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26章: 李药的帮助

    更新时间:2018-08-09 13:55:13本章字数:2931字

    周润林抱着刘雨桐走出树林。

    ‘还好这是郊区,离市区不远。’周润林暗自庆幸。

    经过仔细观察,周润林这才辨明方向,往市区的方向走去。

    天色微亮,马路上已经有了行驶的出租车。

    周润林叫了一辆出租车,坐了上去。

    现在身无分文,周润林坐在车上总是有些心虚。

    刘雨桐的身子半躺着,为了固定住刘雨桐的身子,周润林搂着刘雨桐,让刘雨桐的身体歪向自己,靠着自己。

    “去医院吗?”司机见周润林身边的大美女昏迷不醒,关切的问道。

    “不用,去市区,老毛病了,吃点配好的药养养就好了,渤海小区你知道吗?”

    “知道,有导航。”

    为了避免司机深究刘雨桐的问题,周润林赶紧岔开话题。

    “你们现在活儿不少吧,一天赚个三四百不成问题吧?”

    “跑好了差不多,现在活儿也不好跑。”

    天色大亮了起来,周润林看着身边的刘雨桐,依偎在自己的怀里,感觉特别的幸福,心脏时不时的‘咚咚’之跳。

    真没想到还能相见,并且还能依偎在我的怀里,我还能搂着她!

    哪怕只有这一刻,也是感动的,满足的,幸福的!

    周润林有一搭无一搭的跟司机闲聊,出租车迅速的驶入市区,停在了渤海小区的门口。

    “要开进去吗?”

    “不用,你等一下啊,我回去给你拿钱。”

    司机迟疑了一下,憨厚的笑了笑。

    “好吧。”

    周润林抱起了刘雨桐,带着忐忑的心情和一身的汗水,按响了李药的房门。

    来开门的是管家陈姐。

    陈姐一脸愁容,见到周润林回来顿时高兴了起来,也不顾周润林回头大声喊道:“小姐,小姐,他回来了!”

    周润林走入房内,把刘雨桐放在了沙发上,找到一个小靠枕,垫在刘雨桐的头下。

    里屋走出一人,正是李药。

    没有埋怨,没有抱怨。

    李药一下拉住了周润林的手,一双哭得微红的美目,带着兴奋和欢喜秋波流转的看着周润林。

    “你没事!你还活着!”

    说着李药一把搂着周润林紧紧的抱在了怀里。

    他可以感受到李药的激动,她颤抖的,傲人而又有弹性的身体。

    周润林大感尴尬,又是一阵感动。

    是的,我活着,我也同样欢喜。

    这些年,我的存在还是死去,除了你,不曾有人这样在乎过。

    这时李药才注意到躺在沙发上有一个女人。

    那个女人衣衫褴褛,只裹着一件大风衣!

    那个女人居然是刘雨桐!

    李药顿时拉起来脸,推开了周润林,有些生气的说道:“你还是把她救出来了,你救她干嘛,又不认识,你真那么喜欢当烂好人,不是自找麻烦!我这里可不是福利院,什么人都收留!”

    白牡丹穿着睡裙尴尬的在一边笑笑,看到周润林回来高兴的程度不亚于李药。

    周润林忙解释道:“她是我高中同学啊,好多年不见了,开始没确定就没跟你说。”

    “哦?这么上心,你初恋情人啊?”李药有些怀疑的问道。

    “不是,上学那会儿,我跟她说话都少啊,你说怎么也不能看着老同学见死不救不是。”

    “现在这个社会,高中同学算什么,你那是拿命救她。”

    周润林在李药的咄咄逼人的气势下紧张的不知道说什么好,着急的说道:“真的,那时候我吃饭都难,跟谁都不怎么说话。”

    “哦,原来是暗恋啊!”说着娇媚的看了周润林一眼,然后笑了起来。

    周润林顿时大窘,从脸上红到了耳根,这是他最不愿意被别人知道的秘密,居然被李药当着白牡丹的面说了出来。

    “不收留算了。”说完周润林顿赌气的转身就走。

    看周润林真要走,李药着急起来,忙拉住周润林的胳膊喊道:“真小气,开句玩笑都生气啊。”她一边拉住周润林的手用一边用一双漆黑的大眼睛有神的看了周润林一眼:“你回来就好啦,我不逗你了。”

    周润林也没别的地方可去,突然想起司机的账还没有结,有些不好意思的说道:“那个,我打出租车来的,还没给钱。”

    李药笑笑,走到里屋的保险柜,从里面拿出了一万递给周润林,没钱在身上不方便,你先拿着花,以后接任务赚钱了还我。

    周润林感激的说道:“以后赚钱了还你,带利息,谢谢你啦。”

    周润林赶忙坐着电梯到了楼下跑出了小区。

    “不好意思,刚才说了几句话。”周润林找到出租车后,打开车门对司机抱歉的说道。

    “没事,没啥事了吧?”

