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31章:禁术

    更新时间:2018-08-09 13:55:13本章字数:2098字

    若是平时这五个人的实力不够李药眯着眼睛看的,只是在李药炼制血灵丹的重要当口,元素之力消耗殆尽,灵力受损之际,又被黑衣人猛击一掌,打的李药口喷鲜血,眼看自己费劲千辛万苦,冒着生命的危险炼成的灵药就要落入别人之手,李药凭借着最后的力气,闪身,伸手抓住一颗药丸。

    黑衣人的巨力打在李药侧身闪躲的身子上,巨力传来,宛若波涛的江河,一浪高过一浪,李药被击飞在了半空。接着李药一个后空翻,落在了地上。

    李药的头发散乱,口中流出的鲜血染满了前襟,眼中闪烁着淡绿色的精光,恶狠狠,阴恻恻的说道:“你们是来找死!”

    站在中间没动的黑衣人冷笑道:“事到如今,你还不领罪,你杀了我们二当家郑十海,就是现在杀了你,一命抵一命,也是便宜了你。”

    李药侧着身子,手中亮出了一把明晃晃的匕首,吐了一口血沫子。

    “就凭你们,今天我让你们谁也走不了。”

    为首的黑衣人本来已经十拿九稳,李药会束手待毙,没想到此刻李药却散发出了强大的气势,心中也没了底,此刻见到老五小诸葛吴猴子已经把那个小孩捉住,捂着嘴,捆绑了起来压低声音说道:“你先把这个药引子送到总堂。”

    那人迟疑了一下,拎着小宝走了出去,闪身消失了。

    黑衣人冷笑着:“我倒要看看你还能耍什么花招。”

    李药脸色发青,匕首上也散发着淡青色的寒光。口中念道:“以我生命,化为灵树,古术之本,与我感应,通灵!”

    李药的身体上迅速的长出了枝叶,一张机灵妖媚的脸蛋,也宛如树皮一样,长出出了翠绿色树皮一样的皮肤。

    四个黑衣人大惊失色,都被这突发的一幕惊呆了。

    李药的声音仿佛出自远古的太虚:“古法,吞噬!”

    李药的嘴巴张开,一个黑色的空间洞穴形成,黑色的洞穴以李药的嘴巴为中心,像个大喇叭一样延伸至前方。四个黑衣人的意识逐渐模糊起来,他们甚至听到了女人的呢喃和吟唱,一股强大的吸力吸来,身体和思想混混沌沌,不由自主的被吸纳了进去。

    李药吸收三个人,只有叶材叶老大被吸入了半空中,勉强着睁开了眼睛,心道,我不能也这么完了,我还有好多事还没做!

    他有些眩晕和恶心,感觉到身体被悬浮到了半空中,一条腿已经被吸入了李药的嘴中,他心中发狠,抽出短刀,一咬牙,砍断了一条腿,大动脉里的血一下就喷了出来。

    插着的门一脚被周润林踹开,正看到黑衣人挥刀断腿,黑洞的吸入之势稍减,接着另一股巨力传来,将叶老大整个身子吸了进去。

    周润林被眼前的一幕惊得几乎忘记了呼吸,愣愣得看着。

    李药抬眼,看见周润林来了,用早已面目全非的长满树皮的脸似有似无的笑了一下,然后颓然倒地。

    树枝慢慢枯萎消失,李药的衣服上都是被树枝撑破的洞口,周润林这才认出了李药,赶忙跑上前来,把李药抱到了床上,掐她的人中,可是没有用,李药脸色青白,人事不省。

    买了一大袋子菜的陈姐刚刚进来,看到李药如此,吓得一哆嗦,袋子一松,掉落地上,刚买来的西红柿,茄子,菜花,辣椒滚落了一地。

    “她,她使用了禁术不成?”

    说完一脸忧疑的看着周润林,一把按李药手腕上的脉搏。

    “你刚才没看到什么吗?”

    周润林会想起刚才的一幕,吞吞吐吐的说道:“我看到,有个人被李药的嘴巴吸了进去。”

    陈姐并没有吃惊,意料之内的点了点头。

    接着陈姐双手结印,黄光闪现,口中呕吐出一枚银色宛如大珍珠一般的东西,这颗大珍珠散发着淡淡的金光。

    陈姐撬开李药的嘴巴喂了进去。

    让周润林倒了一碗清水喂李药喝几口,自己则在一旁虚弱的喘气。

    周润林赶忙依言而做,他猜这可能是陈姐的什么灵丹妙药,可是藏哪里不好,藏嘴巴里也有点太不卫生了吧。

    大约五分钟,李药果然醒了过来。

    她不敢置信的发现自己居然醒了过来。用内观术一查,才知道发生了什么,这是陈姐的内丹。

    用一双洁白修长而冰冷的手指抚摸着陈姐的后背。

    “陈姐,你为我何必如此,那可是你多半生的修为啊。”

    陈姐的脸色苍白,眼神决绝中又是无限的温情:“我只要你活着,别的我也不顾及了。”说着两行热泪流了下来。

    她仿佛察觉到了自己的失态,赶忙抹去眼泪:“陈姐让你见笑了。”

    “陈姐,等我成功了,我不会让你为我白受苦。”

    陈姐惨然一笑,心道,你知道我要的不是这个。

    只是陈姐什么也没说。

    李药摇晃着咬着牙站了起来,紧握的拳头松开,那粒紧紧握在手里,包含了李药全部希望,让董天宇活过来的血灵丹出现在众人眼前。

    看似普通的血灵丹内含着生命的精华。

    李药摇摇晃晃的走到董天宇的床前,把血灵丹用用灵力悬在半空中,一时红光大盛,红光照耀着董天宇的额头和丹田,血灵丹一分为二,轻灵者入额头,重浊者入丹田。

    周润林此刻才注意到墙角还有一个人,蜷缩着一动不动,正是白牡丹,白姐。白姐脸色惨白,一双大眼睛不住的流着眼泪。

    周润林连解了几次穴道都没有解开。若是平时早就让李药帮忙了,只是李药和刚刚显露实力的陈姐都重伤在身,自己却不好意思麻烦她们。

    “好几个穴位都不会,看来只能按摩解穴了,你要同意就对我眨眨眼。”

    白牡丹对着周润林眨了眨眼。

    周润林有些不好意思,但是却没有办法,尽量不看白洁,将真气运到手上,梳理陈姐前胸和后背的气血使之循环开来。

    好一会,白姐的穴道才被冲开。

    “小宝,小宝被他们着走啦!”白姐急的哭出了声来。

    周润林被这突如其来的一声吓了一跳,往四下看去,家具摆设凌乱的客厅和卧室果然没有小宝的踪影。

    “小宝被谁捉走了,白姐,你先别着急,慢慢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