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24章: 我不再选择角落

    更新时间:2018-08-09 13:55:12本章字数:2722字

    话音未落,一声天崩地裂的轰鸣声从地底传来,大地都随之颤动。

    兴高采烈的周润林大惊失色,一时失重,跌倒在地,用手扶着地面,看着李药,惊恐的问:“怎么啦?”

    李药心中既是生气又是害怕,后悔自己带着这么一个倒霉的货来这里,吼道:“要塌了!快跑!”

    周润林知道自己闯了祸,急忙跟着李药往出口跑去。

    大地颤抖着晃动,仿佛就要坍塌一般,不住的有无数碎石块从山洞的顶端往下落,砸到周润林身上。

    周润林仗着水甲术的保护,才没有被砸伤,可也把周润林弄得灰头土脸,再加上浑身的大汗,顺着脸往下直淌,瞬间就变成了泥汤子。

    李药奔跑的速度极快,紧急之中,李药让那条藤条缠住了胳膊,藤条长出了蛇头,吐着火光照明。

    周润林用出了吃奶的力气才勉强跟上,他是万万不可被李药甩下的,要是被李药甩下,别说后面的落石,就是孤身一人在毫在无光亮的山洞就能把周润林困死。

    周润林跟着李药急奔出了山洞。

    一阵落石的巨响,从洞内传来,洞外的岩石大地的深处,仿佛是巨龙的叹息般,发出一阵阵低闷的颤吼。

    周润林坐在地上,累得感觉支气管都在流血,疼的说不出话,暗叹,原来跑都能跑吐血啊这是。

    在吐火的藤条怪蛇照耀下,被映照得红彤彤得李药,汗水湿透了衣衫,汗水另李药体香更盛,因为一路的疾奔,前胸的波澜,剧烈的起伏着。

    周润林抬着头,仰望着李药,不由的看得有些呆了。

    洞口外面怪石林立,怪石像是刚刚站起的怪兽,张着大嘴,在等待着不小心落入自己嘴巴里的猎物,来时李药没有仔细端详,仿佛这些怪石是突然长出来得一般,显得突兀而又凶残。

    岩石大地下面的火焰海与一块块零碎的岩石,一团一团的往上升起,悬浮在空中,本来顺时针旋转的火海流也快速的逆时针旋转了起来。

    转速越来越快,风也雨来越大,周润林抱住旁边的一块巨石,抵抗这股巨风。

    李药的发出火光的藤条的另一端缠住了一做巨石,这样便避免了周润林般的狼狈,轻松的固定住了身形。

    巨风每隔几十秒便发出摄人心魄的嘶鸣,把岩石和火团刮得四处碰壁,哗哗作响。

    周润林用出全部力气的呐喊,瞬间就被风的吼叫吞没了。

    人力在大自然的力量面前,有的时候真的渺小的如同一只蚂蚁。

    混乱之中,周润林看到了一个宽大的背影,在用力的搬一块小山一般的大石头。

    那是?郑十海!

    周润林吃了一惊,定睛看去,那大石底下的正是刘雨桐。

    周润林趁着巨风的间隙跑上前去,只见刘雨桐倒在地上,已被疼的晕厥了过去,裤子已被划破,大白腿裸露在外,小腿处陷在了小山一般的石头下,鲜红的血液在雪白的腿上肆无忌惮的流淌着。

    这下,最轻也得粉碎性骨折啊。

    周润林心中大急。

    一条藤条,仿佛一把锐利得标枪呼啸着插向了郑十海的后心。

    在岩石大地的颤抖中,郑十海正在运劲搬着压在李药腿上的大石,没注意突来的致命的攻击。等到藤条快要靠近自己的后心之时才有所察觉,郑十海赶忙闭气,后背立刻鼓起来板砖那么厚的一层防护,抵抗这一击杀招。

    李药看这一击马上得手,掐诀念咒,斥!藤条绿芒大盛,一击穿透郑十海得后心,从郑十海得前胸穿透,把前方得大石块击出了一块小洞。

    倘若是密度低的石头,这一击就能把岩石击碎,可这块石头极重,极硬,密度极大。

    郑十海大口吐血,瞪着铜铃般得大眼睛,回头看着手拿藤条,傲娇得李药,然后他瞳孔有些涣散得回过头,跪在了地上,接着呕出了一口血,接着又是一口血。

    血呕到了自己得前胸上,呕到了躺在地上的刘雨桐雪白的大腿上。

    郑十海用一双粗糙的大手,握住刘雨桐的温润柔软的胳膊,眼睛空洞,无神而又绝望,一滴斗大的眼泪从郑十海的右眼上落了下来,他一句话也没说,整个身体就如同一座小山一样倒了下去。

    被这一幕惊呆的周润林像石雕一样呆呆的站在那里,仿佛都忘记了呼吸。

    逆时针旋转的大风猛的刮过,郑十海的身体被李药又一藤条抽飞与空,就如同大风中随风游荡的落叶一般,旋转着,落入了无尽的火海。

    “他是在救人!”

