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8章被人劫了

    更新时间:2018-08-09 13:35:34本章字数:1998字

    “没……没有……”然后一边打转方向盘一边朝着另一边的公司方向驶去。嘴里不由嘟囔一句:“早知道不告诉你那宴席了……”

    吃过早饭卢一鸣跟着父亲来到他工作的地方,也就是电影公司的剧组。

    说是电影公司,实际上就是前楼后楼的距离。从楼上下来,来到前楼上,那里是剧组工作的地方,而他们的目的地的则是这栋大楼的三层,也就是三楼。

    因为编导制片以及迎宾都在三楼,一般闲时便用来工作和接待投资商用的,所以,三楼的设施要比一楼和二楼豪华许多。

    当然,一楼仅仅是货仓,里面摆放着各种各样琳琅满目的道具和服饰,所以一楼也是道具组和化妆组待得地方。

    而二楼则是编剧以及剧务组的成员所在。

    刚到楼门前,就碰到一楼化妆组的组长韩文,看到卢一鸣和卢父后,笑呵呵的打着招呼。

    卢父朝她象征性的微微点了下头,卢一鸣则多看了韩文两眼,尽管她和父亲的年纪相仿,都是人到中年,但是不得不说她保养的的确很好,毕竟是化妆师出身,人长得本就漂亮,又懂的保养,所以到了现在仍旧风韵犹存,听说在她年轻的时候可是个大美人儿级别的。

    当然当时有多美卢一鸣是不知道了,但看现在的相貌却也不错。

    见卢一鸣盯看了她两眼,不又朝他笑道:“吆,一鸣回来了,呵呵,怎么不呆在京都了。”

    看了眼父亲,卢一鸣不好不打招呼就走,然后说道:“不是,我准备在这里找工作。”

    “噢,上,上面去?”韩文指了指三楼说道。

    卢一鸣微微点了下头,不知道为什么,面对韩文的问话,她总有种不知所措的的感觉,就好像有什么小心思被人揭穿了的感觉。可能是那个女人太妖艳了吧。

    卢一鸣匆匆答完便要上楼。

    “呵呵,这有什么害羞的,你那手艺都是跟你爹学的,要我说也是一流,在这院里住的人那个不知道的,你去编导哪里,不说你那手艺,就凭你爹的面子也能收下你的。”

    卢一鸣连连答道:“是,是,那就借您吉言了。”

    “啧,什么吉言,这是事实。”韩文笑道,随后不知道打得什么注意,便又说道:“唉,一鸣你这次回来打算不走了就是对的,要我说你工作有着落了,也该考虑考虑找婆娘的事了。怎么着?还没有相中的吧,没有的话就来找你韩姨,我们化妆组的姑娘可是个顶个的漂亮,最近又新来了几个大学生,嘿,那模样长得真叫一个俊。连我都有些嫉妒了。”说着摸了摸自己的脸。

    可能是嫌韩文话太多了,父亲闻言哼了一声道:“屁工作还没找着,就先找媳妇,韩文,别以为我不知道你打的什么注意。我儿子就算是找对象也不会在剧组找的。想联姻让我儿子承你恩情,你就绝了那心思吧。”说完也不理她便朝楼内走去。

    卢一鸣自当跟在父亲后面匆匆离去,片刻也不敢停留,毕竟韩文给他的感觉太妖艳了,对于一个从未谈过恋爱的雏来说这女人太老成熟练了。

    韩文见心思被人拆穿,虽然嘴上没说,但是面色上却阴晴不定,最后看着卢一鸣和父亲离去的背影,重重的呸了一声,道:“什么东西,你巴结老娘,老娘还都不一定把化妆组的姑娘介绍给你呢。癞蛤蟆想吃天鹅肉,我呸,也不撒泡尿照照镜子。活该你今天聘不上。我气死你!”

    当然,韩文的诅咒卢一鸣是不可能听到的,就算听到了她也不能因为这事和她吵起来,毕竟院里大家都住在一起,整日抬头不见低头见的,也不好闹僵,再说她的脾性人都知道,也不愿和她那样的娘们一般见识。

    这时,卢一鸣和父亲一路来到三楼,可能是时间过早,人们都刚刚上班,卢一鸣和父亲来到三楼的时候,那个三楼前台的迎宾正在对着镜子描眉画眼,看到卢一鸣和父亲走来,吓得她连忙把小工具放下,待到看清之后才长长的舒了口气道:“卢组长,你可吓死我了。我还以为是编导来了呢。怎么来了也不打声招呼。”

    父亲的板脸一向都是招牌,所以没见的对那个女迎宾多客气,问道:“怎么?编导没来?他不是一向来得很早么?”

    “谁知道呢?反正现在还没到呢。”女迎宾一边说着一边又拿起了小工具抹着唇膏。

    父亲闻言不由皱了下眉头,卢一鸣则好奇的打量着四周,毕竟两年多没见了,这地方的变化着实不小,闲来无事我便看了几眼。

    父亲问道:“那制片呢?制片也没到么?”

    女迎宾摇摇头说道:“制片今天去和投资商谈合约的问题去了,可能明天才回来。要不,您先等一会。”

    父亲叹了口气道:“只能如此了。”说着拉着卢一鸣坐到一旁的沙发上。

    父亲在剧组的为人虽说不得上最好,但也不是最坏,那女迎宾在处理完自己的事情后,用一次性纸杯冲了两杯茶水送了过来。

    接过纸杯,卢一鸣朝那女迎宾笑了笑,女迎宾看了我一眼,然后对着父亲问道:“卢组长,您今天来这干什么啊?”

    “没什么,给我这个不成器的儿子找找关系看能不能进剧组。”

    女迎宾哦了一声,看了卢一鸣一眼道:“这是您儿子?”

    卢一鸣笑了笑:“我就是他儿子。呵呵……”

    父亲对卢一鸣胡乱掺言很不爽,不由瞪了我一眼,然后朝女迎宾点了点头。

    “您儿子学什么专业的?编剧?化妆?还什么?”

    “珠宝,他学珠宝设计的……”尽管卢一鸣还没有毕业,也是未完成学业就被学校劝退的人,但父亲在对外的时候仍旧露出一副我儿子不赖的语气。

    闻听珠宝两字,女迎宾顿时来了兴趣,看向卢一鸣道:“你是学珠宝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