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46章逼走养蜂人(5)

    更新时间:2018-08-09 13:50:57本章字数:3561字

    烈空当头,让人眩目。车子,在目的地缓缓停下,宝格勒日的背影进入云朵的眼盼。他正站在银行门口处的自动取款机前,爬在取款机上忙活着。她猜,他肯定是在查询资金到账没有。

    “宝格勒日?”她下车之后,冲着自动取款机那一侧高声唤道,他转头狐疑的目光打量着她们。

    “你们怎么来了?”他一边疑声问着,一边朝着她们走来。

    “你要这笔钱做什么?”她一边迎上去,一边定声问道,平静是她脸上唯一的符号,但是平静底下却是惊涛骇浪。

    “那一万元呢?你给云玫买了戒指?她已经向我坦诚了,她说她根本就不想要,是你非要送给她,”恰此时,姐姐愤愤不平的叫喧道。对于姐姐的胡言乱语,云朵予以谅解和不去计较。其实在生活中,不仅是姐姐,云朵也经常胡言乱语。人们总会为了自己的目的,胡言乱语。宝格勒日垂下头,好似意识到自己错了,默不作声。姐姐的声音在短暂的停滞后继续响起,这一次充满倦意与责怪:“她根本就不爱你,为什么你连这点都看不清楚?”

    云朵觉得,姐姐也累了,困了,乏了。最重要的是痛了,最至关重要的是看不到希望了。

    “我还有事,先走了,”宝格勒日好似不想继续呆在这里被姐姐折磨,闷气沉沉的丢出这一句后边转身就走。

    “你等等,你现在就从许家搬出去,”姐姐用半个主人的口吻命令道。她的脸很平静,可云朵知道心却在滴血。就此放弃持续已久的恋情,她怎么可能平静面对?何况,她不是一般的女人,她的特殊在于她有孕在身。

    “当初我就说我不搬来,是你们非要让我搬来,我现在到哪里找那么便宜的地方?我是你们养的狗啊,召之即来,挥之即去?你们害我丢了工作,我现在身无分文,能去哪里?”他像个疯子对她们咆哮道。

    自作孽,不可活。

    人若是放着好日子不过,一意孤行,最终自取灭亡,这又能怪谁?

    “你现在生气有什么意义?你对我们大吼小叫,是因为我们的错吗?就是因为我姐姐太软弱,根本不懂得索取,你才压根不把她当一回事,”云朵愤愤不平的叫嚣道,这炎炎烈日越发点爆人愤怒的细胞。这句话,她必须说,不说,对不起姐姐,对不起自己的良心。可是转念一想,宝格勒日也很可怜,她们已经在不知不觉中成为了他的依靠,可是现在又要再他对他们形成依赖之后抛弃他。对此,她心生愧疚,于是这样说道:“你可以再住三天,这三天,你出去找房子,我会给你三千元,这是我所有的积蓄。以后,你不要在来找我们,我们也不会再去烦你。”

    这三千元,真的是她最后的积蓄,想当初自己患病,姐姐患难,这笔压箱底的钱她始终不敢动,而今......

    她不敢相信自己会做出这样的举动。如果说他对她不重要,她的所作所为不允许。

    “不行,”姐姐开始劝阻她,态度相当明确。

    可是,她的态度也相当明确:“什么都不要说了,三千元,我可以再挣,”与其说这句话是说给姐姐听的,更不如说这是她对自己的安抚。

    这一边,她们姐妹的争执还未停息,那一边宝格勒日便开始不识识趣的火上浇油,他闷气沉沉的冲着姐姐埋怨道:“我早就告诉你,我是不会再回到你身边的,你以为你三番五次祈求我,我就会回到你身边?我们之间的情谊已经沦为过去式,如果不是因为你,云玫也不会到现在都不理我。”

    云朵想这一次姐姐应该看的足够清楚,宝格勒日是再也不可能回心转意的,同时她也知道就算宝格勒日摘下天上的星星,妹妹也不可能再回到他的身边。在她看来,他与妹妹之间的感情才是真正属于过去式了。

    不过关于宝格勒日的事情,她不想再管也无权再管,而是将钱转给他之后,便匆匆离开了。

    一路上,她与姐姐都是一副心事重重的模样,她不知道姐姐气呼呼的表情下,在想些什么。也不知道,姐姐憎恨的眼神里,在潜藏着什么。但她知道她是对宝格勒日彻底绝望了,对宝格勒日能够回到姐姐身边也彻底绝望了。

    她转头透过移动的车窗玻璃望着窗外,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落日就像喝醉了酒的红脸醉汉出现在天空中,天际被映的一半通红,一半金黄。恰此时,姐姐闷气沉沉的声音冲入她的耳畔:“其实,在云玫出现之前,宝格勒日并不是这样一个人,都是云玫害成了他。”与其说这是在说给云朵听的,更不如说,是姐姐在自言自语,“既然云玫已经抢走了他,为什么又要背叛他?她这样做,难道仅仅只是在报复我?她才是最无情无义的人,比宝格勒日还无情无义。既然抢走了他,就应该好好对他,怎么能够又抛弃他呢?你看看他现在变成什么样了?人不人鬼不鬼的。云玫就是个害人精,这样的人应该让她遭殃。”

    “我们都是姐妹,你怎么能这样诅咒她呢?”云朵疲倦不堪的埋怨道。

    “可是她当我们是姐妹吗?她若是当我是她姐姐,怎么会抢走我的男朋友?”

