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2章他对她一见钟情

    更新时间:2018-08-09 13:50:56本章字数:2509字

    秀发随风乱舞,几个相识但不熟识的人冷清的寒暄着,不远处轰隆隆的摩的声骤然传来,所有人的目光齐刷刷的朝着车声传来的方位望去,只见家屋后那条弯弯曲曲的土路上,宝格勒日骑着摩托正一点点逼近。

    宝格勒日的到来正好打破云朵不愿与父亲寒暄的尴尬,“这是?”父亲打量着宝格勒日冲着云杉疑声问道。

    单单一句话,一个表情,云朵就意识到父亲心底在盘算着什么,无非不就是想要将云玫也嫁到这里,嫁给宝格勒日。姐姐好似也看透了父亲的心思,满脸烦躁怨气冲冲的呵斥道:“少管闲事了你就,他可穷的没钱让你骗,他也不是巴特那样的傻子。”

    “晦声晦气,怎就跟你那死去的妈,一模一样,”父亲恶狠狠地瞪着姐姐咬牙切齿的咒骂道。

    云朵已经习惯了他这样骂姐姐和妹妹,她因为上过些许教育的缘故,他对她倒是比对她们尊敬的多。当然,这也可能是因为她对他比她们对他尊敬。准确地说,他与姐姐妹妹之间并不涉及尊敬和礼貌,有的只是相互埋怨和挖苦、伤害、抨击。

    云朵虽然厌恶这样的生活,却可悲的发现自己对此无能为力。

    “你别说我妈,你有什么资格骂她?她哪里对不住你?”姐姐越发抓狂,嗔怒的目光直逼父亲。云朵知道姐姐的话绝不会就这样结束,果不其然话匣子才刚刚打开,“你的所有能耐就是欺侮这个家里的女人。你有本事怎么不自己去挣钱?还要靠着我们三姐妹来养活?都搞不清楚自己的地位,还在这里耀武扬威,你已经老了,别想在用过去十几年来的霸权主义让我们对你唯命是从,你应该学会放开。我们是死是活,都不需要你来插手我们的人生,”说道这里,她转头斜睨了云朵一眼,明显是要云朵帮她。

    云朵一脸难堪的垂下头,她既不想帮父亲也不想帮姐姐。更准确的说她既不敢帮父亲又不敢帮姐姐。

    姐姐好似看透了这一点,一个人扛起了对峙父亲的旗帜,冷嘲热讽在短暂的停滞后继续响起:“什么人呐,做了几十年父女竟然闹成仇人,这就是你的失败。哼,再说,这次可是不你不请自来,你要有骨气现在就离开,我可不稀罕你,这里没一个人稀罕你,别以为我不知道你来做什么,哼。”

    生活在这样苦大仇深的家庭中,云朵没有办法不感慨这个家是不是再也不会有安宁?之前有的只是小吵小闹与背后诋毁,却不曾想到真正的仇恨如此深重。

    也许是因为姐姐说中的父亲的心思,也许是因为有外人存在,也许是因为父亲另有算盘,总之她第一次看到他折服了。他长叹一声,转身佝偻着背朝着货车走去,就像雇佣而来的老年劳力,顶着一头苍白之发开始闷气沉沉卸货。

    他不在硬朗的步伐,花白的头发像一把利剑刺痛她的心。她清晰的意识到这是她的父亲,生他养他的父亲。她那么努力,就是想改变拮据的生活。可是,她还没有挣到钱,他就已经老了,这个家就已经破碎了。

    谁也没有过去帮他卸货,她也没有。呆在这个地方她颇感压抑,她垂下头痴痴看着松软的地面,杂草丛生的地面,她的心亦如这野草凌乱不堪。

    “你老盯着我做什么?没见过美女啊,没素质,”突然耳畔传来云玫粗暴的呵斥声,云朵抬头朝着声音传来的方位望去,只见宝格勒日尴尬的目光正从云玫身上移开,而姐姐则憎恶的瞪着宝格勒日。

    谁也没有再说一句话,任由气氛继续朝着尴尬的范畴冒进。

    姐姐冷哼一声转身闷气沉沉的朝着院内走了,一场滑稽的笑也随即拉开帷幕,就在姐姐越走越远的时候佯装不知道姐姐已经离去的父亲粗暴的埋怨声骤然响起,“越发没天理了,越发没天理了,这还了得?这怎么能了得?不行,不行,太窝囊了......”

