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21章绝望了

    更新时间:2018-08-09 13:35:35本章字数:3041字

    尽管她神色焦急着装凌乱,但是那股子劲头却丝毫不像是一个四五十的中年妇女,而这时站在门口的门卫也很敬业的将那妇女拦在门前。

    同时说道:“对不起,这里着装不整者不许入内。”

    “别拦我,我找人,我约了人的,在…… 就在那里!”那妇女指着陈硕和房阿姨所在的地方说道。

    那门卫扭头看了眼陈硕两人所坐的地方,他还记得刚才那个美女进去时候的样子,扭过头来,继续拦着中年妇女道:“这位阿姨,你要是指别人或许我还会犹豫一下,但是,你指的那人……嘿嘿,对不起,我不能让你进去。”

    那门卫说的很简单,那意思也很明确,在他心中认为像陈硕那样的美女,她的家人也一定是大人物,绝不会认识像中年妇女这般装束和精神面目的人。

    在咖啡厅做了这么长时间的门卫,每日进进出的什么人没有见过。所以他断定中年妇女绝对是在胡说。

    见门卫很肯定的告诫自己,中年妇女显然有些着急了,不由出声大喊道:“房姐,房姐,我是老卢的老婆啊,你同学的老婆!”

    她这一喊顿时吸引了整个咖啡厅所有人的注意,一些年轻男女再见到她听到她所说的后,有几个不由自主的轻笑一下,更有一些对着中年妇女指指点点起来。

    这时,就连在收银台的收银员和几名服务员也都纷纷侧目看来,下意识的朝这边走了几步。

    更有保安队队长皱着眉头瞪了那门卫一眼,吓得那个门卫连忙捂住了中年妇女的嘴,然后拖拽着她便朝外面去。

    一时间场面乱哄哄的好不热闹。

    而陈硕和房阿姨自然也注意到了这边的情况,再看清楚中年妇女的面目后,房阿姨微微怔了一下,随后反应过来。

    “房阿姨,怎么,你认识她么?我听到她刚才再叫你的名字?”陈硕问道。

    顾不得回答陈硕的问话,房阿姨连忙从座位上站起来,然后快步朝着门卫走去,很快就到了两人面前,然后一把拽住那门卫的手,有些生气的说道:“干什么你?你们店长就是这么让你们对待长辈的吗?”

    “对不起阿姨,这人衣冠不整又扰乱厅里的秩序,我必须把她轰出去。”门卫解释道。

    “放屁,这是我请来的客人,你凭什么往外轰!”闻言房阿姨不由怒骂一声,她也是憋屈的久了,那门卫不狡辩还好,他一狡辩更是惹得房阿姨怒火中烧。

    那门卫被房阿姨骂的莫名其妙,一时怔住了,站在原地张了张嘴不知道说什么好了。

    而这时其他服务员和在场的客人都有些莫名其妙的看着这新出现的状况,不明白为何刚才还是这厅里的客人会卷入其中。

    这时,保安队队长想要上前,却一下被走上前来的陈硕拦住了,见陈硕习惯性的亮了亮警官证,然后说道:“我是警察,这事我来调和。”

    那保安队队长这才没有再继续上前,要不然等他上去,不论房阿姨多么彪悍,恐怕也会被他一只手扔出去。

    可不知道什么情况的门卫却没有那保安队长的觉悟,也没看到陈硕亮起的警官证,再被两个妇女缠住后,又看到陈硕走来,面对美女,他本身身为男子汉的尊严好像受到威胁一样,不愿在美女面前掉面子。

    于是心中一恼,不由拽着房阿姨和那中年妇女便朝门外扔去,不得不说,这小子还是有些蛮力的。

    见他拎着两人就好像拎小鸡一样。

    刚想将两人扔出去。

    却见这时小腿关节一痛,整个腿一麻受不住力,再加上房阿姨和那中年妇女在他手中拎着一压,然后扑通一声跪在地上。

    还不等他反应过来,紧接着自己的手臂又被什么人绕到后背一拧,顿时疼得他惨叫一声,整个人浑身一点力道都使不出来了。更被人一下制住了。

    直到这时,他才通过眼睛余光看清袭击自己的人是谁。

    那人不是别人,正是刑警出身的陈硕。

    原来,刚才她走上前来看到那门卫对两位阿姨动粗,不由心中一怒,瞬间出手制服了那门卫。

    这期间也不过几秒钟的时间,等到诸人都反应过来的时候,已经能够成了现在这个样子了。

    那门卫也是一时心急表现自己,忘了房阿姨和陈硕是一伙的,心里只是想着自己被两个妇女纠缠的情形可别被美女看到。仅此而已,要说他也够冤的。

    而这时,诸人反应过来,都纷纷侧目看来,不仅对陈硕的身手叹服不已,更有惊叫连连。

    而此时的房阿姨和那中年妇女也趁机爬起来,有些茫然的看看四周,待发现那个被陈硕制住的门卫后微微怔了一下,因为刚才实在太快,她们还没觉得怎样就结束了。

    本想着被那门卫扔出去呢,画面一转就成了现在这样,也难怪她们会愣住了。

    这时,那保安队长微微皱眉走了过来,对陈硕客气的说道:“警官,能不能先放了他,毕竟他也是职责所在,构不成犯罪。”

