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7章越想留住留不住

    更新时间:2018-08-09 13:50:55本章字数:2472字

    月亮高高的悬在深蓝色的天空中,向大地洒向银色光芒。折腾了一天,云朵早已身心疲倦,简单的洗簌过后便早早上床休息了。

    心神疲倦,睡意来的也快。快要迷糊着时,咯吱一声卧房的门被推开门时发出的声音将她扰醒。

    抬起朦胧的睡眼朝着门口望去只见姐姐抱着枕头和被子走了进来。

    “这么早就能睡着?”姐姐就像一个怨妇喃喃的埋怨道。

    “如果不是舟车劳顿,一般这个时候我也没睡。”

    “这半年来,我可是没睡过一个安稳觉。唉,嫁给这样一个男人,只能夜夜失眠。有时候我真怕他一怒之下杀了我,如果真的是这样,即便他最后会被判刑,可我的生命呢?我来人世间一遭,不是为了被别人杀,”姐姐突然响起的危言耸听的台词赶走了云朵全部的睡意,她坐起身来定眼望着正要上床的姐姐。

    姐姐的话,让云朵顿生惧怕,好似事情真如姐姐说的那样在发展,为了不让事情朝着这条轨迹发展,她定声承诺到:“等明天父亲来了,我就跟他商量将车和蜂卖掉抵债的事情。只是,你真的决定离婚了?还是?”

    “这里可是矿区,他还指望着依靠我成为百万富翁呢?可是我们现在住的房子是巴特哥哥的。”又是经济账,云朵的脸上浮现出几分烦躁,可是姐姐的嘲讽还在继续,“真可笑,就算真能分到几十万,钱也到不了我与巴特的手中,肯定会被巴特哥哥悉数拿走,我一个外来媳妇又有那样的爹,人家还怕我带着钱逃走呢。”

    云朵觉得姐姐的话不无道理,巴特哥哥的做法也在情理之中,而姐姐的嘲讽在短暂的停滞后继续响起:“父亲竟然还在打这笔钱的主意?真可笑,还说什么我应该尽早生个孩子的屁话,说什么多个人就能多分几十万混账话,”话到这里,语气开始变得憎恶,“真可笑,真是蠢到极点了,我怎能给巴特生孩子呢?我是不会给巴特生孩子的,万一生出来和巴特一副德行怎么办?那会成为我一辈子的劳累。就算没有遗传巴特,谁能保证不会隔代遗传,遗传到他?”

    一个太傻,一个太精,这本来就是一场玩笑式的婚姻。

    话题太沉,云朵不知道如果她不打断,姐姐是不是要一直埋怨到天明,为了尽早结束这不愉快的通话,她这样承诺到:“你放心,如果你真要离婚,而巴家人又因为彩礼的事情不放你走。到时候我就向许天洛借钱,他应该会同意,他是一个善良的人,他会愿意出五万元拯救你的幸福,”她希望她的话能够宽慰姐姐的心。她猜,她的话,能够宽慰姐姐的心。

    可事实证明,事情根本不是她想象的那么简单。姐姐考虑问题的周到,是她之前不曾发现的。姐姐握着她的手谦和地叮咛道:“最好还是不要和他有经济往来,至少不要再结婚之前就朝他开口借钱,不然会让他觉得你是因为钱才和他在一起。”

    姐姐说的不无道理,但云朵还有别的选择吗?

    没有。

    她总不能去向银行贷款吧?银行怎么可能给她一个学生贷款?

    “许天洛明白事理,再说,我不能眼睁睁看着你被五万元毁掉。我虽然现在没钱,但我一直在努力挣钱,我相信总有一天,我会挣很多很多钱。所以,在我看来,五万元毁掉一个人的人生,是最不划算的事情,是最愚蠢的事情。”

    “唉,我也是没有办法,父亲冥顽不灵,也许只有我死了,他才能意识到自己错了。可我真害怕,我死后,他竟然是不解的埋怨我为什么放着好好的日子不过,非要自杀?”姐姐的语气轻飘飘的,就像漆黑的夜坟墓中飘出来的。

    已经结束的话语在短暂停滞后又点缀了一个特殊的符号,“真可笑。”

    “千万不要做傻事,”云朵谦和地安抚到,她承担不起失去姐姐的风险。

    姐姐是最爱她的人,也是她最爱的人,姐姐是她活着的精神支柱,她承担不起失去她的痛苦。

    她害怕自己的安抚不够多,短暂的停滞后继续补充道:“我觉得人生就是一条波浪线,会有无数个高潮和低谷,有高潮中的高潮,有低谷中的低谷。你现在正在经历低谷中的低谷,只要挺过这一关,今后的生活都是朝着日益转好的趋势在前进。所以,如论如何,都要坚强的挺过去,”这是她能想到的最具理性的分析和安慰。

    “你的命真好,什么事都可以依赖许天洛,我想都不敢去想自己能和这样一个男人发生交集,你却能够轻而易举得到他,而且,最主要的是他对你一心一意。”

    这些羡慕,经过大脑运转,成为侮辱。云朵的脸上浮现出几分忧郁,她的脑海中浮现出下午吴娜的来电,她的耳畔回响起对方违心的解释和致歉‘朵朵,你误会了,我告诉你那些都只是无心一说,我以为你也只是随耳一听。我真的没有想过要拆散你和天洛,你这样曲解我的人格,真的让人很伤心。我没有想到,你是如此心细之人,以后我可能还会一不小心说一些触犯到你的话,到时候还望你多多包涵,毕竟我是一个毫无心机之人。’

    她想,吴娜真正要说的应该是‘你有什么话就冲着我来,别再背地整幺蛾子破坏我和许天洛的感情好吗?’

    “人人都有本难念的经,每个人都只知道自己生活在水深火热之中,殊不知,别的人同样被煎熬着,”对于姐姐的羡慕,云朵这样回应道。她一边要忙自己的事,一边还要忙姐姐的事,可从来没有人忙过她的事。肩上的重担,压得她心力交瘁。

    “怎么了?你们吵架了?”只见姐姐一脸慌乱的坐起身来,焦急忙慌的询问道。

    她的反应,将她怔住了。

    她隐隐约约觉得,这反应,多出了关心的范畴。

    “吵架是在所难免的。”

    和吴娜通话结束后,他们的确发生了争执。那时的场景,渐渐浮现在她脑海中。‘你能不能长点脑子,不要把什么话都对吴娜说,行吗?就算要说,也不要说的这么直白,好吗?感情你们两个倒像一对恋人,一唱一和,而我是个局外人。’

    她知道这样发展下去,她很快就会失去他。现在想来,她当时真的是被气冲了头,不然怎么会那般口无遮拦?

    她越想留住他,就越害怕会失去他。她越害怕失去他,他离她的脚步就越远。

    她知道,有太多比她优秀的女人容不得他身边有她这样一个低端的女人,她们都想从她身边抢走他。她更知道,失去他,她再也找不到向他这样优秀,又对她体贴入微的男人。

    “你怎么能和他吵架?你应该让着他,他难免会有一点富家少爷的脾气。你若是跟他斤斤计较一板一眼,只会让他对你产生厌倦。或许有一天,他会后悔放弃你,可那时,他已经身为人夫。而你,无论怎样后悔,都于事无补,”姐姐拧着眉,满目责怪的埋怨道。

    道理云朵懂,她也知道她应该控制好自己的情绪。

    可就是......

    “今后我会时刻提醒自己提防自己愤怒的细胞爆发的,”良久之后她闷气沉沉的承诺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