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44章逼走养蜂人(3)

    更新时间:2018-08-09 13:50:57本章字数:4354字

    当天下午,许天洛便去宝格勒日所住的地方接来了宝格勒日,宝格勒日的到来,让云朵看到了美好生活的希翼,她觉得不假时日宝格勒日就会带着姐姐返回呼伦贝尔。

    宝格勒日的到来,外加之许天洛白日里的一句‘全家人’让云朵整日都处于心旷神怡,心身愉悦中。

    时间亦如蒸发的流水在飞速消逝,转眼间夜幕已经降临。恬静的夜,月光如水。一袭人都不敢逼宝格勒日太紧,早早吃饭完饭便皆去休息了。

    以前,带着疲倦入眠,半夜被噩梦惊醒,是云朵生活的常态,不过今夜却因为许天洛的一句话和重新看到的生活的希翼而不同。月亮高高地悬挂在深蓝色的夜空中,向大地洒着银色的月光,她则进入了安详的睡眠。

    一觉醒来,天已经大亮,室外清新亮丽,刚刚停息的雨将万物冲刷的干干净净,阳光透过云层照射在树枝上颗颗晶莹剔透的雨珠,云朵坐在窗前,安静的望着进入眼帘的一切。

    她希望,这样的安静会是永恒。

    她希望,时间就驻足在这一秒。

    可是,安静并没有持续多久,很快她就听到了楼道上悉悉簌簌的脚步声,屏住呼吸静耳一听,伴随着脚步声渐行渐远,电视机里噼里啪啦的吵闹声传入她耳畔。

    这么早,谁在看电视?

    她穿好衣服,来到楼下,只见宝格勒日正打着哈欠坐在沙发上心不在焉的看着电视。

    “怎么不多睡会儿?”她谦和地询问道,既然已经生活在一起,既然已经是亲人,她希望她们今后的关系能够有所改善。

    “换了地方睡不着,一整晚都没睡着,”他一边抓着自己的脸,一边淡淡的咕哝道。虽然脸上尽是倦容,但这丝毫不影响他将目光滞留在电视屏幕上。她侧眼望去,隐隐约约看到CCTV6几个字眼。

    “你们都醒了?”突然,许天洛的声音从她头顶飘下。她抬眼,凝望着他,冲他微微一笑。

    作为回礼,他冲她,浅浅一笑,笑容渐渐消失的时候,他突然这样说道:“早晨吃什么?我跟你一起做早餐?”语毕,他迈出步伐,踏入楼梯。

    按照他的本性,只要有人准备一日三餐,是绝对不会进入厨房的。她意识到,他是有话要说。

    她进入厨房将浸泡一夜的豌豆倒入豆浆机,然后填充水分,按下启动键。在豆浆机轰隆隆的吼叫声的掩护下,谈话正式开始。

    “云玫和云杉不能一直像仇人一样,我想今天将云玫和她男朋友叫到家里来吃一顿便饭,趁此机会我们帮忙修补修补她们的关系。再者,若是宝格勒日见到云玫的男朋友,或许就会对云玫死心,从而对你姐姐回心转意,”宝格勒日会不会就此罢手,云朵无从知道。许天洛迫不及待邀请云玫来家里做客,云朵倒是不得不怀疑他别有用心。不过她知道是福不是祸,是祸躲不过,不属于她的,她即便能够拥有,也总有失去的一天。“你给她打一通电话?”许天洛的声音短暂的沉寂后再次响起。

    “我打,她不一定会来。你打,或许她还会考虑,”云朵短暂思量后,郑重其事的说道。她知道该来的迟早会来,该走的终究留不住。“要打就赶快打吧,没准他们在很远的地方拍戏,”她下意识的加重语气,脸上尽是不耐烦。

    不过许天洛好似根本没有在意她的微表情,而是急不可耐的拨打着云玫的号码,急不可耐的在电话接通之后向云玫讲述了这几天内发生的事情,包括父亲已经住在许氏别墅的事情,包括宝格勒日也已经入住许氏别墅的事情,包括邀请云玫来许氏别墅做客的事情。

    由于手机开着免提,电话那一侧的声音自然也能进入云朵的耳畔,只听云玫这样说道:“我就不去了,恐怕剧组也不给放假,有时间在聚吧,不过谢谢你的邀请。”

    云朵想云玫说这句话之前,肯定没有想过,这顿饭,缺谁都称不上团圆饭,都没有办法成为一个新的开端。

    “是这样的,云玫,”许天洛郑重其事的申明,“大家在一起吃个饭,把过去的所有不开心的事全部翻页。这顿饭有一定的纪念意义,而且,这是我和你姐姐在一起后,正式请你们吃的第一顿饭,我们希望大家都能来。”

