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45章逼走养蜂人(4)

    更新时间:2018-08-09 13:50:57本章字数:3003字

    午饭过后,一干人陆陆续续上楼休息,独剩云朵清洗餐具。也许是她的错觉,也许是她太过敏感,总之每当她准备一日三餐、清理餐具时,都会无法抑制的产生许天洛肯收留她们,在一定程度是为了方便有人为他准备一日三餐。她不是家庭主妇,不应该承担家庭主妇承担的全部责任,倘若她是一个真正的家庭主妇,她绝无怨言,可是……

    当然,最主要的还是觉得许天洛肯收留她们,其实是为了通过她们接近云玫。每次想到这些,怒火,在她心底都会无法抑制加速燃烧,她能清晰的感知到自己在一天天变得多疑、猜忌、抓狂。

    这样不堪的自己,要她如何接纳?为什么她会变成这副德行?是因为别人,还是自己?是因为担忧别人还是因为担忧自身导致的?

    清洗餐具结束之后,迈着闷气沉沉的步伐,履步维艰来到三楼。路过姐姐房间时,那里传来宝格勒日粗暴的叫唤声:“你就说你借还是不借?”

    他竟然对姐姐大呼小叫?他现在还分不清楚自己的地位?

    “那你总要先告诉我,你要用这笔钱做什么吧?如果你要用这笔钱胡作非为,我也要借给你?”姐姐的声音,同样不甘示弱。虽然已经怀孕,但这丝毫不阻碍她大发雷霆。

    “算了,不给借就算了,”在他推门而出的那一刻,云朵飞速躲入自己的房间,她背靠在门框上,拧着眉不安的思量着宝格勒日要钱做什么?这笔钱,对他而言是必需品还是可有可无?

    如果是必需品,她必须帮他,因为不帮,会成为她的遗憾。她为自己潜藏在心底的善良而开心。可是,是什么事,让这笔钱成为他的必需品?只有弄清楚钱的去向,她才会借钱给他。

    接下来的每一分每一秒,她几乎都在想方设法弄清楚这个困惑,可是,时间在一分一秒消逝,她却没有任何进展,不过这件事并没有随着时间的消逝从她心中消失。这件事情还没有消逝,另一件事情便接踵而至,团圆饭后的第三天下午,她外出买菜时许天洛竟然提出要陪她一起去。他从来不会将时间浪费在这些常人可以完成的事情上,她知道,他是有话要说。

    她们缓慢的行走在通往最近超市的羊肠小道上,小道的两侧整整齐齐的香樟树散发着沁人心脾的香气,香的太浓至于与让人有些头晕目眩。“有事就说吧,”在她还没有被晕倒之前,在她的理智还足够清晰之前,她想知道他要说的事是什么。

    她们相互对视后,他的双唇微微开启:“是这样的,宝格勒日今天又要向我借钱,我不知道,他是不是,”他欲言又止,她却目瞪口呆,难道宝格勒日向姐姐借钱无望之后,竟然将魔抓伸向了许天洛?看来,她是引狼入室了。

    “又借?那你之前怎么不告诉我?”对于他的做法,她很生气。

    “是这样的,他说他欠了别人一些钱,本来是准备用送快递的挣的钱还债的,但是我们让他辞了职。”他向谁借过钱?在北京,他怎么会有认识的人?当即,她便意识到,宝格勒日在说谎。“这次,他又说自己想搬出去住,但是没钱租房,我觉得这件事应该跟你商量一下,”不仅是这件事,就连上一件事,他也理应跟她商量。这个家的人,不是迁就就能了事。“最重要的是,这一次他要借十万。”十万?难道宝格勒日是将许天洛当作自动取款机了?一个人怎么会活到这种程度?云朵觉得她这辈子是绝不可能做出这些事情的。“我觉得事情蹊跷,所以先跟你商量一下。”

    “钱还没借出去吧?”她下意识的问着这个至关重要的问题。

    “还没有,”幸好没有,她长舒一口气。既然狼是因她而入室,她应该为这件事承担责任。“他现在正在银行,等着我把钱打过去,”许天洛的声音再次响起。

    骗子,宝格勒日竟然是一个骗子,他在她心中最后一点怜悯都消怡殆尽。

    按照许天洛提供的地址,云朵带着姐姐云杉直奔目的地。路上,云朵一直在想,宝格勒日将上次借的钱花到了哪里?从没见他给自己买任何衣着,也没有见他给姐姐买过任何东西,更没见他往家里添置任何家具。不由自主,她想到了昨天云玫在微博上秀出的那枚戒指。她本以为,那是云玫的男朋友送的,可是现在......

