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25章: 逃出深渊

    更新时间:2018-08-09 13:55:13本章字数:2251字

    呵呵呵呵,颤抖的阴寒的抽搐的笑,聚集起的寒热两种强大、旋转的气流,发光的双眼,手指上增长出婉若实质的白光,如同生长的指甲一般。

    啊……!

    周润林痛苦、疯狂、悠长的呐喊~~!

    左手右手疯狂的穿击着大石头,本来坚硬无比的大石头,被周润林像击碎豆腐一样击打成了石粉。

    周润林低下头去,抱起了刘雨桐的修长丰满的身体,周润林身体上淡淡的火焰把刘雨桐的皮肤灼烧成了淡淡的红色。

    此刻周润林无法想起她是谁,只是觉得她很熟悉,周润林瞪着发光的眼睛,左右看了看刘雨桐,伸出了舌头,从刘雨桐的脖子舔到了刘雨桐的脸。

    之后快速的往上跳去,正当跳跃到半空,上升到最高处就要往下落之时,异化的周润林居然发现自己可以悬浮在半空之中,他用意念操控自己的身体闪电一样飞向洞口。

    洞口处八只尖嘴,尖翅的怪鸟不知从何处而来,吐着火焰吱吱鸣叫着向周润林吐火。

    周润林快速的躲避着火焰的攻击,抱着刘雨桐,身体瞬移至一只怪鸟的身后,用手指一插,从怪鸟的胸膛贯穿而出,周润利抽出手掌,怪鸟的身体,顿时笨重的像一袋货物一样,旋转着跌入火海。

    吱吱的怪叫带着风声从四面八方而来,怪鸟围城一圈对着周润林喷火。

    提速,瞬!

    一脚踢在一只怪鸟的脖子上,借着此力,身体几乎同时飞到了另一只怪鸟的面前一掌切在了怪鸟细长的脖子上。

    黑冥火,喷!

    一口黑色的火焰从周润林嘴里喷出,大火铺天盖地之势喷去,五只怪鸟吓得嘶鸣着仓皇逃跑,飞得不知去向。

    原来力量,真的可以改编命运,周润林,抚摸着自己坚实有力的臂膀,抚摸着用一只手就可以轻轻举起的刘雨桐。

    我,也可以是强者。

    我,也可以说出我想要的。

    我,再也不需要顾及那些束缚。

    飞去洞口去。

    飞出空口,世界将要臣服在我的脚下!

    这个念头一经生起,周润林的身体便随着这个念头如同闪电一般快速往上提升。

    洞口已经被结界封闭,周润林用意念控制着火元素像无数个子弹一齐冲去。

    一冲击破,周润林抱着刘雨桐,快速上飞,带出一束淡粉色得光线,身后的世界,在轰鸣中迅猛的崩塌。

    冷,冰冷的风吹过。

    周润林睁开了眼睛。

    夜,深沉。

    疼痛像是火焰,像是苦涩的辣椒,毒辣着身体的每一寸肌肤。

    身下柔软的娇躯,正是昏迷不醒、衣衫褴褛的刘雨桐。

    经历了火焰,狂风,打斗,周润林和刘雨桐的衣服都已破破烂烂,当务之急是找见好点的衣服,可是这深更半夜去哪里找呢。

    周润林四处寻找,发现这里离郑十海的小院不远,周润林抱起刘雨桐,悄悄进去,打算拿几件衣服穿。

    小院寂静如常,仿佛什么事也没经历过。

    当周润林推开房门,从混乱的翻倒的家具摆设上,才可看出这里刚刚发生过什么性命攸关的争斗。

    周润林放下刘雨桐,摸了摸床下的石板,石板已经恢复如常,结界的能量波动从手指传向周润林,提醒着周润林这里可不是普通的地方,危险时刻都在,得赶紧离开。

    周润林找了一件郑十海得衣服穿上,虽然大了一半还多,但是总好过没有。

    刘与桐得衣服倒是好找,里里外外,一应俱全,不过周润林心中焦急,找了件大风衣,给刘雨桐一穿,就抱着她离开了此地。

    是非之地不可久留!

    郑家,那可是修真第二大世家,郑十海死了,这可是天大的麻烦!

    周润林狂奔一阵,来到一座小山之中,这里极为隐蔽,树木高大繁茂,应该较为安全,周润林找了一处树木繁密之处,放下刘雨桐,摸了摸刘雨桐的鼻息,鼻息悠缓,又摸了摸刘雨桐的小腿,腿骨摸上去应该是断了,伤筋动骨一百天,看来住院是不可避免了。

    周润林坐了下来,身体火辣辣的疼痛,头晕脑胀。

    周润林觉得很怪,觉得有段记忆是空白的,实在是想不起自己是如何救出刘雨桐的,于是便仔细回忆刚才发生了什么。

    头脑一片混乱,头很疼,越是回忆头便越疼。

    周润林盘腿打坐,心态空明,真气自然的在自己的身体里面流转了开来。

    万德派的独门心法,万物化生,自然长之。

    突然,周润林的身体猛的颤动。

    他发现除了他所熟悉的蓝色的水元素真气以外还有一种莫名的黑色的火焰的真气,这两种真气仿佛从世界的两个极短,快速的汇聚在了一起,源源不断,无穷无尽。然后这两种真气快速的在下丹田处结成了一个太极图。

    啊!

    这真是一个伟大的发现!

    周润林不无欣喜的想到。

    坐了大概20分钟,周润林的头脑越发的清醒,他在思考刚才的事,同李药来到了山洞,然后,李药杀死了郑十海,再然后,我在救李药,再然后……

    晦暗!

    无念!

    周润林虽然知道一定发生了什么,可是前面就像又一睹大墙一样,说什么也想不起来。

    虽然这种感觉很难受,但是周润林因为平日里,达不到的愿望实在是太多太多,所以他也不在乎一时想不起来,索性就放下了。

    当务之急,是找个地方住下。

    最好的方法是赶紧找到李药。

    想起李药抛下自己逃命,心中总有一些酸涩,周润林知道怪不得李药。李药走的时候已经反复叫过自己了,自己非要救周雨桐,李药能有什么办法。

    李药不知道自己跟周雨桐是以前的同学,想必以为我是个花痴,见到美女就想救,生我气了吧。

    想到此处,周润林就觉得莫名的尴尬,他虽然知道,早晚都有跟李药见面的一天,可是他不想让这一天来的过分的早,起码能晚一点是一点。

    拖延,有的时候,可能是对自己的一种保护。

    周润林回复了体力,便找了些干柴,堆放在李药周围,虽然是夏季,但是野外的深夜还是有些寒冷的。

    周润林用体内的火焰真气聚集到了手上,手上顿时出现了一阵腾腾而起的火焰能量,虽然这火焰像是空气一般只是一股灼热的能量,但是周润林可以真实的感觉到。

    周润林用手靠近了干柴,干柴一下子就点燃了起来,在这个冥冥夜色,一团温暖的火,温暖着深夜中孤寂的两个人。

    周润林摸了摸口袋,仅剩的几百块钱也被烧的残破不全了,快捷酒店怎么也得一百啊,哎,没钱,真是没办法!

    最后思来想去,只能厚着脸皮去找李药了。

    ……

    她会生我气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