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38章: 莫名其妙的厨房小楼

    更新时间:2018-08-09 13:55:13本章字数:2288字

    周润林转身往猫头鹰飞走的方向紧走几步,再也找不到猫头鹰的踪影了,天色很暗,远处是更加深沉黑色的天,借助漫射的微弱的灯光,周润林可以看到还在摇晃的柳树梢。

    ‘我得尽快找到白牡丹她们,这里太过于古怪。’周润林想到此处,于是掏出手机,找到白牡丹的号码,发微信:“你们在哪里呢?吃饭了吗?”

    白牡丹的微信叫做火焰,头像是在一片火红色花海中的少女。

    不一会儿微信就回了过来。

    “我们在餐厅,你也过来吧,怕影响你休息,没叫你。”

    周润林环顾四周,不知道餐厅在哪里,不过收到微信的回复,另周润林放下心来,知道白牡丹她们没事。

    大楼的灯很多已经暗了,透过窗户只可以看到亮着零星的几处,应该不在里面吧?

    正在周润林要白牡丹在微信中回问,‘餐厅在哪里啊?’的时候,忽然听到远处传来了隐隐的争吵声,周润林心中好奇,轻身往前走去,躲在大柳树后面往前看。

    一位戴着大白厨师帽,挺着大肚子的厨师长正在训斥一个打杂模样的瘦子。看样子他们都已经中年,四十多岁的模样,不同的是厨师长吃得肥头大耳,大肚子撅着威风凌凌。而那位厨房打杂模样的员工,却面黄肌瘦,脑袋呈一个铜色的圆柱形状,只见他受了什么委屈似的大声吵嚷,他说的话带着很重的口音,不知道在说些什么。

    周润林静心倾听。

    “我没偷东西,你有啥证据说我,你同着那么多人点我的名,我以后还咋混。”

    “不是你是谁,我没弄你回家就不错了,你咋这么不老实,当时就你跟老裴和小雯儿,他们两个都能证明是你弄的,我把这事压下,你咋还唧唧歪歪的!”

    “那你也不能冤枉我,我老婆咋看我,我儿子咋看我,你要是贼,你儿子咋出门。”

    “那你说是谁偷的,也不能是老裴!”

    “咋不能是他,就因为我是村里来的,没关系么。”

    “你再给我胡说八道,信不信我把开除!你小子找打是不是!”说着大胖子厨师长推了打杂的工人一下,指着打杂的工人威胁道:“别给我废话,就是你,知道没有!以后别给我吵吵!”

    那个干瘦的工人一下子火了。

    “老子不干了,跟你拼了,我看你跟他们一样,也是贼!”

    说着干瘦的工人跳起来,掐住了厨师长的脖子,厨师长又惊又怒,回手去掐对面工人的脖子,他没想到一向说话不清不楚、看起来很好欺负的外地工这么不好对付,惊慌和愤怒之下用力扑去,由于用力过大,再加上那位工人用胳膊一带,厨师长肥胖的身躯像半面墙一样压向了工人。工人躲闪不及,被压到了大腿,两个人先后倒地扭打到了一起。

    周润林本不爱管闲事,尤其还是在别人的家里,自己有求于人,虽然李药说赖家欠她人情,跟她关系不错,但是别人家里的事管多了总是别扭。

    何况这种事各说各的理,自己也不是法官,难以管的明白,不过这要是打出了伤可不好,都是上有老下有小的。

    周润林突然想到了一个主意。

    ‘刚才我被吓得够呛,这回我要吓回来。’

    想到此处,周润林坏坏的笑了。

    周润林集中精神,提高元气浓度,冰甲!化形!

    在周润林身边出现一团极冷的空气泛着淡淡的朦胧的白光的空间,朦胧的白光渐渐隐去,出现一个乳白色有些微蓝的比周润林高一头的骷髅。

    周润林满意的看了看自己的杰作。

    寒冰骷髅微微动了动颚骨,然后一步一步往在地上缠斗的两个人走去。

    骷髅发出沙沙的走路声。

    周润林在旁边配音道:“我要吃了你,我要吃!”

    二人抬头一看。

    在树叶隐动之中,一只骷髅一步一步走进自己,蓝色的眼睛冒着光芒仿佛跳跃的鬼火。

    “啊,有鬼啊!救命!”

    厨师长再也没心思对那个瘦子工人大发淫威,从瘦子工人身上,连滚带爬的往前跑去,瘦子工人回头一看,瞪大了眼睛,呆了两秒后,突然转身:“妈呀!”一瘸一拐的跑远了。

    周润林觉得好笑,收了骷髅,另骷髅又消隐在一阵冷雾之中。

    周润林本想继续给白牡丹发短信,忽又想到,这个两个厨师来这里理论,这会儿回了厨房也不一定,何不跟着去看看。

    想到此处,周润林跟着两个人连滚带爬的痕迹绕过几丛大柳树,看到一个隐藏在郁郁葱葱树林中的二层小楼。

    里面传来了阵阵菜香。

    周润林看四下无人,一个人穿过草坪和花园,走上台阶。

    夜很静,走路的时候,都可以清楚的听到脚与台阶接触所发出的声响。

    周润林的心脏没来由的一阵狂跳,怎么回事,我怎么这么紧张。周润林定了定心神,有些慌乱的往四周看了看。

    然后跳上了台阶,小心戒备的走进了这间小楼。

    一条走廊两旁有好多房间。

    一楼的所有房间都用蓝底白字的贴牌写着一个A。

    里面偶尔走过忙忙碌碌的几个人,有间开着的厨房,周润林顺着半开的门看去,有的在择菜,有的在做饭,他们同时也看到周润林来,并没有什么大的意外,依旧做着手里的活计。

    这让周润林的心安定了好多,看来这只是很普通的一层楼房啊,这赖家真是有钱,做饭的地方都用一个单独的楼。

    周润林往前溜达,一边想,这下好了,跟着他们送菜的服务员,就准保能找到餐厅。一边走一边左右观看,几间红底白字的牌子吸引了周润林的注意。

    这上面的字幕怎么是B?

    带着好奇,周润林推了推房间的门。

    门是铁的,触手带着冰凉。

    一间,又是一间,都锁着?

    带着不解的心情,周润林抬头看了看楼梯。

    楼梯有些旧了,看来已经有些年头了,每层台阶上还有一根类似钢筋类的东西,这种楼梯只有在我小时候才有见到啊,这个楼难道这么多年头了?

    周润林一个台阶,一个台阶的往上走。

    走完楼梯的转角,周润林走上二楼,推开了进入第二层的楼道门。

    里面这么暗!这是干什么的地方?

    都下班了吧,所以才没开灯,只有几个星火灰暗的壁灯亮着。

    周润林这么想着,也就觉得合乎情理,小心的推门迈步,走到第一壁灯附近,这个壁灯附近的一个铁门上面的牌子是B207。

    果然,还是锁着。

    周润林有些泄气,同时又纳闷。

    这个门怎么这么阴凉?

    这种不是普通的凉,而是阴气极重的那种瘆人的凉。

    突然周润林被吓得汗毛乍起。

    ‘啊~~~!什么东西!好凉!’

    一双比铁门更冰凉的手从后面抓住了周润林的胳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