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42章: 羯族

    更新时间:2018-08-09 13:55:13本章字数:2119字

    走上电梯,白牡丹坐在地上让陈姐靠着自己,周润林掐住陈姐的人中,陈姐脸色越发青黑,紧咬着牙依旧人事不省。

    “怎么办啊?有办法吗?”周润林急切的问白牡丹。

    “不行啊,李药在就好了,现在毒血好像损害心脉了。”

    “快,要是找到解毒的血清也行。”

    “这种地方能有吗?”白牡丹皱着眉问周润林。

    “咱们赶紧回去,这没有就回去,赖家那种地方,解个毒还不容易。”

    电梯停了下来,周润林退到远端一侧,警惕的看着电梯的门打开。

    室内的走廊出现。

    还好没事,周润林抱起陈姐,往前走去,白牡丹累的够呛也就没有再争。

    周润林轻手轻脚的往前走,白牡丹跟在一侧。

    拐弯处传来了忽高忽低的嘈杂的说话声。

    周润林打量四周,就是普通的楼房,再从窗户往外看去,是茫茫的黄沙,刚才的小楼却不见了。

    果然,这个地道通向这座小楼,自己就在那个小楼内。

    周润林让白牡丹抱着陈姐隐蔽起来,自己迅捷而又悄无声息的往前跑去。

    门半开着,里面的人正在喝酒。

    周润林偷眼观察,里面喝酒的有五人,三男两女,别的人不认识,那个厨师长周润林可认识,见到他那个得意的样子,周润林真是气的牙痒痒。

    “大哥,你真是好计谋,把那帮傻叉骗到这里喂蝎子。”其中一个黑胖子恭维道。

    “嘿,那是,那个贱货,叫她几句好听的就晕了,看我不抽死她。”

    一位打扮妖娆的女人的说道:“想抽你也抽不着了,都被蝎子吃了,呵呵呵呵。”

    ‘一会让你们好看!别人死了你们就这么开心。’

    周润林边想边退了回来,又往楼上查看了一番。

    这个楼就他们五个人!

    哈!老小子们,看我不收拾你们!

    周润林从楼梯上几纵来到刚才的一楼,然后跑至五个老小子喝酒的房间,一脚把门踹开。

    几个人正喝到了兴头上,胡吹乱侃,看到周润林攥着拳头,眉毛微立,杀气腾腾的样子,顿时停了下来,惊诧的看着周润林。

    “你谁啊?”那个黑胖子吼道。

    “他,他是那个,陈,陈芙蓉一起的。”厨师长结结巴巴惊惧的说道。

    “怕啥,没出息,给我打。”坐在正中,浓眉大眼,脸色发灰的一位中年人呵斥道。

    “是,老板。”黑胖子二话不说,抄起椅子就向周润林打来。

    周润林沉着脸,半空中一个旋转踢,一脚踢中黑胖子的前胸。黑胖子像一个皮球一样飞了出去,而他飞出去的方向正是那个打扮妖娆的女人,他们两个一齐被这股巨力带着冲向了墙面。

    ‘不错,还有溅射伤害。’

    接着,周润林转头,看向那个厨师长。

    周润林的眼神很冷,冷得厨师长浑身不住的发抖。

    “你站起来。”

    “去,跟他打,要不把你喂蝎子。”

    胖厨师长拿起桌上的一个啤酒品,大声喊着向周润林打来。

    就快到周润林跟前,周润林发出了骇人的气势,吓得厨师长手里的啤酒瓶从手中滑落,呆呆的定在了那里。

    周润林接住从空中滑过的啤酒瓶。一下打在厨师长的脑袋上,在厨师长跌落之际,一膝盖磕在他的肚子。厨师长好不挣扎的瘫软在了地上。

    周润林脚上用力,一纵之间,跳到了那位老板的跟前,半截啤酒瓶抵住他的咽喉。

    “别动,交出蝎子的解药,要不然,我杀了你。”

    周润林阴沉着脸,冷冷的看着那个中年男人,啤酒瓶子的玻璃尖刃已经把那位中年男人的脖子刺出了血。

    一位清亮的女人的声音从背后响起。

    “你没听说过,男人喜欢把宝贵的财产交给女人保管么?”

    她拿着一瓶液体,摇晃在左手上。

    “那是血清,我给你,饶了我们。”

    那位老板的声音有些沙哑,却并未显得慌乱。

    “你确定,那可以解毒?”

    “可以,可以。”那位老板连忙保证。

    时间不等人,陈姐等不了啊,一旦毒化心脉,李药也救不了了。

    “好。”

    周润林放下那个老板,转身向那个看起来年纪不大,皮肤白皙的短发女人。

    周润林走到她的面前,伸手道:“给我吧。”

    “保证,血清在我手里,我可以给你,你可以过来拿啊。”

    “你。”周润林一皱眉。

    刚想从她的手里夺过血清。脚下一颤。

    周润林立刻翻身后纵。

    “小子,反应还挺快。”那女人轻佻的对着周润林笑道。

    地板上跳出一人。

    “她是你的食物,吃了他。”

    “妈妈,今天是活的,我喜欢。”

    一位眼睛极大,一排尖锐的小牙的小孩对着周润林冷笑。

    他的皮肤发紫,舌头就像蛇的一样,一边说话一边吐着舌头。

    周润林从来没见过这种怪物。

    “你是不是人!”

    还好自己刚才有所防备,要不就被他偷袭了。

    “呵,你就要死了,知道不知道又有什么区别。”

    “不敢说就算了。”

    “对一个死人有什么不敢说的,他是进化后的羯族,很凶残的哦。”

    “羯族,不是都灭亡了吗?”

    “呵呵,没想到你还有点见识,灭亡了就不能再复活吗?”

    那个女人转而对那个怪物道:“儿子,给我撕碎了他,活人可是很美味的哦。”

    羯族,曾经在五胡乱华时代,最残暴的民族,据说已经灭绝了啊,怎么还进化了?

    周润林注视着那个羯族怪物。

    消失了?

    突然几股凌厉的破空之声打来。

    周润林退步,飞纵,跳到远处。

    啊。

    受伤了。

    肋部,前胸,脸上都被划出了血。

    “不仅仅反应快,速度还很快嘛,继续好好表现哦。”那个女人得意笑道。

    “妈妈,他的血好甜哦。”

    羯族的小怪物舔着自己的指甲,指甲上流着周润林的血,它的舌头像蛇一样,迅速的舔着上面的血。

    “儿子,快去杀了他,把他吃了,哈哈哈。”说着,她把血清用指甲一下捏破,血清流到她修长的手指上,流到了自己的胳膊上。

    “用这个润肤还不错呢,呵呵呵。”

    周润林喘着气,用手蹭了一下脸上流下的鲜血。

    “你们这样,就别怪我了。”

    周润林的身体微微的颤抖,体内的能量急速的聚集运转。

    “陈姐,要是死了,你们一个,也,活不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