    这一刻,云朵终于明白什么是小丑,什么是滑稽,什么是死要面子活受罪。她不想继续留在这里,转身朝着院内走去。刚走两步,父亲闷声闷气的声音进入她的耳畔,“云朵,你过来,我有事要问你。”

    无可奈何,只好停下步伐。她大概已经猜到他会问些什么,无非不就是姐姐为什么变得这么奇怪?

    在他看来,姐姐现在的一举一动,就是奇怪。但她知道,恨会让人失去理智。一个失去理智的人,什么事做不出来?什么话说不出口?

    “我可警告过你,让你别来这里的,你还不信。哼,自作孽,不可活,人总要为自己的愚蠢付出代价,”还不等父亲开口,云玫的责怪声便率先奏响,这声音冷幽幽的就像一阵刺骨的寒风。

    “你就别瞎掺和了,”父亲正好没地发火,云玫就这样成了出气筒。但是云朵知道,云玫是绝对不是个受气包的。她刚才在说那句话之前,肯定也知道它会给她遭致的风险,既然如此,为什么还要说呢?冥冥之中,云朵觉得,不仅是这句话甚至此次回来,云玫也是带有一定目的性。

    生活正在一点点铺开可怕的画卷!

    为什么这个家会变成这样?还是这一切都只是她的猜忌?云朵困惑不解。

    对于这个家不会再有和平,云朵感到无法抑制的心痛。

    这个家的人,好似把对方伤的遍体鳞伤,自己就能得到快乐。

    “哼,竞不上她就知道欺负我?你要有能耐,谁欺负你就去欺负谁去?总不会连云杉都怕吧,”云玫开始反击,说到这里她半掩着嘴嬉笑着嘲讽道,“呵呵,笑死我了,你现在活得连云杉都怕?你不是到处炫耀自己的女儿嫁给有钱人了吗?什么规划为矿区了,就算真的是矿区,也跟你没半毛钱的关系吧?我就不信他们会把钱交给你花,哼。”

    矿区?

    看来真的因为矿区才把姐姐嫁给巴特?云朵脸上新增了几重暗黑的乌云,转头质问与责怪的目光看着父亲。可是,她有些不敢看这个人,因为进入眼帘的都是让她伤心的苍凉,他苍白的头发,刀刻般的皱纹,衣衫褴褛的着装,在她眼帘就是苍凉的画布。

    “对了,你和那个许天洛到底怎么样了?”恰此时,耳畔响起云玫的冷声询问,画风变得这么快云朵没有办法不突兀,当她将错愕突兀的眼神转移到云玫身上时,云玫耸了耸肩不以为然的解释道:“可不是我想问的,是他让我问的,”她手指指着父亲,“他让我劝你赶紧嫁给许天洛,还让我帮忙探探许天洛的口风,看看他是不是真的愿意娶你,哼,”她魅惑的大眼冷眼一瞟,轻佻的口吻埋怨道,“敢情我存在的目的,就是为了撮合你们俩。呸,当我是蠢货了?是你们随随便便就能摆布的蠢货了?以为我没读过书就是个蠢货?呸,笑死我了。想让我当别人的陪衬品?门都没有,也不看看自己几斤几两,还想让我当她的陪衬品。有些人,给我提鞋,我都觉得恶心。”

    一席话,让云朵脸上堆满了无以名状的哀伤。起初,她还以为云玫这些话是在骂父亲,可到了最后觉得更像是在骂她。

    生活,再一次将它最丑陋的一面展现在她面前!展现在这个十八岁的花季少女面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