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4章路归何方

    更新时间:2018-08-09 13:50:55本章字数:2167字

    月亮高高地悬挂着深蓝色的夜空中,向大地洒着银色的光芒。星辰忽闪忽闪的眨着眼睛,像是在调皮的嘲讽这个院落内正在忙碌的一袭人。

    善于伪装的人们终于可以不用再掩饰,夜幕可以掩饰一切。

    院内微弱的灯光下人群攒动。云朵和云玫在清理侧室,宝格勒日和巴特、养蜂人在搬运行囊。

    “要是云杉早就收拾好了,我们还用半夜三更这么忙?”养蜂人每搬一次回到院中,都在站在院中央捂着腰大大咧咧的埋怨叫嚣几句。云朵本来就心情不好,经父亲这般叫嚣心底越发怨气冲天,一次待到父亲刚刚放下行囊正欲站在院中央咒骂时,她手脚麻利的端起脏兮兮的水盆,冲着院中央佯装手滑铺洒而去。

    扑哧一声,脏水落地的声音随即响起,紧接着父亲尖锐的咒骂声和快速蹦跳的逃离声快速响起:“啊呀,不长眼睛着?全都倒在我身上了,”然后弯下佝偻的背,一边抖去裤上的水,一边啧啧慨叹着:“刚才才换的裤子,早知道就不换了。”

    看到父亲这幅模样,云朵顿时无地自容,只好锁着眉歉疚地说道:“都怪天太黑,没看到。再说你进来也不吱个声,我还以为没人呢?”

    “唉,没事没事,洗洗就行了,我知道你不是故意的。”

    父亲越是这样,云朵心底的歉疚就越深,恰此时,云玫谦和地商量声像一曲温笛缓缓地响起:“我不想收拾了,我还要洗头呢,现在都已经十点多了,明天在收拾不是一样吗?”

    云玫话语结束的时候,恰宝格勒日和巴特进入了院内,院子里的三个男人相互看了看之后,父亲迈出步伐朝着宝格勒日逼近,然后颇具感激的口吻说道:“要不,今天就先这样吧?这次真是辛苦你了,你也早点回去休息吧。”

    宝格勒日倒显得无所谓,他看上去就像一只健硕的牛犊有着使不完的劲:“我没关系,我还能行。”

    不过这话可是惹怒了云玫,她斜睨着身子双臂抱下冷艳一瞟淡淡的埋怨道:“你是五大三粗没关系,可我有关系啊,我还洗头呢,我可娇贵着呢,哼。”

    一句话让宝格勒日原本平静的脸顿时满脸羞愧,他忙不迭的冲着云玫致歉:“是我考虑不周,那今天先这样吧,明天一早我再来帮你们。”

    “好后生,快回去吧,”父亲欣慰的赞许道,还美滋滋的捋了捋没有胡须的下巴。

    累了一天,云朵早已腰酸腿痛,她想简单的洗漱之后便去休息。可是,妹妹却机灵抢先一步占用了家里唯一一个洗漱间。

    “你是不是要洗头?大约需要多少时间?能不能我先洗?我五分钟就能搞定,”云朵赶紧商量道,方才所有的活几乎都是她干的,妹妹只是装模作样的摆摆样子而已。

    “哼,你让我让,我就让啊,凭什么?”妹妹扭着翘臀握着自己的专属毛巾以一种胜利者的姿态高傲的进入洗漱间。

    云朵则坐在客厅沙发上默默地等待着,电视里嘈杂的声音搅的她越发心烦意乱,父亲和巴特你一言我一语的闲聊更是让她烦躁到了极点。

    足足半个小时,洗漱间里才传出吹风机呼呼呼的声音,云朵麻利的站起身来直奔洗漱间。

    铛铛挡,她一边敲门一边闷气沉沉的商量道:“洗完了是不是?那我进来了哦?”还没等对方允许,便径自推门而入。其实,她如此心烦,如此粗暴,罪魁祸首是晚饭时间发生的事情。

    她一边洗脸,一边思量着妹妹怎么也变成这样?如果她真的是因为姐姐的不幸婚姻大受刺激,那也不能对姐姐一副高冷吧?

    就在她困顿不已的时候,伴随着咯吱一声轻微的响动,洗漱间的门被人从外打开了,云朵转头一看只见姐姐踏着软绵绵的步伐,就一只随时都死掉的鸭子朝她走来。

    “是不是饿了?怎么能和自己的肚子过不去?父亲就是那副德性你又不是不知道,还跟他斤斤计较做什么?”她谦和地安抚到,不过她心底明白事情绝不是这么简单,她猜姐姐这幅半生不死之态很可能和宝格勒日对云玫大献殷勤有关。

    “你跟我去一个地方行不行?”只听姐姐这样说道。

    “什么地方?”云朵警惕性的问道,不过话语刚落她就意识到很可能是宝格勒日家。她本人倒也真的很想去看看宝格勒日所居住的地方,想通过那个男人所居住的地方来推测那个男人到底是一个怎么样的男人,想看看那个男人是不是真的要抛弃姐姐移情别恋。

    “求求你了,这事关我一生的幸福,”姐姐可能是误以为她拒绝了,便锁着眉低声下气的祈求到。

    其实,即便她不求,她也会去。

    这事关姐姐妹妹的一生,她怎么可能袖手旁观?

    宝格勒日到底是一个什么样的人?云朵心底泛起狐疑。从他现在的表现来看,和巴特大嫂的描述倒相吻合。不过,这一切,还需继续观察。关键是,现在姐姐好似已经陷入爱情的漩涡。

    幸好,云玫对这个男人并不来电......

    幽蓝的天幕上,明月如银盘喷射出清冷寒辉。广袤无垠的草原上,零零星星坐落着数户亮着灯的人家,两姐妹在弯弯曲曲的土路上并肩前行着。

    夜,静悄悄的,静的只有细细簌簌的脚步声和蚊虫飞舞的唰唰声。

    风,冷飕飕的,冷的让人不得不再三裹紧衣物,再三摩擦肩身。

    虽然身体力乏,但云朵依旧没有拒绝姐姐的要求,她知道她疲劳的是身体,而姐姐煎熬的是心,她都不敢去想若是身份对调,此时此刻的她会是一种什么样的生活状况心理状态。

    蚊虫在耳边嗡嗡叫响,她不得不再三挥动手臂胡乱扑打:“这里蚊子真多。”

    “这里就是这么讨厌,冬天往死里冻,夏天蚊子要造反,”姐姐淡淡的附和道,看似在责怪这个地方,可云朵觉得实则是在抱怨自己不幸的婚姻。

    “等离婚了,就能离开这里,”云朵谦和地安抚到,可是话语刚落就意识到自己说了一句不该说的话。按照之前的轨迹,姐姐离婚之后是要和宝格勒日再婚的,不过从目前的情况来看,既定的轨迹好似要发生转变了。

    再者,姐姐不是已经做了最坏的打算吗?想把云玫留在身边,不就是她最坏的打算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