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39章:失窃的谜团

    更新时间:2018-08-09 13:55:13本章字数:2226字

    周润林用力挣脱,跳到远处。

    伴随着‘撕拉’一声,衣服被扯出一个大口子。

    定睛观看,一位低矮干瘦的老婆婆,阴森森的在昏暗的灯火中盯着自己。

    “你是谁?”周润林又惊又怒,大声喊道。

    那位老婆婆也不说话,身形一转消失在黑暗当中。

    耳边一阵恶风不善。

    周润林看也不看,侧身一转躲了过去。接着老妖婆上步抡起怪爪带着电光火石的微光攻向周润林。

    ‘这个老太婆出手真猛!这是干嘛的啊!唉,问不清楚,又不好下重手,三十六计还是走位上吧。’想到此处,周润林吸气飞身,直奔楼梯出口,边跑边说:“你们干嘛啊,我可是你们赖家的客人啊!你们就这么个待客之道吗?”

    因为力道太猛一脚踩空,周润林借着力道一个跟头翻下楼梯。

    周润林将错就错,接着几个飞纵,跑了出去,然后隐藏在树林中,看那个怪婆子有没有追上来,等了一会见没人追来才稍微放心。

    赖家这里是什么鬼地方!周润林一边抱怨,一边掏出手机,边看手机边往前溜达。看到自己以前下载的手机传奇,这里微风习习,空气清新,坐在这里打会儿游戏,想必那是极美的。有了这个想法,周润林看四下无人,便找个隐蔽平整的石头坐在上面,玩起了传奇。

    正在周润林玩的高兴之时,微信上提示音响起。

    “你怎么还不来,你到一楼,我在那等你。”

    白姐可真细心。周润林心里高兴。跑了几步绕过了几株大柳树,心情缓和下来,才放慢脚步,走至大楼,见白牡丹正在张望。周润林紧走几步:“白姐。”白牡丹一笑:“饿了没?跟我去餐厅吧。”

    “你们都吃了吧。”

    “没,也是才吃饭。”

    走至三楼,周润林跟着白牡丹走到餐厅。

    这个餐厅装修豪华,跟有些旧的走廊有些格格不入,仿佛是一种一步迈入高档餐厅的感觉。

    这个时间还在吃饭的人已经很少了,周润林一眼便见到了陈姐,陈姐正在跟一个年近四十的妇人说话。

    那位妇人穿着朴素却颇有几分姿色,正在哭哭啼啼。

    一双哭红的水汪汪的大眼睛,哭出来的在眼角不太明显的皱纹,都显得楚楚可怜,只听她正在跟陈姐哭诉:“他们都冤枉我男人偷了东西,还罚我们的工资,还这么欺负人啊。”

    周润林这时已经坐下,饿极了的周润林狼吞虎咽的吃起了白米饭和炒菜。一口下去,食欲更甚,边大口吃菜边在心中赞叹,这个辣椒真是不错,很开胃!

    只听那个妇人又说:“冤枉我们也就罢了,厨师长还把我的男人抓了,说我男人引了外鬼,招来了骷髅,这么对我们,我们可没活路了!赖家公子又不在,这么冤枉我我就死在他面前!”

    在一旁大口吃饭的周润林,差点吃呛了,咳嗽了好几声,看来躲是躲不过去了,自己的恶作剧还成了别人的罪名。

    陈姐抓着那位妇人的手,皱着眉,气得呼呼直喘。白牡丹关切得看着她。

    陈姐啪的一声拍了一下桌子:“太气人了!走,姐姐给你出气去!”

    “咱们还是跟李药说一声吧。”周润林皱着眉说道。

    “她们出去了,后天才能回来,这事咱们也管得。”陈姐语调颇高的说道。

    “不太好吧,咱们初来这里也不熟。”

    “放心好了,我在赖家说话还管点用,这种事还是管得的。”陈姐突然显露出了极强的霸气另周润林吃了一惊。

    周润林看陈姐这么有自信,也愿意跟着处理一下这个事,虽然觉得自己管不好这些乱七八糟得事,但是这件事已经跟自己有了关系,有陈姐和白牡丹两个人一起,她们自然比自己经验老道。

    “你说了半天,她们到底冤枉你们偷了什么。”

    陈姐一愣,也是问道:“是啊,到底冤枉你们偷得是啥啊,钱吗?”

    那个妇人迟疑了一下。

    “本来我是不能说,但是事到如今,唉,他们冤枉我男人偷肉。”

    “唉,这有什么保密的,不就是肉么,你们这里的肉特别好吃?”周润林不解的问道。

    “别的我也不清楚,不过这肉不是普通的肉,好像也不是给人吃的,这种肉极硬,还有股子骚味。”

    “不给人吃,那给谁?”周润林纳闷的问。

    “我们都是签了保密协议,交了保密保证金的,互相之间也不能打听,我只知道,这些肉是从二楼运下来,烘烤加工后再送回二楼,给谁吃我可不知道了。”

    “你们每天要处理多少啊?”

    “每天多的时候有一吨吧。少的时候也有两三千斤。”

    “这么多!那他们为啥把肉先从楼下运到二楼再运下来呢,直接送给你们处理,不是更省事吗?”周润林不解的问。

    “最怪的是,他们不是从一楼运上去的,我从这里这么久,从来也没见过他们把肉运上去过,仿佛二楼就能凭空长出肉来的。”

    “啊!”吃惊的不仅仅是周润林,白牡丹也是面露惊诧之色

    陈姐道:“我看他们并不关心那些丢失的肉,而是怕你们走漏了消息,如果查不明白,就不仅仅是抓你男人了,恐怕你也……”

    “他们还要杀人灭口?”周润林问道。

    陈姐点了点头。

    那位妇人停下了哭哭啼啼,被吓得面色惨白,说不出话来。

    “不过你放心,今天你遇见我了,如果真不是你们偷的,这事肯定还有别的家贼,我肯定给你一个公道。”

    那妇人听陈姐说的语气坚定,心神才定了下来。对陈姐三人一阵千恩万谢。

    周润林道:“你们怎么不吃啊?这么多好菜!”

    白牡丹笑道:“就你心大,你看人家都伤心成这样,你们男人的心都是铁做的吗?”

    “我是真饿了啊,关心就不能吃饭啊,这事只要可以管,也不难,把那个厨师长抓住问问不就行了?咱们还怕他不说实话?”

    “你有啥好办法让他说实话。”

    “嘿,他们胆小,不说实话,就吓唬。你知道有啥隐蔽的房间吗?”

    “啥隐蔽的房间?”那位妇人不解的问。

    “就是知道的人少,别人进不来的。”

    那位妇人想了一下道:“我们宿舍有地下室,我管钥匙,平时没什么人来。”

    周润林一听有地方,说道:“既然咱们想管,就直接把那个厨师长捉来怎么样。”

    周润林边说边看向陈姐。

    在别人家,家里主人不在,捉拿别人家的家丁,这能行吗?

    陈姐丝毫没有觉出不妥,反而很是赞同,点头应道:“好!咱们这就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