    经姐姐这样一说,云朵还真的觉得云玫根本不曾当她们是姐妹。可是这又能怎么办呢?

    云朵原以为姐姐那些抱怨的话,只是单纯的牢骚。不曾想到,这背后竟然还藏匿着极大的祸端。回到家之后,她向许天洛和父亲讲述事情的经过时,姐姐则上了三楼。她原以为,姐姐是身心疲倦,回卧房休憩。不曾想到,半个小时后,云玫的质问扑面而来。单单她突然出现在这里,就足以让云朵震惊慌乱。

    “云杉呢?哼,有胆做,没胆认?既然没胆认,那就不要做么,”妹妹来势汹汹,刚刚破门而入就像洪水猛兽一样张牙舞爪的嘶吼着。

    “发生了什么事?”云朵锁着眉,一头雾水的问道。

    “她毁了我,”云玫粗重的申明。云朵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姐姐要如何毁掉妹妹?到底发生了什么事?妹妹竟然说出这样的话?只听妹妹这样解释道:“她在网上发微博,说我勾引了他老公,让她现在有孕在身却惨遭抛弃。现在大家都在骂我,导演说要删我的戏份。我的事业才刚刚起步,有什么问题她不能亲自跟我说嘛?为什么非要这样?毁掉我,对她有什么好处?”

    如果她真的知道错了,早就来道歉了。绝不会在被惩罚时,才哭喊着说万事可以商量。人,总是这样,不到黄河心不死,不到悬崖不回头。

    “到底是怎么回事?”恰此时,父亲拧着眉焦躁不安的叫唤到,他还没有理清楚这件事情的头绪,她们也无心向他解释。

    “云杉你出来,你这个缩头乌龟,你出来,”妹妹像只发疯的狮子,冲着楼上咆哮道。依照妹妹的架势,很可能会对姐姐动粗。提防祸及胎儿,云朵决定先独自上楼和姐姐交涉一番。

    “现在责怪没有任何价值,大家想想有没有解救之法,”云朵锁着眉这样说道,室内,瞬间由一窝蜂状况安静下来,大家都不约而同地将目光聚焦到了她身上,明显在等她拿出最合适的处理方式,她定了定神这样说道:“这样吧,我先上楼去了解一下事情的前因后果,你们先在这里等消息。”

    其实,她知道,姐姐是因为恨,才做出这样的举动。那些返程路上姐姐闷气沉沉的话,此时此刻,在她脑海中,再次浮现,不仅浮现还想水波一样一圈圈荡开来。

    生活非但没有安宁,反而越来越乱。来不及多想,也用不着多想,趁着众人平静的间隙,她马力十足直奔三楼。

    三楼卧房门口,她一边轻柔的敲击着门框,一边谦和地冲着门框唤到:“姐,是我,只有我一个,把门打开,好吗?我们好好聊聊。我知道是他们错在先,让他们给你道歉,好吗?”

    她不想,已经看到曙光的生活再次跌入谷底。她不想,云玫刚刚开启的演艺事业,就这样枝折花落。

    “别说了,我不会让你们中的任何一个人进来,”姐姐愤愤不平的申明自己的态度,亦如洪水魔兽摧残云朵最后的希望。

    “你知不知道,为了这个家能够安宁,我和许天洛付出了多少?本来生活已经渐渐平静,为什么你还要毁掉这一切?”

    “生活并没有平静,平静只是你的错觉。”她们就这样隔着一扇门,断断续续的说着自己想说的话。“我的这一切,都是我自作自受,我不怪任何人。他们得到那样的下场,也是他们自作自受,不应该怪任何人。”

    “你有没有想过今后?”云朵锁着眉问道,这个问题姐姐或许没有想过,但是云朵不能不想。

    “什么都不要说了,现在说这些还有用吗?为什么你们只知道责怪我?为什么当初我被抛弃,你们不去责怪他们?”姐姐的理直气壮,咄咄逼人是事先预备好的。

    “人都会犯错,生活还要继续,你总不能在里面躲一辈子吧?”

    也许是她的这句话,让姐姐产生认同感,总之话语结束之后,她听到了脚板摩擦地板的声音,但是,这声音在逼近门框的时候,突然消失了。

    “等生完孩子,我就离开。孩子如何处理,我会好好考虑的,”淡如水的声音透过敦厚的门框进入云朵的耳畔。云朵唯一感到庆幸的是,至少此时此刻,姐姐不会做出傻事,而且还开始为自己腹中胎儿着想了。姐姐的声音短暂的沉寂后再次响起:“我知道你们都恨我,可是,我无法眼睁睁的看着云玫得到唾手可得的幸福。因为她的介入,宝格勒日背叛了我,她扰乱了我原本平静的生活轨迹,她让我失去了原本唾手可得的幸福,她让一个原本优秀的男人成为魔鬼。因为她,我经历着痛不欲生,因为她,宝格勒日变得人不像人鬼不像鬼。而她,从始至终却像局外人一样安全。现在,不仅有优秀体贴的男朋友,还有唾手可得的成名机会,这一切太不公平,我要自己伸张正义。我知道你们都会恨我,当我做出这个决定时,我就已经做好为这个决定付出一切。我一无所有,只有烂命一条。”

    姐姐的话外之音到底是什么?云朵陷入了慌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