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27章: 血灵丹

    更新时间:2018-08-09 13:55:13本章字数:2969字

    白牡丹鼻尖冒汗,小心翼翼的添药加火,随着时间的变化变换火候,陈姐打扫房间洗尘器的嗡嗡声和小宝在里屋玩电脑的声音另白牡丹有些心烦意乱,努力的回想着李药跟她说过的步骤。

    风尘仆仆、满载而归的李药推门走入房间,把野山参,回魂草,甘草,龟甲等药材放到桌子上,转头看向一直熬药的白牡丹。

    “走了?”

    “嗯,去了,他这一趟不会很顺利吧?”白牡丹有些担心的问道。

    “赖家的任务都不是很好接,不过我打过招呼了,不会有什么危险。”接着,李药嘴巴一撇道:“谁让那个傻小子非要逞英雄呢,吃些苦头更好。”

    白牡丹小声问:“血灵丹应该能治那位姑娘吧?”

    李药冷冷的说:“你可知道这血灵丹,炼制一枚需要多大的代价。”

    白牡丹看李药脸色不悦,不敢再说话,摇了摇头。

    “炼制极品血灵丹,得有这天地阴阳之气涤荡千年的圣器,还需要施术者的灵血,换句话说,就是用施术者的命来炼药,即便如此,也只有一半的成功可能,你觉得,那个小婊子,配吃我的灵药么。”怒气和不屑从李药的脸上一闪而过,很快的,怒容又被微笑的表情所取代。

    “好好炼药吧,你若想学,就得从这些活计中慢慢自己悟。”

    “嗯,这些天跟着妹妹学了不少了。”白牡丹讨好的笑笑。

    今天就要进入炼药最后最关键的步骤,李药虽然炼制过无数丹药,可是这种极品血灵丹还一次没有炼制过。她忐忑不安的微闭双目,在心中默想了一遍炼制的步骤,皱着眉,心事重重,万一不成功,天宇哥哥就真的没救了。

    白牡丹熬好了药剂倒入药坛内备用,见李药如此不安,柔声安慰李药道:“会成功的,姑娘医术这么高,姑娘若是成功不了,那么别人也一定不成。”

    “如若成功不了,我就跟着他去了。”李药淡淡的,心灰意懒的说道。

    白牡丹没想到一向自信满满的李药会说出这么丧气的话,着急的说:“姑娘怎么能够那样想,生死有命,他这样又不是你的错。”

    白牡丹正好倒满了一坛药浆,封上了药坛,察觉到李药心中有什么极痛苦的难言之隐,心中好奇,又担心多说话询问会惹怒李药,就忍住不问。

    李药扭过头去,抹下了抑制不住、含在眼中的眼泪,掐诀念咒,用灵力加工药草,然后再给白牡丹进行第二步的熬炼。

    李药从小医术天分就是李家百年来最高的,外公和家族长老最是器重,家族的藏书阁让李药随便翻。

    一次李药去藏书阁玩,在一本气功书里发现了一本电视机说明书,而这个说明书上用钢笔胡乱的画着一些秘器和炼制图解,若是别人可能不以为意,可是李药却是激动的瞪大了眼睛,握着小册子的手都已经哆嗦了,这个图,似乎正好可以补全血灵丹残卷的不足,这,难道是‘灵血九转丹’的炼制秘法!

    这本说明书全是英文,不知道多少年了,纸张极薄极脆,仿佛一用力就会成为粉末一样。

    这本册子不知道是被谁放在这里的,除了李药,连图书馆的主人李药的外公李宗普,自己的爸爸妈妈都不知道!

    虽然李家以丹药的炼制而闻名于修真界,但是血灵丹!相传只有从黑冥山传到凡界了三颗。

    而此刻,李药居然知道血灵丹的炼制方法!

    李药长大后,虽然惊叹于血灵丹的作用极高,治病续命人体改造无所不能,但是却明确记录着需要施术者的灵血——丹成之日,很可能便是人亡之时。

    这让李药大为恼火,又开始怀疑这是不是一本胡扯的书,关于血灵丹的传说也是江湖上的传说,被人越说越神,哪个炼药师不要命了会去炼制这种丹药呢。

    李药又仔细思量,其中的一些方法却又是高明之极,心痒之下,李药借鉴血灵丹的方法,加以改造,给受伤的伤员和练功走火的家族将领试药,没想到真是效果神奇,这致使李家的丹药在修真界名声大噪,尤其是借鉴血灵丹的方法炼成的复原丹,效果奇特,可以治疗很重的内伤,有的器官已经衰死了大半,却能重新回复生命的活力。