    事情怎么会这样呢?云朵拧起了眉,泛起了困惑。

    许天洛到底喜欢谁?是她还是云玫?此时此刻是打着她的旗号邀请云玫?还是真的是爱她的才会为她做这么多?纷乱的思绪折磨着她,她强迫自己不去想这个一时半会根本想不出答案的问题。

    至于,全家人其乐融融的吃一顿团圆饭,她从来没有这样期待过。她觉得人活着,不应该有期待,只要没有期待,就不会有失望,反而能时不时收获惊喜。

    能在一起吃一顿团圆饭,就是惊喜。只是,一顿饭过后,恐怕又要分道扬镳、各自为阵。想到这里,凄凉,瞬间席来。她意识到,有些痛,有些人不道歉,终究翻不过篇。她希望这顿团圆饭是一个新的开始,这顿饭能够真的让她们之间的仇怨翻篇。。

    为了欢迎云玫等人的到来,也为了让这顿饭具有纪念价值,饺子,成为这顿饭必不可少的元素之一。在听到云玫同样来赴宴之后,云朵便兴致勃勃开始弄饺子馅,和饺子面。只是,捏饺子的时候,一直昧良心向云杉掩饰了来客一事。其实,她是不知道该怎么说。因为她害怕,姐姐一旦知道,又会大吵大闹?

    既然暴风雨注定会来,何不让它来的晚一点?

    十二点钟,门铃响了。可云朵却觉得,那不是门铃,而是丧钟。

    不由自主,她开始慌乱。无法抑制,歉疚地眼神望向姐姐,只见姐姐停下手里的活,转头望着门框,嘟囔着让人难堪的话:“不是都在家吗?门铃怎么会响?”

    云朵不知道该如何解释,索性垂着头佯装没有听到。姐姐的声音可以佯装没有听见,可是许天洛的热情寒暄却无法装作没有听到。

    “路上堵车没?今天下雨了,天冷吧?”许天洛的热情寒暄就像一根根刺扎入云朵的心窝,她受不了他对妹妹如此热情的寒暄,端着一盘捻好的饺子,转身进了厨房。

    “姐夫好,”云玫轻快的声音随即进入她的耳畔。

    多么轻快的称呼。只是这一刻,她能感到的只有沉重。他们之间越是和睦融洽,潜藏在她心底的恐慌便越彻底。

    “她怎么来了?”姐姐追入厨房,用呵斥叛徒的口吻呵斥着她。

    窗外,蛛丝般的细雨毫不间断的坠落着,天地间仿佛披上了一层朦胧的薄纱。她看着玻璃窗上的水雾,勉为其难的推诿道:“让宝格勒日看到云玫的男朋友有多优秀,这样他才会主动放弃她,只有他放弃她,他才有可能回心转意。”与其说这话是说给姐姐听的,倒不如说是说给自己听的。不过,姐姐似乎对于这样的解释比较满意,没有继续刁难。

    云朵知道自己不能一直留在厨房,必须以女主人的身份出去和受邀而来的客人招呼寒暄。外面其乐融融的场景,让她对这种和睦产生奢望,如果这一切都是真的,该多好!

    “饭就不吃了,我还得拍戏呢。导演说吃过饭后,不上镜。何况,你们也知道,我最讨厌吃的就是饺子,”云玫骤然响起的话,让她的即将迈出的双腿戛然而止。

    “来都来了,多少要吃一些的,”许天洛客气礼让的声音紧随其后,她想她们似乎忘却她的存在。

    “那就象征性的吃一两个吧,毕竟是他们的一场心意,”只听,云玫的男朋友和声安抚道,随即,踏踏踏的脚步声朝着厨房逼来,云朵转身面对着锅灶,开始打火,她心底五味成杂,总觉得许天洛对云玫太热情了。想到他还从来没有对她这样热情过,心底越发不是滋味。转而开始思量,是不是所有男人见了貌美如花的女人,献殷勤都会成为本性?