    周如面临怒发冲冠的对着李药喊到。

    “对敌人仁慈,就是对自己残忍。”

    李药冰冷的,不带有任何情绪的说道。

    “想活命的话,就跟我走。活着,对你来说才最重要。”

    说着她高冷的看着周润林。

    周润林气得咬着牙,一字一顿得吼道:“你,给,我,滚!!!!!”

    李药轻蔑又恼怒得说道:“来不来随你,你愿意跟那个浪货一起死,我不拦你。”

    说着李药蜻蜓点水般的飞过了周润林。

    周润林提升了自己最后一点力气注入了双手。搬着大石头的缝隙,吼道:“给我起!”

    李药停在了离周润林200米处,本想再等一会儿周润林,毕竟他帮着自己得到了炼制血丹的圣器,她可不想白白陨落了一位好的帮手。

    风越刮越大,旋转的风形成了巨大的有吸力的龙卷风,碎石块和火焰的能量块被龙卷风吸到了风中快速的旋转,形成了无数条有毁灭力量的小炮弹。

    “周润林!你真想死吗!”

    李药的嗓音再这轰轰作响的山石碎裂的地下深洞中和挂起的庞大的龙卷风中仿佛失音了一般,她自己都听不到。

    李药叹了口气,抓住了藤条,往洞口闪电一样爬去,那些藤条在李药的控制下也快速的收缩,很快就消失不见了。

    只剩下双腿半蹲,脖子青筋鼓起,双手抠着石头的缝隙,大喊着‘起!’的周润林。

    即便你不再认识我,即便我的付出无济于事,我也,我也不看着你死。

    周润林一边用力,一边聚集着空气中的寒气,随着寒气的聚集,火的能量也随着聚集倒了周润林的四周和双手上,那龙卷风仿佛受到了周润林的吸引,向着周润林刮来。

    龙卷风速度极快,周润林也没想逃跑。心道,成败就再此一举。如果能借着龙卷风把这石块搬开,就好了。

    待到龙卷风把周润林卷入中心,周润林忍受着小石块疼痛的打击,瞪大了眼睛。

    “起!”

    周润林的眼眶被划破,顺着眼角往下淌血。

    在龙卷风的中心,周润林发现,龙卷风里原来真的有龙!

    两条巨龙互相胶着着,互相缠斗。

    一条是浑身火焰的火龙,一条是浑身散发着寒芒的冰龙。

    两条龙仿佛同时低头注意到了吸收冰火两种元气的周润林,低吼了一声,黄蓝两道光芒直冲向了周润林的身体。

    巨大的冲击力直接把周润林冲击得陷入了大石块当中。

    周润林直感觉五脏俱焚,一会宛如在丹炉里烘烤,一会儿又如同被扔到了冰水之中冷的浑身颤抖。

    周润林得身体就像太极图一般,一半是火焰的红,一半是蓝冰的蓝。

    “爸爸!爸爸!”幼时的周润林大声的呼喊。

    “别叫我爸爸,你自己不努力,谁也救不了你。”

    “我……”

    “你太让我失望了,连初级得水甲术都做不到。”

    “我也不想的,我……”

    看着爸爸远去的背影,自己一个人孤零零的蜷缩在黑暗的角落。

    周润林已经三天没吃饭了,被困在冰牢之内,激发自己的水属性潜能。

    冰牢,是最残酷的修炼场所,只有做到聚水成冰,化冰为水才能出去。

    角落,是个好地方,黑暗,寂寞,可以逃避,是为我这样失败的人准备的地方。

    只是这一次,我不想选择角落,我要走到前面,因为有些事必须要做,我不是为我自己,你一直都在我心里,你,不能死!

    周润林,睁开了眼睛。左眼散发着火光,右眼散发着澄澈得蓝色的寒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