不见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