    就在她思绪乱飞的时候,悉悉簌簌的脚步声在她耳畔逼近,她转头只见云玫正朝她走来。云玫向打量异客一样打量着她,颇不耐烦的命令道:“你先出去吧,有些话,我想单独跟云杉谈。”

    妹妹要单独跟姐姐谈?谈什么?不安,瞬间将云朵包裹,她转头看了看姐姐,只见姐姐面色淡定的冲她扬了扬头,示意她出去。她锁着眉,迈出机械的步伐,离开了厨房重地。刚刚离开,耳畔便传入妹妹声厉俱掀的警告:“听着,我知道你不会原谅我,我也不稀罕你会原谅我。我来这里,是想告诉你,我现在已经有了新的生活,叫你的宝格勒日不要再打电话骚扰我。还有,我不想继续生活在仇恨中,虽然是你害了我一生,但是我也害了你一生,现在,我们扯平了,今后,谁也不要再去祸害谁,这是我的态度,你听清楚了呗?”

    虽然妹妹的态度让云朵很压抑,但是妹妹所说的话倒是云朵期待已久的。真好,总算有人和她一样,不愿意继续生活在仇恨之中。本自同根生,相煎何太急?

    这份安宁,来的太迟了。这份想要安宁的心,来的也太迟了。虽然很迟,但总算来了。

    妹妹的话在短暂的停滞后继续响起:“我很珍惜现在的生活,自从认识我现在的男朋友之后,我才知道自己之前的生命都是在白白浪费。我不想让他知道我与你还有宝格勒日之间的事情,为了我们彼此都幸福,我们还是摒弃前嫌,你觉得呢?”妹妹不是在商量,而是在单一的发号施令。

    不过,这一次,终于是一次充斥着正能量的施令,云朵满脸欣慰,满心舒适。

    紧接着厨房重地响起悉悉簌簌的脚步声,云朵知道妹妹要离开的前奏,正在一旁偷听的她,焦急忙慌的转身朝着客厅逃去。

    可是还没等她逃离,妹妹便已经挡住了她的去路,并且气势汹汹的冲她警示到:“我知道你都听到了,你也劝劝她吧,反正,这才是你要的结果,不是吗?”

    妹妹丢下这句话之后转身朝着客厅直奔而去,而云朵则转身折回厨房。锅里的水冒着气泡,气泡在翻江倒海,云朵端起一盘饺子倒入锅中。待到饺子下锅之后,她转身面对着姐姐,开始思量劝慰姐姐的台词,可是她的劝慰台词还没有想好,姐姐闷气沉沉的声音便抢先扑面而来:“我肚子有点不舒服,你们吃吧,我先上楼了。”

    云朵期待已久的安宁,近在咫尺,可姐姐却毫无怜惜的摧毁了。

    姐姐的离开,带动了妹妹的离开。

    “饭还是不吃了,我们也走了,”妹妹的声音附和着姐姐踏踏踏上楼的声音进入她的耳畔,云朵快步离开厨房直奔客厅,可是当她走到客厅的时候妹妹已经迈出了室门。她向一栋雕塑立在一堵墙旁边,痴痴地望着她们渐渐消失的背影。好似,她送别的是两个即将远行的亲人。好似,谁也不知道,下一次见面会在何时,更不知道,还能不能有再次见面的机会。

    不过,索性妹妹的人生已经步入了上坡路,换句话说,妹妹不需要她今后再花大把的时间和精力去扶持帮衬,她为妹妹也为自己赶到庆幸。

    可是,转念一想别人的人生都迈入了坡路,而她却还在原地踏步,甚至迈入了下坡路,凄凉瞬间来袭,与此同时她不得不重新开始仔细斟酌自己的人生。

    窗外,蛛丝般的雨仍在细细的流淌着,室内却响起父亲的长编大论:“云玫的这个对象很是不错,”父亲的钾钾钾的口吻说着,好似在品味一道美味,当然也是在变相的告诉宝格勒日,不要在癞蛤蟆想吃天鹅肉。父亲的声音短暂的停滞后继续响起:“云玫能找到这样一个男朋友,我就再也不用为她操劳了,”接着,他开始悉数他的优点,“一表人才,家境好,学历高,对云玫又体贴,真是相当不错。”

    云朵不知道,父亲说这句话之前有没有考虑过坐在他旁边的宝格勒日和许天洛的心情。她偷瞄了一眼这两个人,只见两人竟然是同一种色调表情。

    “爸,”云朵瞪了父亲语言,粗声埋怨道,她知道父亲肯定知道她在责怪什么,无非就是让他闭嘴。

    可是,父亲却冲着宝格勒日冷眼一瞟,态度明确的告诫道:“云玫是我三个女儿中模样最漂亮的,她刚生下的时候,算命的就说,她是富贵命,看来,那算命的说的真没错。”

    云朵想笑,但没有笑。云朵想哭,却没有哭。

    家没有和睦,是因为有不安宁的人存在。原本给她意外与惊喜的团圆饭,最终却成为她有生以来最难以下咽的一顿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