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22章太阴毒了

    更新时间:2018-08-09 13:35:34本章字数:3124字

    而房阿姨微微怔了一下后,顿时反应过来,不由眼前豪光一闪,面色变得阴沉了许多,联想起先前一直未到的我,再加上卢母的说辞,不由已经信了三分。

    陈硕呢,虽然有些惊诧于卢母的言辞,但是也不会认为这是卢母因为儿子迟到的托词,毕竟她的表情太逼真了,根本不像是在骗人。

    可这就怪了,她说自己绑架她儿子,这件事可大可小,往小了说,不管什么原因事后放了就完,只要当事人不追究。

    可是往了大了说呢,她这是故意陷害人家,自己导演一出好戏,做好了即将红娘蒙在鼓里,又达成愿望。

    可要是做的不好,露馅了,不仅男方家得罪了,连红娘也一并得罪了。

    你这根本就是毫无道义可言,把所有人都当猴子耍了。亏得别人还对你有些亏欠的感觉呢。

    这是房阿姨此时的心境想法,见她眯着眼看了陈硕一眼,哪里会想到这女孩如此的狠毒,将事情做到这份田地上,亏自己还把她当做好女孩看呢。

    这样的阴狠手段,实在太毒了。

    如果这件事是真的简直让人无法容忍。

    就像卢母说的那样,你要是不喜欢大可以不必搞出这一套来,但你今天做的事情,已经严重损毁了她和卢家的尊严。

    然后房阿姨扭头对卢母说道:“你慢慢说,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其实,房阿姨虽然怀疑,但也不能过分冲动。

    随后就听卢母将事情一一道来。

    原来,昨天陈一铭和父亲约好出门转转购买一些着装服饰打扮一下,好应付今天的相亲。可谁知刚一出门就被一个便衣警察抓走了,至于抓到那里去了就不为人知了。

    这还是街里街坊看到后告诉卢家的,但是当卢家知道的时候真正的情况早已被篡改的面目全非了,说什么的也有,卢家要想分析出那个是正确的情况实在很难。

    后来陈一铭的姐姐得知消息后,联系了她在公安系统的同学,通过多方打听,直到今天上午才知道原来陈一铭是被陈硕所在的公安机关带走的。

    这一发现便不得了了,顿时引得卢家上下的轰动,大家一致觉得这件事不可能只是巧合,相亲前一天被人抓走,抓走他的人又是陈硕的人,你要说这些没有关联谁也不信。

    后来,大家一琢磨,卢母决定亲自去求陈硕,当着红娘的面把事情说清楚,这样的丫头他们卢家也不敢要的。

    所以干脆回绝了,各走各路的好。

    于是才有了先前的一幕。

    在听道卢母的叙述后,房阿姨不由气的的面色发紫。狠狠地瞪着陈硕。

    这次不禁自己这个红娘没有当成,就连人家卢家的人也遭了秧,她面上无光不要紧,关键是人家丢不起这个人,这事情要是传出去对人家卢家的孩子也不好。

    怎么相亲前一天被人抓到公安局了,这到底是怎么回事?以后谁还敢给他介绍对象啊。

    这也难怪房阿姨气成那样。

    听完卢母叙述后,陈硕也是眉头越皱越紧,这件事她真的没有派人去做,如果这件事是真的话,那她就是跳进黄河也洗不清了,但要是假的……

    现在她急需要求证这件事,想到这里,她连连安慰卢母,然后又对房阿姨说道:“两位阿姨别着急,卢阿姨是吧,您别着急,这件事绝对不是我干的,我也没有这样想过。”

    还不等她说完就听房阿姨哼道:“就算不是你干的,也是你的手下人干的,就算不是你指使的,也是你手下人自行做的。”

    “如果真有这事我一定会彻查。”陈硕那里会怪罪房阿姨讽刺的话语,只是连连说道:“这件事我一定会查,但请相信我,我决没有这样吩咐过别人,也没有……”

    “陈小姐,我知道,我知道,我想我儿子在派出所已经一个晚上了,不知道现在怎么样了,你给你的手下打个电话问问……”卢母哭腔说道。

    “对,有没有这回事,你打电话问一下不就知道了么?你也别费时查了,就现在,就在这里,有没有这回事你说了不算,你打电话放到免提上,我们在旁旁听就是。你要真没干这事,你也不怕你的手下说漏嘴什么的。”房阿姨说道。

    陈硕闻言不由眉头紧皱,然后也不答话,摸出手机拨通了一个刑警队员的电话,很快电话就被接通了,听那边人说道:“怎么?队长相亲完了?进展怎么样啊?说来听听…… 哈哈。”

    “别闹了,我问你一件事。”陈硕皱着眉头问道。

    房阿姨和卢母见状都不由支起耳朵来听。

    “什么事啊?”对方也听出了陈硕语气中的不耐。

    陈硕看了卢母和房阿姨一眼,在听到卢母说道卢一鸣的名字后,对着电话说道:“卢一鸣这个人你认识么?”

