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30章:奔赴

    更新时间:2018-08-09 13:55:13本章字数:2076字

    瀑布撞击岩石的巨大的声响传来,都让周润林怀疑时不时自己的耳朵是不是出了什么问题,惊得周润林赶忙回过神来,然后平定了一下慌乱的心神,左右看了看,感觉一切都回到了现实得世界。

    桌子还是桌子,画还是画,不再是刚才雾气腾腾的高山瀑布,恍若身临其境一般。

    周润林突然觉察到身后有人,赶忙回头,果然一个身穿便服的少年正在笑吟吟的看着他。

    你从那边回来了?

    那边?那边是哪边?他定然是赖秀萍了,他果然年纪不大,像个懒散的学生模样,脸色白的发青,一双散发着透明般琥珀色光芒的眼睛,纯净得仿佛红尘种种都逃不过他的双眼。

    怎么这么问,难道他知道我刚才的处境?对了,这副画是他的,说不定他知道这其中的古怪。

    周润林问道:“这画?”

    少年脸上挂着笑意说道:“没想到你也是敏感的体质,只有敏感的体质才能领悟这幅画的奥妙所在,刚才你虽然感觉是一会儿,实际上已经过了半个小时了,你已经在这里足足发呆了十分钟了。”

    “啊,真的假的,这么神。”

    周润林说后就后悔了起来,觉得随便质疑别人很不礼貌,赶忙继续说道:“这可真是一格宝贝,您是赖秀萍吧,李药介绍我来的,给我同学看病。”

    “嗯,她都跟我说了。”赖秀萍眼角扫了一眼躺在床上的刘雨桐,接着温和的说道:“不过不知道她有没有跟你说过我们赖家治疗这种病可是有特殊的规矩。”

    “我知道,跟我都说了,你看我现在有急事,得回去一趟。”

    赖秀萍倒是有些吃惊,看周润林有些焦急得眼神猜出定然是临时出了什么急事,于是应

    承道:“你放心好了,我跟李药是好朋友,把她放在我这,你先处理你得事,她得安全我会

    负责。”

    “那太谢谢你了。”周润林感激的说道。

    “赖浩然,快点来。”赖秀萍对着外边喊道。

    “来啦。”是个小女孩的声音。

    “哥,你叫我的名字是不是很过瘾,你个小秀秀。”

    人随声至,一个活泼靓丽的小姑走了进来。

    赖秀萍有些尴尬,使了一个脸色,让妹妹别在有外人的时候这样闹。

    “你把这位姐姐接到病房,用灵药控制住毒血的变异。”

    “哦,知道啦。”说着对着周润林眨了眨眼睛,抱着刘雨桐出了去。

    周润林被她笑得很是莫名其妙,心中暗想,赖家果然个个不同凡响,就是这个小姑娘估

    计也不是等闲之辈,要不然抱起刘雨桐怎么会显得这么轻松,并且步伐轻灵,并未受到影响。

    周润林心中有事,不愿多耽搁,见一切妥当,赶忙跟赖秀萍告辞。

    一出了赖家的大门,周润林立刻飞奔起来,见出租车还在,心道,还好,要是再找新车

    还得耽误时间。周润林坐上车后,对司机忙说:“师傅快开,回市区,越快越好!”

    路上司机师傅见周润林着急,立刻开动了汽车,路上有一搭无一搭的跟周润林聊上几句,然后说道:“都等了你快一个小时了,我们一般最多都是等半个小时。”

    周润林知道,这是在要求加钱,等的时间久多要点钱没什么,可是一去一回,也就半个小时多点,就被他说成了一个小时,也真够可以的,周润林没心思跟他计较,说道:“好,一会到了给你多加钱,快点开。”

    司机已经把车开得风驰电掣一般,周润林还是觉得慢,心中暗自盼望,希望李药没事,希望李药没事。

    李药一边用灵力加工药草一边跟白牡丹聊天,再有一搭无一搭的提点一下白牡丹基础的

    药理知识。李药觉得白牡丹对自己忠心耿耿,现在正事用人之际,多一个炼药的下手也不错,

    所以对白牡丹也是比较看重。

    白牡丹可是黑冥山曾经的使者,聪慧过人,虽然现在元素之力被毁,但是本身的灵力还

    在,学起来一日千里自不必说。

    “还有药要加工吗?”白牡丹问李药。连续聚精会神的熬炼,另汗水已经湿透了衣衫。

    “没了,这是最后一味。”

    李药有些紧张的抿了抿嘴唇,继续说道:“一会儿就要祭圣器,炼血丹。”

    白牡丹心中也是一颤,多日精疲力尽的准备,马上就要开始最关键的炼制,成功失败

    在此一举,心中盼望可一切顺林,如果不成,李药也别出什么意外才好。

    李药深吸一口气,另激动的心脏尽量平复,调动体内的元素之力,双手接着炼药手印,

    翠绿色的光芒大盛,光芒之中已注入李药生平最精纯的元素之力,被加工好的药浆和药粉被

    李药的元素之力激发而散发着七色夺目光彩的圣器吸入器内,类似三脚小鼎的圣器此时完全

    虚化了外形,似隐似现,光芒也随着圣骑的隐现时而柔和时而强烈。

    全心贯注炼药的李药和身旁的白牡丹完全没有注意到,在这个房间的隐秘的角落正有五

    个高手,正在阴森森的观察着李药。

    大约过了二十分钟,李药全身已经被绿芒覆盖,口中吟唱着意味悠远的法词,法词散发着金光一个一个印在半空中的圣器上,待到李药最后一字念完,圣器仿佛吃饱了一般,在空中摇晃了几下,然后发出一声清脆的爆响,六颗火红色的丹药飞弹而出。

    李药大喜,不管口中淌出的鲜血,伸手去抓半空中的丹药。

    就在这一瞬间,五个蒙面黑影从墙壁中闪现出身,其中一位对着李药的胸口飞身一拳,带着一道拳风打来,一人飞身夺药,一人去点穴制服白牡丹,一人去里屋去捉小宝。

    小宝正在里屋兴致勃勃的玩游戏,突然见一黑衣人攻向自己,知道危险来临,顺手拿起

    桌子上的茶杯,用上火金之力,一道黑光打去,那人去势不减只是微微闪身,茶杯就打空,

    瓷质的茶杯整个打入了墙内。

    小宝害怕得滚下椅子,大喊:“妈妈,快来!”

    白牡丹被封到了穴位,被黑衣人冰冷得手掐着脖子,仿佛是说,倘若乱动,便立刻要了你的小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