    她下意识的掏出手机,再次端详起云玫微博上秀出的那么钻石戒指,这戒指分外刺眼,就像一道毒光刺痛云朵的眼球。

    难道这是宝格勒日买的?宝格勒日为什么这么蠢,还要对云玫纠缠不休?难道他看不出来云玫根本就没有爱过他?以后更不可能爱他。再者,既然云玫已经开始了新生活,已经有了自己引以为傲的男朋友,为什么还要接纳宝格勒日的礼物?

    此时此刻,还有一件事情很困扰她,那便是这件事情要不要让姐姐知道。如果姐姐知道后,愿意就此放弃许天洛,在她看来,倒是利大于弊。虽然有男人陪伴,对于一个女人至关重要,但是倘若这个男人既没有责任感又不爱这个女人,那么对于这个女人而言,与其留住这个男人,还不如让他离开。

    想到这里,云朵将手机推到姐姐面前,将戒指放大一圈。

    “戒指?这是?”姐姐睁着错愕的双目问道。

    “云玫的,她昨天发在自己的微博上的,她现在微博上已经有二十万粉丝,可以说是小有名气的明星了,”云朵边说边指示给姐姐看。她一边她期待着,妹妹能够成为明星,在成为明星之后帮衬帮衬这个拮据的家,一边期待着宝格勒日能够回到姐姐身边带着姐姐回呼伦贝尔去,或者姐姐能够放弃宝格勒日接纳别的男人。“这会不会是宝格勒日送的?”云朵怯生生的说出自己的疑虑。

    原本她是要替许天洛追回那笔钱的,可是现在看来这已经是不可能的事了。现在她只想知道,他又准备用这十万元给云玫送什么?他以为他借钱给云玫买礼物,云玫就会感动,就会重新回到他身边?他欠下的负债越多,云玫越不可能回到他身边。

    爱情真的是一副迷药,让人智商降低到常人难以理解的地步。事情发展到这里,云朵对宝格勒日彻底绝望了。对另一个女人如此痴情的男人,她怎么可能将姐姐安心的交托给他?如果姐姐聪明,早就该放弃了。

    “从今以后不要再因为我,给宝格勒日借任何钱,今天就让他从许家搬出去吧,”恰此时,听到姐姐这样说道。

    “事情还没有发展到这种地步,”当云朵意识到自己说了什么时,话已经出口。

    “就应该让他流落街头,只有让他沦落街头,他才能知道谁对他最好,”姐姐愤愤不平的话就像诅咒,诅咒过后又向泄了气的皮球,软绵绵的哭诉道:“其实,我之前就对宝格勒日带我回草原,没报百分之百的希望,”她好似有很多话,要一吐为快。她能有这样的觉醒,云朵感到欣慰。“但是,我还是抱了一些希望,为了我的孩子能够生长在亲生父母的呵护下,我必须抱希望。”

    她说的没错,做的也没错。换做是云朵,也会这样做。云朵缓了缓神这样安抚到:“就是希望你们能够冰释前嫌,许天洛上次才会借钱给宝格勒日,其实,为了你的幸福,别说是一万元,就算是再多,也值。可现在的问题是,宝格勒日根本没想过和你好好在一起,反而是在利用你。”

    “现在,就算他意识到自己错了,真心真意恳求我原谅,我也不会再给他机会,我不会再相信这个人,一次都不会,”姐姐咬牙切齿的说道。虽然这样的结局也在预料之中,但是当它真正沦为现实时,遗憾,还是在所难免的。姐姐的话在短暂的停滞后继续响起,“与其相信这个骗了我多次依旧死性不改的男人,我更愿意去相信还没有伤害过我的男人。”

    姐姐的觉醒,让云朵震惊,让云朵欣慰。

    云朵仿佛看到了曙光,看到了姐姐开始谱写自己人生新篇章的曙光。

    “只要是你深思熟虑的,我都会支持你。我们对他已经仁至义尽,换作是我,我也会放弃,真的。何况,我们想要守护一生的人,上天不一定会遂我们心愿将这个人赐予我们,”她谦和地安抚着姐姐,声音轻柔的就是空中慢慢漂浮的蒲公英。

    “天下又不是只有他一个男人,何况,就算是,我也该放弃了,”姐姐大彻大悟的慨叹到。

    是的,早就该放弃了,现在放弃,为时不晚。漫漫长路,人都会有犯错的时候,能够迷途知返,实乃大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