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37章: 诡异的猫头鹰

    更新时间:2018-08-09 13:55:13本章字数:2015字

    这个客房简直装修得如同总统套房一般,周润林一秒钟瞠目结舌,然后装成淡定得模样有些局促的跟着小春卷走了进去。

    小春卷像个企业高管一样走着模特步给周润林介绍。

    这里是卧室,这里是洗手间,这里可以洗澡,会用吗?

    说着她回过头看了一眼周润林,这样是热水,这样是凉水。

    “哦,好。”周润林说。

    说完小春卷又傲娇的扭着走了。

    周润林关好门后,脱掉衣服冲了一个澡。

    温水慢慢的接触周润林的皮肤,周润林调动起丹田的元气,身外的水流顺着周润林的身体流淌,周润林所看不到的是身后一条凶猛的巨龙之蒸汽已经形成,悬浮于半空栩栩如生。周润林聚精会神的流转着自己的气血,另今天所受的损耗迅速的恢复。

    水元素同周润林体内的真气得到共鸣,迅速的修复着周润林的身体,一些轻微的皮外伤以肉眼可见的速度迅速的修复,只是身体的疲累一时还恢复不了。

    周润林突然想到一个问题。

    这里不会有什么摄像头之类的东西来偷拍吧!

    想到此处,周润林大怪自己的不小心,忙擦干身体穿好衣服,在卫生间,浴室,客厅,卧室等地四处寻找起来。

    找了一圈也没有找到,周润林这才放下心来。

    躺在柔软有弹性的大床上,终于可以好好休息了。

    好舒服啊!

    好久没这么舒服的休息过了!

    周润林连电视都不想开,感觉着柔软的床和一阵身体的困倦迷迷糊糊的睡着了。

    说睡着了还有一些清醒,就在似睡非睡之间周润林仿佛来到了一个冰天雪地的世界,这里的房屋都是由冰做成的,一阵阵冰冷的寒气袭来,另周润林都不禁打起了哆嗦,走在光滑可以映出人影的浅蓝色坚冰地面上,周润林小心翼翼的往前走去。

    ‘还好是我,要是换个人还不冻死!’

    周润林边走边调动起水元素之力的冰甲术在自己周围形成一层保护元气层。

    路越走越宅,环境越走越暗。

    我在哪里?

    周润林突然警觉的想到了这个问题。

    当周润林有了这个念头的时候,突然一阵毛骨悚然。

    刚才的蓝天不见了,自己已经走入了一片幽暗的监牢!

    上方是一片似乎无有边际的黑暗。

    周润林紧紧的攥紧了拳头,四下寻找出去的路口。

    后面已经没有了路,仿佛只能往前走。

    那就走!

    周润林咬着牙,瞪着眼睛,一步一步的往前挪去。

    “好冷啊!救救我!”

    一声仿佛孤魂野鬼般的哀嚎若有若无的传到了周润林的耳朵里。

    另一向自认为胆子很大的周润林汗毛乍起。

    “谁!”

    声音传出去很远,发出空洞洞的回声。

    周润林又小心的往前挪了几步,那个声音又传了过来。

    “救命啊,救命啊!”

    周润林听觉极其灵敏,这一次他听得分明,肯定是有人在呼救。

    周润林往前迅速得跑去,发现在一个坚冰做成的窗户里,伸出一只蓝色的枯瘦的胳膊。

    “救救我!”

    那两只胳膊迅速的变长,凶猛的抓向周润林。

    周润林迅速的跳到一边。一爪击空。

    冰墙突然变得透明。

    周润林看到无数个红色的眼睛,盯着周润林,伸着蓝色的手臂向自己抓来!

    啊!

    周润林醒来,床头灯还亮着。

    还好是个梦啊。

    周润林发现自己的汗已经湿透了床单。

    我这是怎么了。

    周润林感到纳闷,好久没做这么奇怪的梦了,周润林站起身来,活动活动,虽然做了恶梦但是体力得到了不少恢复。

    突然觉得肚子饿了。

    翻了翻抽屉,希望能找点吃的,可是什么都没有。

    估计过了饭点。

    对了,白姐和陈姐在隔壁,去问问她们。

    周润林走到102。

    按了几下门铃,没人开门。

    周润林轻轻的拍着门:“白姐,陈姐,是我,开下门!”

    还是没人开门。

    ‘不在?干嘛去了?’周润林感到纳闷。

    周润林走至电梯,来到了地面。

    还是地上舒服,周润林很是不喜欢地下室,虽说装修的豪华,可是总是觉得有些压抑。

    四下无人,周润林四处溜达,虽说肚子有点饿了,可是并不着急,周润林用辟谷之法,吞了几口气,顿时好了很多,他想四处溜达溜达。

    以前自己一个人在山上,周润林最喜欢的就是自己在山上散步,什么都可以想,什么都可以不想,可以吹吹山上带着草带着花带着泥土味的风,也可以登山远望。

    远远的可以看到万家灯火,仿佛自己与尘世的生活离的遥远,在山上,就同那些熙熙攘攘隔离开了。

    可以大声的呼喊,只有空空洞洞的回音,没人听到,没人在意,寂寞却自由。

    而在这里,空气同样清爽,在这样一个安静的静谧的夜晚,仿佛景色都同白日不同了,周润林来到一个小花园,有几处长椅,灯光隔好远的距离才有一处,从亮出到遥远的黑暗,仿佛更显得夜晚是如此的深邃。

    “那个傻小子是新来的吧。”

    “估计是吧,以前没见过。”

    “看他那个呆头呆脑的样,没几天就让人做了。”

    在身后!

    周润林猛的转身,谁在那?

    一阵风吹来,吹得周润林的衣服微动,湖水在灯光的照耀下闪着粼粼的波光。

    怎么没人?周润林压低声音吼道:“谁!”

    静悄悄的,只有风吹过树叶和花草的声音。

    难道是我听错了?

    周润林有点怀疑自己是不是出现了幻听,还是自己的耳力超常顺着风听到了很远地方的与自己无关的谈话。

    唉,原来是虚惊一场。

    周润林转过身去,准备继续往前溜达。

    就在周润林转身的刹那一只大猫头鹰从树干上仓皇飞走。

    一边走,周润林一边在想,赖家可真行,树上还能有猫头鹰。

    啊!不对!

    周润林迈到第三步,脚呆呆的定在了那里,再也无法挪开,刚才转身看到猫头鹰的那一瞥再脑海里不断的回放。

    那个猫头鹰,居然有一张人的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