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23章: 冰兽的袭击

    更新时间:2018-08-09 13:55:12本章字数:2752字

    寒凌洞内一片黑暗,李药的左手里多出来一个藤条缠绕而成的棍子,在空中一阵晃动,缠绕着藤条的棍的一下就被高温的天气点燃了。

    周润林拍马屁道:“真厉害,你还能降低木头的燃点。”

    “你还知道燃点,不错啊。”李药翻了一眼周润林。

    周润林老脸一红,马屁拍在了马蹄子上。

    李药虽然心中焦急,可是不敢疾行,小心谨慎的打着火把慢步往前走去。

    周润林跟在李药身后,借助忽明忽暗的摇曳的火光观察洞内的情形。

    石壁并不光滑,有着纵横交错的石纹,整眼望去都是墨黑色的,若是仔细分辨,有的地方散发着淡蓝色的光。

    “吱吱……”异响另周润林紧张的攥紧了拳头。

    “那个,李药,你听到什么声音没?”周润林惊恐的问道。

    在忽明忽暗的火光中,周润林看到李药惨白的脸色。

    “小心!”李药一声惊呼,往身后蹿去。

    黑暗中一阵恶风袭来!

    周润林来不及躲避,本能的提气,水甲术——聚水成甲!

    一阵巨力撞到了周润林的后背,接着,听到了一声破碎的声音,‘完了,骨头要是被打碎就挂了。’周润林的身体被撞飞到了石壁上,然后趴在地上,抬头看向拿着火把的李药。

    一头凶猛的犀牛样的怪兽头顶着一个小怪兽,身边有一个身材稍小的怪兽站在李药对面,而刚刚偷袭的周润林和李药的定然是那头刚刚回到大怪兽头上的小怪兽了。

    李药左手拿着火把,右手掐诀,刚刚被扔在地上的种子腾空长起,红色的光芒随着李药嘴中念念有词的咒语红芒大盛,像无数条仰头而起的怪蛇狰狞的抵抗者前面的三头怪犀牛。

    这三头怪物,像犀牛可是不是,淡蓝的盔甲披在背上,头上有半米长的铁角散发着悠悠的寒光。

    “你没事吧,拖油瓶。”

    “没……事。”周润林的水甲被这一击打碎,还好骨头没有受伤,忍着剧痛周润林颤颤巍巍的站了起来。

    三只怪兽同时抬起了前踢,怪吼着张开了血盆大嘴,从嘴里吐出来无数道寒冰离箭射向周润林和李药。

    周润林边躲边闪,边闪边叫,这是什么怪物啊,还会魔法~!

    “这是黑冥山的冰兽,到我后边来!”

    李药不断的从口袋里掏出红色的种子洒在地上,边跑边结手印操纵这些长起来的藤条怪蛇来抵抗这些冰凌箭。

    藤条越长越多,结成了一片变幻莫测的网,把这些冰箭都屏蔽在网上。

    周润林左窜右跳,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才躲开了这些致命的攻击。

    “我才不!”周润林自认为是一个威武霸气的男人,怎么真的会躲在女人身后呢。

    ‘不’这个字还没落音,三头怪兽最大的那头冰兽从嘴巴突然变得很大,然后吐出许多粘液,周润林看得恶心,接着那头最大的怪兽嘴里居然吐出来一个蓝莹莹的小冰兽。那头小冰兽身体散发着莹莹的蓝光,体态轻盈,跳跃到空中缓缓落到母体冰兽的头上,它张开嘴巴吐到天空上无数把冰箭,天空上顿时形成了一个冰箭的法阵,法阵冰雨!

    无数冰箭带着丝丝寒意从天空射向周润林和李药二人。

    李药声色大变。

    “你快过来!”

    周润林:“不用。”

    周润林从身边捡起两块大石头用上了水甲固化,扔向了那只小冰兽。母体冰兽气愤的抬头,吐出几十道冰箭。被扔出的几块石头遇见冰箭后在空中被多个角度击打成了石粉,那些冰箭又从多个角度攻向了周润林。

    ‘这个是大招么!要挂!’

    周润林大惊,慌不择路的跑到了李药结成的藤条护罩里。

    李药见周润林安全,送了口气,小声对周润林说道:“他们的罩门在后腿,我掩护你。”说着,李药身上绿芒大盛,藤条怪蛇似乎长了绿色的眼睛一般疯狂的嘶鸣着向四头冰兽攻去。

    冰兽们大惊,最大的冰兽不断的吐冰箭,可能因为刚才消耗太大,只能断断续续的吐出几只冰箭了。另一只冰兽后背上站着两头小冰兽,往前奔跑着顶向李药。

    被李药操控的绿眼藤条怪蛇嘶鸣着往前飞去,刚一接触冰兽,立刻缠绕住了冰兽的头和前肢。

    ‘就是现在!’

