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40章:陷阱

    更新时间:2018-08-09 13:55:13本章字数:2074字

    陈姐站起身来,领着那位妇人的手往餐厅外面走去,周润林跟着众人,心道:“这下热闹了,难道陈姐有什么来头?”

    只见陈姐秀眉微簇,脸色红晕,不知是刚才喝的红酒发作了还是因为同为女人遭遇不公待遇的气愤,走起路来都带着一股威严。

    以前周润林只一位陈姐只是一个普通的管家,没想到这个女人还这么不简单,不知道是社会水太深,还是自己太单纯。

    走至那间厨房小楼,周润林心情一紧,这是又要到这里啊,别遇到那个老妖婆就好,周润林偷眼看了看陈姐,一副大姐大的姿态稍微放下心来,说不定她们多少年的关系了,里面的人都认识,或者这个事对她来说就事小事一桩。

    “是他么?”陈姐指着躺在椅子上喝着茶的厨师长,他肥胖的身体陷在摇椅中,一位身穿红袄的小媳妇正在给他锤肩膀。

    陈姐把一个绳子往地上一扔:“你自己把自己绑上。”

    厨师长撇着嘴,抬眼打量了一眼陈姐众人,不屑的说道:“你们神经了吗?你们知道这是什么地方吗?”

    “什么地方,你来了几年了?你不认识你陈奶奶?”

    “陈奶奶?那个救了赖昌明的陈奶奶?”这个厨师长有些不敢相信的看着陈姐。

    陈姐嘴角一撇,双指晃动,黄色的绳子飞旋在空中。

    “捆仙索?”

    厨师长吓得把满杯得茶水洒在衣服上,慌忙站起。

    “陈奶奶,你这是干啥?”

    捆仙索缠住了厨师长,厨师长被捆仙索捆着悬浮到空中,然后大头朝下的旋转了起来。

    “啊,陈奶奶,饶命啊。”

    “你小子还有点见识,知道就老实交待,你别求我啊,你做了什么事你不知道吗?”

    “哎呦,我受不了啦,啊,饶了我吧,大娟,你个浪蹄子,啊,你说句话啊。”

    “你为啥冤枉我丈夫。”

    “我没有啊,你们偷东西我不追究了还不行吗?”

    “你还敢胡说。”

    陈姐笑道:“不着急,反正咱们有的是时间,他若愿意就让他一直悬着吧,咱们走。”

    话音未落,捆仙索加入了上下的节奏,厨师长的大脑袋一边旋转,一边撞着地面。

    “啊,陈奶奶,饶命啊,要死了,我说,我说,您老别走啊。”

    陈姐听厨师长愿意说了,微微一乐,停下了作势要走的脚步,转身坐在椅子上,把厨师长放了下来。

    “陈奶奶,我要说了您可以保我不死么。”

    “可以,说吧。”

    厨师长见陈姐回答的这么干脆,愣了一下。

    “陈奶奶啊,你可是我亲奶奶,是老裴跟小雯儿一起偷的,啊,他们有背景我不敢管,怕查出来,只好找她老公顶账了。”

    “他们偷肉干什么。”

    “他们……他们。”

    “你若不老实,可别怪我不保你。”

    “他们养了一个妖兽,准备卖个大价钱。”

    “你也有份吧。”

    厨师长迟疑了一下道:“有。”

    “你若是带我们去抓了老裴和小雯儿找到那个妖兽,我算你戴罪立功怎么样。”然后喝了口茶:“我可不是没你就捉不得他们,而是给你个表现得机会,好给你说话。”

    “我晓得,我晓得,谢谢陈奶奶。”

    “起来吧,你带我们去。”

    早已经头破血流得厨师长哪里还有半点威风得气派,跪在地上,昏头转向,起来时又是一阵天晕地转,忍不住跑到外边不住的呕吐。

    被叫做大娟的妇人道:“陈姐,我的老公不知道被他关在哪里了。”

    旁边的管事立刻会意,交出了关押大娟老公的钥匙。

    陈姐满意的说道:“你跟着他去把你老公接出来吧,我们去捉人。”

    说完陈姐带着大家走出了小楼,厨师长在前面领路。

    一边走,一瘸一拐的厨师长一边讨好的对陈姐说:“他们这个时间应该在喂妖兽,现在妖兽还小,食量不大,还处在驯化阶段,如果驯化的程度高,那可就发财了。”

    跟着厨师长在柳树林中七拐八拐,仿佛进入了一个时空法阵,而这种法阵类似一种障眼法,大家走入了一片丘陵连绵的荒地,一座土楼在丘陵上矗立着。

    “前面就到了。”

    周润林突然警觉起来,在赖家的柳树林怎么就转了转就来到了满是荒沙的丘陵,而这座土楼在沙丘上建造的歪七扭八,看着就是别扭,莫不是有什么古怪?

    周润林有偷眼观察那个一瘸一拐,满脸是血的厨师长,虽然对陈姐满是讨好,看起来极其敬畏陈姐,可是似乎并不慌乱,言谈举止中仿佛还透露出了一丝得意。

    ‘若是他耍什么花招,看我一拳不给他轰成渣。’

    几只灵敏的仿佛小袋鼠的动物探头探脑的看着几个人,周润林心中有些烦躁,用杀气腾腾的眼神看了一眼它们。

    它们仿佛通人性一般,一惊,然后吓得隐没在黄沙之下。

    “这些小袋鼠似得东西是什么?”

    “具体叫什么我也不知道啊,是在这里得一些小怪物,反应快着呢,根本就着不住。”厨师长点头哈腰的说道。

    “真的?”周润林有些不相信。

    “是不知道,还是不想说。”

    “不敢,不敢,真不知道,这么个鬼地方,只有他俩才呆得住,我也只是来过几回。”

    说话间,几人来到土楼之下。

    土楼在沙丘之上,看起来不远,但是几人走了起码有一个小时。厨师长掏出一个黄色的符咒,贴在大门上,说道:“等我念完开门咒,门就开了。”

    陈姐对他的表现很满意:“不错,等捉拿成功,我给你记一功。”

    “谢谢陈奶奶。”

    随着厨师长口中念念有词,黄色的符咒迅速的燃烧起来,那一团黄色的火光渐渐的转为红色,又转为蓝色,整个城堡中发出一阵机械的轰鸣声,仿佛大地都在震颤。

    “不是吧,开个门这么大动静。”周润林心中紧张莫名。

    突然周润林脚底一空,突然迅速的坠落。

    “啊!”在惊慌的跌落的刹那,周润林看到厨师长满是血污的,狞笑的脸,他被蓝色的火焰包围住全身,一声发泄着愤懑的声音从他的嘴中发出:“让你们全都死无葬身之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