    “没事了,谢谢啊。”

    周润林多给了五十块钱算是表示感谢。

    门没有锁,周润林推门而入。

    刘雨桐已被抬到了床上,李药正在揉捏刘雨桐的小腿。李药的手上散发着淡淡的绿光,一股股灵力注入了刘雨桐的小腿上。

    周润林对李药心中好生感激。大约十分钟后,李药收功,有些忧虑的对周润林说道:“腿上的伤已经没什么大碍了,只是……”

    “只是怎样?”周润林焦急的问。

    李药皱着眉借接着说道:“腿上的筋骨的好治,倘若是寻常的内伤也难不住我,即便是经络受损我也能帮她恢复,可是她受的伤可是龙火之毒。”

    周润林惊讶道:“龙火之毒?她中毒了?”

    “嗯,昨天在深洞里究竟发生了什么?”

    周润林低头沉思道:“你走后,我好像被困在了龙卷风里,觉得逃不出去了,恢复知觉的时候已经在外边了,我也想不起是怎么逃出来的,真是捡了一条命。”

    李药有些不相信的说道:“你可想好了,有什么可得对我说,虽然她看起来性命无忧,可是如果短期内得不到医治可能就永远醒不过来了。”

    周润林叹了口气说道:“真的!哎,你想想法子,尽力就好。”

    ‘尽力就好’,如果李药都没办法,周润林也只好如此安慰自己了。

    “不过也不是完全没有法子。”李药看周润林失望的表情溢于言表,思索着说道。

    “什么?”周润林突然感觉又有了希望。

    “龙火这种毒,估计这个世界只有赖家可以医治了。”李药顿了一下,接着说道:“赖家的大公子赖秀萍欠过我一个人情,我让他帮这个忙,应该不会拒绝。”

    周润林感激开心的不知道说什么好,笨笨的说道:“那太谢谢你了。”

    “虽然他们可以帮你,但是你也得按照规矩来。”

    “啥规矩?”周润林有些忧虑的问道。

    “你得帮赖家做一件事。”

    周润林心下释然,做事就做事,哪有让人家白帮自己的道理。

    “做什么事呢?”周润林问道。

    “这个可不一定,估计是让你帮忙去深山老林挖一些药材类的吧。”

    “那应该不是很难,我照着照片找就可以了。”

    这时候白牡丹做好了饭菜,给周润林端了过来。周润林早就饿坏了,狼吞虎咽的大口吃饭。

    李药不管在一边吃相难看的周润林,走到里屋打了一通电话,然后李药拿出了一张只有地址、没有名字的名片递给周润林。

    “先别吃呢,你拿着这个,到这个地方找他,就能见到他。”

    周润林接过名片,又是酒足饭饱,心情好了不少。

    我去洗个澡,换件衣服,就去找他。

    “嗯,你得赶紧去,晚了怕是不好。”

    周润林听李药这么说,哪敢耽搁,赶忙放下碗筷,跑去洗澡。

    白牡丹早已帮周润林烧了热水,周润林心中夸赞,真是个会照顾人的大姐。

    周润林洗完澡,穿上合身的衣服走出浴室,见到白牡丹正在熬制药材。

    制作血丹得需要很多特制的中药,这些中药的炼制极其需要掌握住火候,稍有差错便会前功尽弃,这制作中药的药草在天地灵气逐渐稀薄的当下更是特别的稀有珍贵,每样都损失不起。

    这项重任,担到了心细稳重又报恩心切的白牡丹肩上。

    白牡丹盯着药汤的颜色,一刻也不敢分心,她知道周润林心里记恨自己给他下了毒,所以心中愧疚,虽然关心周润林的安危,却不知道怎么跟他相处才好。

    “牡丹姐,那个,李药呢?”

    “她去找药材去了,现在还差几味中药的辅药,她让我跟你说早去早回,注意安全。”

    “嗯。”

    周润林揣好一万块钱,去抱刘雨桐。

    刘雨桐已经换上了新衣服,不用问,肯定是白牡丹帮的忙。

    周润林抱起刘雨桐,回头对白牡丹说道:“那个,我走了啊。”

    “嗯,注意安全啊,我现在抽不开身,这个药离不开人,要不让陈姐送送你。”

    “不用,你忙你的。”周润林笑着说道。

    接着,弯腰抱起刘雨桐,迈步走出了房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