    “卢一鸣?”男人问道。

    “我问你,昨天有没有抓过一个叫卢一鸣的人,家住在电影公司……”陈硕说道,这时,先前房阿姨为我准备的说辞派上了用场,陈硕几乎一字不差的将当时听到的有关我的情况都一一告诉了对方,只把对方听得一愣愣的。

    最后沉默了一会后,忽然听到那边传来一声清脆的拍脑瓜的声音,显然是那人想起了什么来,于是大声说道:“对,我想起来,昨天,老王是在电影公司门前抓了一个叫卢一鸣的小子,嘿,你还别说,这小子嘴还真硬,愣是不开口招供,从昨晚一直折腾都现在累垮我们好几个兄弟都拿他没辙,等过会老王要我过去,看我如何收拾那小子,保管收拾的那小子服服帖帖的,怎么?队长,您和他有仇?”

    “要不要我特殊照顾他?喂?队长,说话啊,喂……”

    后面的话陈硕没有听清楚,只知道在对方承认有这么一个人的时候,她的大脑轰的一下好像被炸开了一样,整个脑袋嗡嗡直响,再没有了其他任何的想法,只是脑中一片空白,耳中不断地嗡鸣声。

    好啊,果真有其事,原来不是别人在污蔑你。

    在听清楚电话中传来的消息后,房阿姨顿时气得差点晕倒,一张脸早已扭曲的不成样子。

    而卢母在听到他们对自己儿子上刑后更是眼前一黑,要不是房阿姨眼疾手快的托住了她,那一下就得摔在地上。

    这时,陈硕也反应了过来,刚想上前扶住卢母时,却被房阿姨一下推开了,见她面色极为不善的说道:“你去一边去,这没你什么事,陈硕啊陈硕,我还真是小看了你,这种事你都能做的出来,哼,亏我还一直夸你是个好孩子,给我同学的孩子介绍你,现在看来是我瞎了眼。”

    “房阿姨你听我说……”

    “不用了,你放心,你做的事我一定会如实告诉你爸的,我倒要听听他有什么解释。”房阿姨哼声道。

    陈硕虽然心中冤屈,但她也知道这事这时是说不清楚了。看了房阿姨怀中的卢母一眼道:“卢阿姨,你放心我这就给他们打电话让他们放了你儿子。”说完,她就有些后悔了,谁说不是呢,本来这话不敢这么说,她这样说出来不就等于是承认了这件事是自己干的了么?

    她也是着急找的,在加上房阿姨说要告诉她的家人,她在家里是最怕她父亲得了,要告诉了她父亲那还了得,所以这才让这样一位身经百战遇事不慌的刑警队长也慌了神。

    既然慌了神,自然便有些手足无措,语无伦次起来。

    陈硕越发着急,心中所想的感觉却一时找不到合适的词语来解释,这就好像是问题抢答,有的人明明知道答案却因为心急怎么张嘴都说不出来一样。

    望着房阿姨和卢母离去的背影陈硕有心解释,却只能做无力挣扎越描越黑,虽想哀求对方停下脚步却越发无力诉说的苦楚绝非常人所能体会。

    一时间,人来人往,陈硕就那样呆滞的望着房阿姨两人离去的方向眺望。

    不知过了多久,在感受到周围聚集的目光越来越多时,陈硕猛然间醒悟过来,大叫一声:“我在干什么?”

    “还不快救人……”

    话说着拔足狂奔,朝着停放轿车的地方奔去……

    “萧总,萧总,找到那人了!”

    正在萧静香被眼前是搞得焦头烂额,不断打电话找好友求助,就是本市那些较有实力的富二代们,寻他们帮助找到那个前来她们公司鉴定黄金项链的的哥,尽管这样做有些搞大的势头,纸终包不住火,早晚让她的姐姐知晓,但眼下也顾不得许多了。

    这时听到闵柔喊话,萧静香刚刚放下电话,微微抬头看了眼走进办公室的闵柔,心中泛着嘀咕,早知道手下人办事这么地道,就不求助其他人了,害得自己不但许诺好处,还有被发现的风险。

    不过,事情总要两头抓么,再说自己除了让他们帮自己找人外,还联系了不少剧组找道具仿制高手。

    现在看来,这些似乎都用不到了。

    因为那人的技艺连她们自己公司的营业技术人员都惊叹不已,这说明什么,那人的技艺已经到了令人瞪目结舌的地步。她当然对此很是信任,要不也不会如此大力的找寻我了。

    见萧静香与出口气,然后说道:“人找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