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23章警局炸锅

    更新时间:2018-08-09 13:35:35本章字数:3158字

    “找到了。”闵柔粗重的喘了口气,刚才接到消息的她连忙跑不过来,这对她一个文弱女生来说着实消耗体力。

    萧静香闻言一刻都不停留,说道:“在那?人呢?”

    “已经请到会议室了。”闵柔说道。

    “快带我去……”

    话说着两人出了办公室朝着对面几步走到会议室门前,闵柔在前扶手推门,萧静雅整了整面容姿态然后跟着闵柔推开门后走了进去。

    这时,原本硕大的会议室内,冷清威严的坏境中,一个汉子有些扭捏的坐在那里,一丝却却的神情在会议室威严气息的压迫下更显微小。

    而那汉子就是老张,也是报警告发我,以及萧静香两人要找的的哥。

    对于他来说,一天之中发生两件重大的事件,是极为罕见,也是令他有些措手不及的。来萧氏就是其中一件。

    而面对萧氏珠宝行,他有一种没有来的却意。

    说他对萧氏珠宝行的名头如雷贯耳也不为过,但是当他真正坐在萧氏的时候,却有了一种比听闻更加直观的感触。

    是一种憧憬、羡慕以及渴望的感觉汇集一处所产生的坐立不安的情绪。

    当然,这些萧静香并不知道,也不想知道,当她第一眼看到老张的时候,对她来说一个升斗小民无论俊丑高矮都是一个模子出来的。

    所以面对老张看向自己时的呆滞,崇拜以及爱慕的眼神,并没有过多的表现什么,再加上她此时心中有事也没考虑太多。

    而老张呢,在萧静香走进来的那一刻起,整个人的魂儿就被萧静香的魅力勾走了。似乎忘记了一切般,只想把眼前人深深印在脑中。

    直到闵柔喊破萧静香的身份,说她是本公司的老总。

    这时,老张才回过神来,但虽然看上去回过了神来,实际上心中还是有些恍惚。

    谁让萧静香是本市百年不出的美女的,也难怪老张会那样了。

    这时,萧静香坐下来,看着老张,说道:“我想你知道我们为什么找你来这里。本来像这种事我交给下面人办理直接问出来就行了,但今天这事不同,因为我高兴,同时你,以及你的经历的出现带给我一丝意想不到的惊喜,对于对我有恩的人和事我是从不会吝啬奖励的。”

    老张闻言连连点头称是。他早已被萧静香的气容迷惑住,哪里会不言听计从。

    其实萧静香这么做还有一层意思她没有说出来,那就是她怕手下人办事不牢靠,不能在事后完全封口,怕有心人再一调查,许下好处老张口不严实漏了口风。

    她对自己的容颜很有信心,尽管面对一个升斗小民这样做有些太着重。但目前来说也是没有办法的办法。

    看眼前的老张的表现就知道效果如何了,能和萧静香这样的美女达成协议可要比金银珠宝的诱惑强了许多。

    相信就算再有人去调查此事,老张也会守口如瓶,就算萧静香不许下什么好处。

    萧静香看了闵柔一眼,然后闵柔说道:“我们想知道你那条黄金项链的事情,以及那个给你黄金项链的人的下落。”

    这回,老张反应倒很快,将如何遇到我,如何被我用一条假的黄金项链忽悠住,那黄金项链如何的难辨真伪,以及我家住在哪里,又怎么把我送到公安局里的,在哪家公安局,甚至连他在公安局理所做的笔供都盘拖了出来。

    在确定了消息后,闵柔将这一切都记录了下来,然后说道:“好吧,谢谢你的合作,你给我们的消息非常重要,待会我会安排人给你应得的报酬,当然,最后还需要你做一件事,那就是呆在这里不要走动,等我们办妥事情之后,你再回去,在这里吃穿住行我都会安排人给你的。”

    随后顿了一下说道:“行了,就这样吧。记住,千万不要随意走动。更不要和别人接触。我们能给你好处,同样也能让你一无所有。”

    闻言,萧静香翻了翻白眼,看了闵柔一眼,暗道,这小丫头警匪片看多了吧,我们又不是搞非法活动,用得着这么恩威并施的忽悠人么。

    只是可惜无缘一见那个被诸人所推崇的黄金项链,听老张的话是被警察没收了。

    既然得到了自己想要的东西,萧静香也不罗嗦,起身和闵柔一同离去,只留下老张呆呆的望着萧静香离去的背影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虽然老张被萧静香的美貌迷惑了一会,但并不是完全的毫无思想,相反,他在回答问题的时候空前的清醒,通过两人的话语,他了解到一件事,那就是萧静香两人其实并不是看中他,而是以他为跳板来找寻那个给自己黄金项链的人。