    在李家实力大增,大赚特赚之时,李家人会炼制‘血丹’的传闻也在修真界一些掌握血丹内情的人秘密的讨论着。

    这些事也只有李家掌舵人和老一辈的李家人才忧心忡忡,下一辈的人根本就不知道李家所隐藏的这些危机。

    不过另一些事确是很明显的影响到了这些修真世家的子弟,那就是上古异兽的频繁出现和修真世家更加惨烈的资源争夺。

    导致本来关系本来很好的世家子弟,被家族明令禁止互相联系,从关系不错的同修成了陌路,更有甚者成为了不共戴天的敌人。

    李药痛苦的回忆着前尘往事,紧紧得咬着牙,没注意把名贵得药草攥出了绿色汁。

    “劫灵草是放三颗吗?”

    白牡丹突然的询问打断了李药得回忆,她慢慢回过神来,忙回答道:“是的,这种草要猛火熬炼一个小时,待全锅的汁液被熬出了翠绿色出了茶花香后要迅速倒入寒玉坛里。

    白牡丹佩服的说道:“姑娘这么大就能记住这么多繁琐得工序,都比药圣不差了。”

    李药听到药圣一词,突然心中一动,想起了自己跟董天宇在修真学院中,自己稚嫩的梦想,站在学院后面的草坪上,流着泪,对着坐在草地上身材瘦弱,眼神明亮的董天宇说道:“我一定要成为女药圣,让那些瞧不起我的垃圾都看到我的厉害!”

    往事如梦,一晃这么多年,曾经的往事都像是毒虫一般啃噬着李药的心。

    李药本能的逃避这种痛苦,另一个年轻的脸出现在自己的心中,忧郁的眼睛,平淡的冷冷的语气,有时候神经刀似的玩笑,以及他暴起时杀戮之气暴崩的眼神——周润林。

    也不知道,这个小子能不能达成赖家的要求。

    赖家,修真界‘工匠精神’的代表,赖家家谱记载从唐朝时候开始,赖桂年得隐仙传授医人之法,到今天已经有几千年得历史了,赖家不仅仅发扬了正规的医疗方法,丹药,针灸,导气等等,传致清朝同治年间,神医来赖一平际遇奇特,经历种种鬼神之事,更是经历了轰动朝野全城被屠的嵘城惨案,自此以后,赖一平潜心修道,研究记录,记录了种种怪异之事以及怪病的治法。

    传到赖秀萍这里,已经人丁稀薄,赖秀平是家里唯一的继承人,治病救人的手艺从16岁起就已经出神入化,现在年纪方才20,便已经有了隐隐超过赖老太爷之势。

    周润林坐着出租车,来到了名片上所记录的地点,还好不是很远,在相邻的一座县城,大概三个小时就到了唐镇。

    唐镇人烟稀少,树木格外的繁茂,周润林坐着公交车一下子就被车窗外,长在马路两侧格外繁茂的树木吸引了,周润林本能的感觉到这些树木有一仿佛要种喷薄而出的生命力。

    ‘这的地有这么好?这要是搞点什么大棚种植连肥料都不用了。’周润林知道刘雨桐有人可治,也就安下心来,心中不断的盘算着,等自己赚了这笔钱,搞点投资,开开心心的过日子,种点苹果葡萄什么的也不错,可以搞个绿化的生态园,让人们自己采摘,一定又热闹又开心。

    是的,即便是在憧憬的未来里,周润林的日子也没有刘雨桐,周润林知道,自己同她是两个世界里的人。

    正在周润林眯着眼睛想入非非之际,车身猛的一陡,周润林赶忙扶住座位,往车外看去,出租车已经上了一个坡度很陡的大桥,桥下面波涛汹涌,仿佛一条一去不复返的水龙一样。

    突然一阵干呕,周润林赶忙刚打开车窗,对着司机喊道:“师傅,慢点开啊,我晕车。”

    “好,早说啊,开开窗户,一会就快到了。”

    红黑色面皮、仿佛眯成一条缝的小眼睛、塌鼻子的出租车司机热情而又关心的跟周润林说道。

    “五柳庄还要走一阵子,最大的那户人家就是赖家。”

    本来周润林还想着需要打听打听,没想到司机对这地方如此熟悉,还知道赖家。

    周润林有些狐疑的问道:“你是怎么知道的?”

    “赖家大药铺嘛,这地方的人都知道,什么好药材那里都有,像什么人参,灵芝,冬虫夏草,都有好的,去年我还给我老丈人买了点人参泡酒喝,不过那个价可真够一呛……”

    周润林耐着性子听着这个司机的热情洋溢的叨叨叨,一边心理盘算着见到赖家后会是个什么情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