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0章最熟悉的陌生人

    更新时间:2018-08-09 13:50:55本章字数:2039字

    云朵不知道该相信谁,但她知道,不能只相信某一个人。

    想到宝格勒日可能真的是在欺骗姐姐甚至玩弄姐姐,她没有办法不焦急如焚。她紧裹着衣物一脸愁容迈入厨房,落日余晖将厨房照得通亮,姐姐正蹲在地上削土豆。

    “怎么不睡着?赶紧再去躺着,别让爸回来看到后又要责怪我。”

    “你是不是有什么事隐瞒着我?我们是亲姐妹,什么都可以说的,”她警惕性十足的问道,同时意识到,姐姐真的不是一个聪明的女人。既然决定要她帮她离婚,就不应该对她有所隐瞒,既然决定对她有所隐瞒,就应该承担起没有她的帮助离不了婚的代价。“巴特的嫂子临走时跟我说了一些,我想她没有必要骗我。”

    她时刻留意着姐姐的神情举止,和她想得一模一样,姐姐先微微一颤,然后摆出一副故作镇定之态。

    她在掩饰什么?为什么要掩饰?

    只听,姐姐这样说道:“她这个人就是个长舌妇,村里的人都知道,仗着自己的丈夫是村支书,总觉得自己高人一等,从不把别人放在眼里。而且总是通过出卖这个女人的隐私去交好那个女人,最可恨的是,那些隐私大都是她胡编乱造的。”

    一时之间,云朵越发不知道该相信谁了。良久之后她才从慌乱中缓过神来,然后一脸真诚的看着姐姐,语重心长的安抚到:“我不想关于你的消息,不论是好是坏是从别人口中得知,如果你还想离婚,如果你觉得没有我的帮助离不了婚,就必须对我坦承一切。”

    “就算我出轨了又能怎么样?”姐姐就像一只狂躁的狮子怨气冲冲的叫嚣道。

    比起虚假,云朵更喜欢真实,虽然真实往往令人难堪,但总不及虚假被撕破后令人痛彻心扉。

    “我能理解,”她拖着长长的尾音安抚到,她真的可以理解,一朵鲜花怎么可能甘于插于一堆牛粪上?她可以理解为什么姐姐会选择宝格勒日,因为宝格勒日专干这种勾当,而姐姐又别无可选。但是,她担心她被骗,被玩弄。

    “真的?你真的可以理解?”姐姐充满期待的眼神看着云朵。

    云朵郑重其事的点头答道:“真的,我真的可以理解。但我现在想知道,你是不是原本打算和巴特离婚后,和宝格勒日结婚?”

    这个问题她必须搞清楚,万一宝格勒日是因为巴家的潜在资产接近她呢?

    “对,”姐姐快步走近她,抓住她的胳膊,欢声宣誓到,“宝格勒日答应我,等我离婚后,就会娶我为妻,然后我们一起去城里打工,”她像个热恋中的少女在憧憬着自己的未来。

    可是,云朵却心事重重,她觉得宝格勒日不可能丢下马场陪姐姐去城里打工,更不可能放弃钓富家女的目标,自食其力。

    “他的话能信吗?”她泛着狐疑的目光疑声问着姐姐,还不等姐姐回答,便继续补充道,“不是所有人,都会履行许下的承诺。有太多人,许诺就像吃饭喝水一样随便;有太多人,遗忘诺言就像拉屎放屁一样容易。”

    “当然可以。”

    “那他为什么要打你?一个打你的男人,能信任吗?”

    “那不是他打的,”只见姐姐露出一丝坦承的笑,幸福的笑。

    “嗯?”云朵则犯起更大的困惑。

    “也不是巴特打的,”姐姐的语气开始沉闷,“是我自己打的,”她带着些许自责歉疚说道。

    “什么?”云朵着实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要她如何相信自己的耳朵?

    “你来之前,我并不知道你会如此实心实地帮我,我不能冒险。”

    原来这一切都是一出戏?一出姐姐自导自演的戏?

    哀伤,彻底将云朵颠覆。原来,她最熟悉的人竟然如此陌生,她不知道今后还能相信谁?

    原来,她最爱的人,根本不是最爱她的人。

    原来,她最爱的人,是最会利用她的人。

    “你是不是怨我?我们是姐妹。将来你需要帮助,我也会不遗余力帮你,”姐姐转而开始为自己的罪行开脱,云朵突然觉得姐姐说的也不无道理。“我受苦受难,你也会难过,不是吗?这一切不能怪我,要怪只能怪父亲,他不该去赌博,不该将我嫁给巴特这样一个男人。有一件事,我一直我没有告诉你。”

    原来还有秘密。

    云朵微微一怔,聚精会神,准备聆听。

    只见姐姐哭丧着脸说道:“其实,当年,已经攒够了我们三个人念书的学费,可是就在开学前一天,他又手痒难耐,竟然将学费输了个精光,而爷爷家的所有积蓄,只够一个人读书。是他害了我们三个,可他从来没有为此自责过,他嫌弃我们是女孩,根本没打算让我们好好读书。在他看来,我们的价值就是帮他养蜂。他只想着自己的利益,却从来不替我们考虑。他可以不为我们考虑,但我们不能不为自己着想。宝格勒日虽没有钱,但我爱他,只要能和他在一起,再苦再累,我也不会觉得幸苦。”

    原来是这样?

    “可你不该骗我,就算你把这一切都如实告诉我,我也同样会帮你,我不希望我们之间还充斥着算计。”

    “我只能知道自己心里是怎么想的,我怎么能够知道你心里是怎么想的,反正,我一直都在被抛弃。”

    姐姐的矛头直指向她,她知道姐姐这是在埋怨她在她最需要帮助的时候,袖手旁观。

    也许,她是能够阻止这段不幸婚姻的开始。现在,任她如何遗憾,时光也不会逆行。

    “这一次,我不会不帮你,但你不准再欺骗我,更不能利用我。我讨厌被人利用,这是我辨别一个人爱不爱我的标志。如果一个人不爱我,我也是不稀罕她的,即便她是我的亲人,”她态度明确的告诫道。为了提防这样的事情再次发生,她必须清楚的告诫她。也许,这很残忍,但这却能阻止更大的残忍。

    正在此时,隆隆隆的车声传入厨房。

    他们回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