    周润林看好时机,用了最快的速度往前奔去,一冲就到了冰兽身侧。

    ‘水神术——冰封之刃’!周润林的手指顿时坚硬锋利无比,对着两只冰兽的后腿死命的抓去。

    手指如同刀子插入豆腐一般,深深的插了进去。

    果然,这里没有盔甲!冲过来的冰兽顿时就像泄了气的皮球一样颓然倒在了地上。

    那头两头小冰兽摔倒在了地上,蓝莹莹的小冰兽痛苦的嘶鸣一声,消失不见了。

    那只偷袭周润林和李药的蓝色中透着灰色灰色盔甲的小冰兽病殃殃的摔在地上,没了刚才的活力。

    周润林精神大振,又向最大的那头冰兽跑去。

    十米,五米,两米。

    周润林刚抬手还未攻击,那头最大的冰兽就轰隆一声倒在了地上,周润林一惊讶,回头看向李药。

    洞里很暗,只能借着放在石壁孔壳中的火把看到李药俏丽的身影,看不清李药的神态,李药的声音娇弱而又冷漠,说道:“法阵被破,他们都死了。”

    果然,那是蓝色中有些发灰的小冰兽也消失不见了。

    周润林回头高兴的喊道,都收拾了。

    只见李药身子一软,侧坐在地上,虚脱的喘息着。

    周润林跑了过去,想扶起李药,可是李药没理周润林,坚强的站了起来。

    “走吧,我没事。”这个时候,李药虚弱极了,可是就是在这种时候,李药最不需要别人搀扶。

    ‘自己的痛只有自己知道,自己的路只能自己走。’李药知道,要想成功就不能软弱。

    周润林看着李药俏丽的背影,有些酿跄的脚步,心中嘀咕道,‘这真是死要面子活受罪啊。’

    周润林在不远处跟着李药,刚才那几下自己也比李药强不了多少,他一边走一边揉着火辣辣的肿起来的后背一边问李药:“它们怎么突然都没了啊。”

    李药没回头,周润林只能看到李药在微弱的火光中忽明忽暗的背影。

    “冰雨法阵,是结合了冰兽一公一母两头冰兽的命脉结合而成,公兽被你打破罩门,法阵被破,母兽自然死了。”

    “那两头幼兽呢?”

    “你真以为那是冰兽?那是冰兽的兽丹,本体一亡,它们也就消散了。”

    “哦。”

    “走吧,保存体力,抓紧时间。”

    ‘这女人,真够可以的,这种情况还想着给他的心上人找解药呢,还是想想怎么逃命走出去,更现实一些吧。’

    只是女人都不怕,周润林怎么好意思率先提起逃命一事,所以周润林什么也不说,闷声跟着李药往前走去。

    走了大约半个小时,李药突然停了下来,周润林抬头仔细看去,前面有一座巨大的雕刻在石壁上的凶恶的立体石像,石像的眼睛和嘴巴散发着明亮的幽兰的光,李药口中念念有词,火把的光芒大盛,洞穴的石壁也被一下照的通明。

    刚进入口的那些纹路哪里是杂乱无章的!每一条都细密繁复的跟这个立体石雕相连!

    李药看着石像,兴奋的叫出声来:“法器果然在这里!”

    李药回过头看了一眼,疲惫不堪的,双手按在膝盖上喘气的周润林。

    “成了!”

    李药掏向了口袋,稍微吃了一惊。

    ‘啊,只剩两棵种子了。’

    兴奋得发抖的李药管不了那么多,拿出一颗,念动咒语,疯长的藤条依附在石像上,往上螺旋盘绕,缠绕住雕像左眼的那束蓝光,有灵智一般把蓝色的圣器交到了李药的手里。

    圣器入手的刹那,无数蓝色的细微的光芒组成了四个怪异的文字,李药喃喃自语道,‘深海之幻。’

    周润林看李药喜得法器,心中也是羡慕,自己也没闲着,一个箭步窜上了距离地面较低的石像嘴里,拿出了里面得的蓝色法器。

    心道:‘这下我也发了!’

    李药刚回过神来,看到周润林已经跳了上去,拿出了法器,惊道:“不要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