    他才是两人想要得到的人……

    “萧总,我们已经知道那人的所在,只是没想到会在公安局……”这时,上了敞篷跑车的萧静香听到闵柔说道。

    刚才老张说出卢一鸣的下落后她俩都非常吃惊,尽管没有太多的表现,但是心中都不免感到一阵麻烦。

    本以为事情到了这步田地已经可以说圆满落幕了,但谁知道卢一铭却被公安局的人抓住了,后来再一询问才知道是因为那一条黄金项链的缘故才被抓进去的,并非其它什么严重的事情。

    像这件事,说小也行,往大了说也不是不可能。这要看法官和警官怎么看待这个问题了,如果这个时候有一个非常有社会地位的人出来保释卢一鸣的话,那么问题就会得到最小化的处理。

    但如果没有人担保卢一鸣,那么以警官们的犯罪威胁论必然会将他推向深渊。

    但眼下不同,萧静香需要卢一鸣,所以她绝对会将他保释出来,不要说仅仅是因为此事,就算是犯了弥天大祸她也可以疏通关系帮卢一鸣脱罪。

    当然这需要暗中进行,而她也确实是这么做的,见她上了车后,并不是直接开动汽车,而是拿出手机一连拨打了好几个电话,其中有和她平常一起玩乐的好友富二代们,也有一些公安系统的熟人的电话。

    总之,在去找我之前,她需要这些人替他打好招呼。才好行事。

    待一切都安排妥当,萧静香关上电话,常常的与出口气,喃喃道:“小子你最好有大能耐,否则让我亲自去请你出来后发现你名不副实…… 算了,不管这事成不成,不管你原先是什么出身,凭今天这件事搞出的动静,恐怕你的身价也会随之水涨船高,在G市上层社会有了一定……”

    “你说什么,萧总?”闵柔楞了一下问道。

    “没什么,走,去公安局派出所。”说着香精想发动起跑车来,很快在一阵清脆的发动机嗡鸣后,萧静香一打方向盘很快驶出地下停车场。

    其实,萧静香在做赌注,她搞这么大的动静来找寻找卢一鸣,除了不得已而为之外,如果对方真是有才能的人无形中也是在增加对方的影响力和名气,那样对于以后的合作也是一种宣传手段,那样就算有人说闲话也得掂量掂量了。

    但不管如,这件事对卢一鸣来说几乎没有任何的坏处,而此时呆在警察局的他却不知道,因为他的被捕而搅动的整个G市中上层社会圈子的动荡,无数人的脑中同时显现出一个名字——卢一鸣。

    “说谁半死不活的……”

    卢一鸣正在恍惚之间,忽然这时一声质问从门外传来。

    随后就见一个一个青年警官推门走了进来,在他身后跟着的是几个刚刚审问自己的警官,只不过此时他们脸上早已不见了先前的飞扬跋横,取而代之的是一种如临大祸的感觉。

    “说谁半死不活呢?”这时那个年轻警官走过来说道。

    那个一直审问卢一鸣的的女警官见状连忙站起来走过去,热情的说道:“徐科长,您怎么来了?”

    被叫做徐科长的青年警官兵没有理会那人,而是直径来到卢一鸣面前,皱着眉头看着卢一鸣,问道:“你叫卢一鸣?”

    闻言在场的那个先前审问卢一鸣的警官和做笔录的女警官以及一直在徐科长身后的几名警员都相互对看一眼,那个审问卢一鸣的警官瞥了眼几个同事,似乎在询问这是什么情况,见他们摇了摇头。

    那个警官最后自觉的站出来说道:“科长您认识这个小子,我就奇怪呢,怎么今天什么大人物都认识这小子呢。”

    “噢,还有谁问过他。”徐科长问道。

    “陈队长呗。还有谁。”那人说道。

    徐科长怔了一下,随后反应过来,没想到萧静香手眼通天连在相亲的陈硕都能指挥到。看来是他没错了,确定了卢一鸣的身份后。见徐科长咳嗽一声,说道:“这个人犯了什么罪?”

    “嗯,制假造假……”

    “我没问你。”说着看向了卢一鸣。

    那人吃了瘪,不由悻悻的退下。和他一样有些奇怪的还有一只默不作身站在身后的几个警员也都面面相视,不明白徐科长这是在做什么举措。

    那个人退回去后,不由朝一开始跟进来的几个警员问道:“到底什么情况?”

    “我们也不知道,刚才徐科长把我们叫去问局里有没有抓过一个叫卢一鸣的人,然后……你看到了,我们就带他来了。”

    那人闻言怔了一下,微微皱了下眉头,一种不好的预感袭上心头,暗道莫不是这小子还真是大有来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