    “当然。”陈硕爽快的答应道,同时松开手放开了那名门卫,见那门卫一经能够挣脱连忙翻到在地,然后不断地揉弄他那只被陈硕压着的手。

    陈硕这番举动,倒叫那保安队长吃了一惊,原以为她会为难自己一番呢,谁想到竟是如此爽快,爽快的令他有些接受不了。

    不过很快就反应过来,踢了那坐在地上的保安一脚道:“还不快给人家赔礼道歉,真是狗仗人势,真以为什么事我都能替你们摆平。”

    闻言,那门卫反应过来,想起刚才的情形,那陈硕的凶狠历历在目,更叫人不寒而栗,不由浑身打了个一个哆嗦,连忙朝着房阿姨和中年妇女以及陈硕点头作揖道:“对不起,对不起……”

    尽管他还有些迷糊,这到底是怎么回事,但是既然保安队长让他道歉,自然有道歉的理由,所以他毫不犹豫的作出了刚才的举动。

    只是中年妇女见状有些莫名其妙,而房阿姨却哼声抬头装作没看见。

    “队长你倒是家教颇严啊。”陈硕笑道。

    队长连连摆手道客气,然后又瞪了那门卫一眼道:“还愣着做什么,该干嘛干嘛去!”

    那门卫闻言如临大赦一般,尽管闹不清这是怎么个状况,可是要他继续地在这里显然是种罪受。他巴不得赶紧离去呢。

    这个时候,事情已经这样再没有必要再呆在这里了,省得成为被人关注对象,想要坐下来静静谈话都不行了。

    陈硕三人见那门卫又站回了自己的岗位,也不再纠缠什么,向那队长打了个招呼,然后陈硕掏出钱来想要结账。

    见状那保安队长那里敢收陈硕的钱,连连推脱,别说他们刚才惹到对方了,就是没惹到对方,在知道对方身份后,该交的朋友还是要交的,再说一两杯苏打水而已,他能代替店长做主的。

    最后在陈硕一句,你知不知道你这样做是在贿赂警官的话后,吓得那队长顿时不知道说什么好了,陈硕趁机将钱塞到对方手中,三人这才离去。

    等到保安队长反应过来的时候,三人已经走得没有影子了。

    “这……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这时,出来门后的房阿姨对着那个中年妇女问道。陈硕紧跟在两人身后,饶有兴趣的打量着那中年妇女。

    而那中年妇女不是别人,正是陈一铭的母亲。

    “你儿子怎么没来啊?干什么去了?”终于,憋了很久的房阿姨在看了眼陈硕后,扭头对卢母问道。

    她不说还好,刚刚沉住气的卢母闻言仿佛记忆起了什么令她惊恐的事情一般,不理会房阿姨的质问,而是却却的看向了陈硕。

    两人看到她那个样子都有些诧异,不明白她那是什么表情。

    随后就见卢母扑通一声跪在了陈硕的面前,通红着一双眼,哭腔道:“陈姑娘,你是陈姑娘吧。”

    “是,我是…… 阿姨您这是做什么,你先起来,有什么话您起来再说。”陈硕被卢母搞得有些莫名其妙。

    不仅她,就连在旁的房阿姨也有些摸不着头脑,只是在心里隐约觉得这里面一定有问题。

    随后听卢母哀怨道:“陈姑娘,我错了,我们老爷子错了,我们不该找上你的,是我们家高攀您,我儿子,我儿子……”

    说完便又呜呜哭了起来。

    只把陈硕和房阿姨弄得心急如焚。

    看她的样子是挺着急的好像受了什么委屈,可是却怎么也听不懂她在说些什么。

    “阿姨您先起来。”说完陈硕一用力将卢母拉起来,而这时,房阿姨也慢慢凑上来将卢母拉住,隐约想要站在她前面的意思。

    接着见卢母慢慢稳定下情绪,这才缓缓说道:“陈姑娘,您要是不喜欢我儿子,或者说不愿和我儿子相亲,您直接开口就得了,为什么要把我儿子抓起来啊……”

    “什么?”

    闻言,陈硕和房阿姨顿时大惊,先不说陈硕如何的莫名其妙,不知道卢母唱的哪一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