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20章离婚明朗化(三)

    更新时间:2018-08-09 13:50:56本章字数:2444字

    我们总是听到一些不愿意听到的声音,我们总是看到一些不愿意看的画面,这是现实。

    当我们听到不愿意听的声音时,我们总是希望自己的耳朵能短暂失聪;当我们看到不愿意看的画面时,我们总是希望自己的眼睛能短暂失明,这是夙愿。

    连续三日,每日上午,云朵都会准时去村医处输液,皇天不负有心人,病终于好了。

    病好之后,整个人神清气爽。她不想浪费大好时光,凌晨十五分钟的写作练习完成之后便外出散步,也想趁机理一理这段时间内发生的事情,顺便想一想事情将要如何继续。

    天空很高很蓝,阳光透过云缝照射下来洒在身上暖烘烘的,美中不足的是风不识时务的侵袭着。一冷一热,亦如云朵的心时而平静时而惊涛骇浪。平静是安抚的成品,惊涛骇浪是彷徨的后置。

    不知不觉,人已经到了马场,她下意识的裹紧衣物,带着虔诚的心带着祷告,围着敖包一圈一圈的转起来,时不时将石子丢向其中以求安宁。

    小鸟在草丛叽叽喳喳来来回回的蹦跳着,仿佛在告诉她新的一天开始了,树梢上罩着一层金色的光,迷迷蒙蒙的,仿佛要将她置身于虚幻之中。

    她双手合十,开始默默祈祷:“您好,我叫云朵。我是一个普普通通的女孩,实话说我不信任何教,但我信因果报应,信真善美。现在我用我真诚的心祈求我的姐姐云杉能够幸福,希望她能够如愿以偿与巴特离婚,希望宝格勒日从今以后可以一心一意爱护她呵护她;我用我真诚的心祈求我的父亲能够幸福,希望他改掉嗜赌如命的毛病,希望他可以找到一个不计较他为人处世,愿意照顾他后半生的女人;我用我真诚的心祈求我的妹妹云玫能够幸福,希望她遇到真心爱她的男人,希望她也同样喜欢那个男人;最后,我用我真诚的心祈求我能够幸福,希望这一生能与许天洛不离不弃生死相伴,希望他的父母和吴娜不会成为我们在一起的阻碍。”

    她希望她的祈求能够变成现实,她知道她的祈求变成现实不是一件容易之事。但人活着,总要怀抱希望。

    “云朵?”就在她祈祷结束的时候,云玫尖锐的呵斥声进入了她的耳畔。她转身循声望去,只见云玫正站在铁皮房门口冲她厉声唤道,一边唤一边用手指梳理着散乱的头发。虽然隔着好几十米的距离但她依旧能够清晰的看到她衣衫不整。“你怎么在这?你什么时候来的?来了怎么也不说一声?”她还没有从这幅画面带给她的冲击中回过神来,妹妹的斥责声便再次响起?

    她还想问她怎么在这呢?

    正在此时,宝格勒日从铁皮房中走了出来,他像块木头一样立在云玫身后不到一米的地方。

    这块木头是垂着头的,明显在掩饰着什么难以启齿。她的脑海中不禁浮现出他们在一起甜言蜜语的场景,可感性不允许她相信这是真的,但理性又不得不赶走感性。

    为什么这么短的时间内会发生这么快节奏的事情?歉疚将她包裹,她觉得是自己的牙疼耽误了姐姐。

    “你都看见了吧?”妹妹冷艳打量着她,挺着模特一样的曼妙身姿,一副不可一世的口吻淡淡的说道:“哼,看见又能怎么着?谁也别想管我,更别提插手我的人生,我会替自己做主的。”

    要如何处理眼前的出轨?一时之间云朵当真不知道何去何从,她只知道姐姐还在期待宝格勒日娶她为妻,而现在云玫或许也陷入了同一个期待。

    可宝格勒日呢?云朵都不知道,他对云玫是不是也是一时之性。她哭丧着脸看着宝格勒日,像在向他索要一个答复,可是他一直垂着头,难道他也意识到自己错了?

    正在此时,妹妹拉着宝格勒日进入了铁皮房,偌大的草原上瞬间就只剩下云朵一个人,孤零零的就像那天那只落伍的雄鹰。

    她不知道该何去何从,抬眼默默的望着敖包,希望它能给她一些指示,可是.....

    湛蓝的晴空下,弯弯曲曲的土路上,她一边裹紧衣物心事重重返回,一边思量着应对办法。远处,成群的牛羊懒散的倘徉在无际的草原上,云朵突然很羡慕它们的闲暇。

    处理眼前的问题,她着实力不从心。深思熟虑之后,拨通许天洛的号码。她知道将越多的不堪告诉他,他离开她的风险就越大,但这同时也是检测他对她是否会不离不弃的方法。为了自己,也为了姐姐,她只好将一切不堪展示给他。

    “那宝格勒日到底喜欢谁?他对你姐姐已经没有任何感情了吗?一个人怎么能说放开一段感情就放开一段感情?我是做不到的,”在她将这段纠葛的三角恋讲述完之后,耳畔听到了许天洛这样的声音。

    “我想我也做不到,不过宝格勒日好像很久之前就已经对我姐姐感到厌烦了,我甚至都怀疑他从来都没有喜欢过我姐姐,”她锁着眉说出了自己的担忧,恰此时,耳畔响起了那日她与姐姐去宝格勒日家时,宝格勒日的呵斥声,‘你有完没完,每次都这样,每次和你提分手,你就这副德行,受够你了。’

    他的一言一语,无不在说明,对姐姐早已没有任何感情。可感情从始至终都是两个人的事情,但现实却总是一个人背弃了最初的曾承诺。

    “如果宝格勒日对云玫是真心真意的,那你姐姐要何去何从?”

    “这也是我最担忧的问题,我真害怕我姐姐会因为受不了打击而发疯。说实话我都不敢将刚才在马场看到的场景告诉她,她早就将宝格勒日当作自己的丈夫,怎么可能接受这样的打击?”云朵痛不欲生的说着,同时告诫自己,今后绝对不能向姐姐这样,疯狂的依赖于某一个特定的人。

    能找到一个可以依赖的人,是一件幸事,但是幸事和衰事往往一线之隔。

    “我觉得你应该先去问问宝格勒日,如果宝格勒日和云玫是真心相爱,我们绝对不能拆散一对情深义重的恋人,这是不道德的。”

    一句话让云朵茅塞顿开,她意识到这件事情还要看宝格勒日的态度,她停下步伐转身朝着马场返回。

    “有你在身边真好,我都不习惯你不在身边的生活了,”她鼓起勇气将真心话说出口。这些充斥着对一个人挽留之情的言辞,是之前的她根本无法做到的。生活在一点点敲打着她,让她清晰的认识到金钱对她人生的重要性。

    “你的牙疼好点了没?”他轻柔的声音就像棉花糖将她酥化。

    “已经好了,你父母呢?在国外还是国内?他们的身体也都还好吧?”她还是第一次问候他的父母。她知道,突然说出这种话,会让他震惊。其实,她自己也感到突兀。但既然想和他在一起,她就必须主动去化解与他父母之间的隔阂。

    人,都愿意为自己的目标付出心血,她亦如此。

    能遇到他,她觉得是她的缘份。

    能认识他,她觉得是她的荣幸。

    能被他所爱,她觉得是上天对她的厚爱。

    这样的人,她绝对不能失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