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25章找上门来

    更新时间:2018-08-09 13:35:35本章字数:3359字

    总觉得那个女人在那里见过一样。

    但一时间被那么多人看着卢一鸣有些适应不了,也没想太多,就点了点头。

    这时,周围人有些诧异地看着卢一鸣和萧静香,无不呆滞一言不发。

    心中还在奇怪,卢一鸣何时认识的这么漂亮的美女,房阿姨只觉得自己今天这红娘党的实在是窝囊,先是女方‘出手一鸣’相亲前一日把亲夫关起来。而后就是男方这里有一个活脱脱的大美人来找自己。你说这叫什么事。

    但真正吃惊的还是母亲,在她看到萧静香后被她的容颜惊住了,从未见过那样貌美的女孩,简直比明星还要漂亮百倍,更何况这样的女孩直接上门找上我,难道他们之间还有故事?想到这里,她如何会不幸福地眩晕。

    局长也有些奇怪的看着两人,他不明白萧静香和卢一鸣是怎样的一种关系。

    而卢一鸣才是最奇怪的人。

    随后见萧静香不知从哪里掏出一根‘黄金项链’然后在他面前晃了两下说道:“这个是你做的?”

    卢一鸣愣愣的看着那条黄金项链,仔细看清了,那不是那天送给那的哥的么,后来不是被警察没收了么,怎么又跑到她的手了,到底她和警察什么关系?

    卢一鸣不明白,但是有明白的人,那人就是局长,见他在萧静香拿出那条证明我罪责的‘黄金项链’后。

    这时一直站在门外的警员跑过来附耳在他身旁说了些什么,他才恍然大悟,同时面色也变得阴沉了起来,开什么玩笑,你是社会名流没错,但也不能这么明目张胆的硬闯公安局,硬闯了也就算了,连警察办案没收的证据也抢出来用了,这还了得,以后自己还要不要脸面了,整个公安系统的脸面还要不要了。

    随后,见他阴沉着一张脸走过来想要说什么。

    “你怎么会有我们收缴的证据?”局长走过来阴沉着脸的问道。

    萧静香楞了一下,随后闻声朝着身后的局长看去,问道:“证据?请问何为证据?”

    局长哼了一声,真想骂一句,这么弱智的问题你也问。

    当然了,这句话他没有说出来。

    毕竟萧静香的社会背景在那里,他也不敢太过数落。

    这时,一直在局长身旁的那名警员走近了说道:“证据自然是证明罪犯犯罪活动的事物了。”

    萧静香闻言点了点头说道:“那么请问他犯了什么罪?”说着指了指卢一鸣。

    这时在场的所有人都被萧静香的言论吸引了过去,顺着他指的方向朝卢一鸣看来。

    在这么多人的注目下,卢一鸣也略显得不自在起来,不由抽了抽嘴角,站起来说道:“我没犯罪。”

    萧静香点了点头说道:“听到了人家说自己没犯罪。”随后有些戏谑看了卢一鸣一眼,那眼神令让卢一鸣很不舒服。

    于是忍不住问道:“这位小姐,请问你贵姓?为何来找我,尽管我不认识你,但我也知道做人需要懂礼貌的,你这样不分青红皂白就乱说一通,我搞不明白你是什么想法,更何况就算你要帮我也需要征求我的意见吧,在此次之前你有么?”

    闻听卢一鸣的言辞,萧静香明显愣了一下,随后看了眼卢一鸣,暗道你小子不是好歹,我这不是在帮你脱罪么,为何埋怨起我来了。

    只是她无论如何都想不明白存在在卢一鸣内心深处的自尊,尤其是那条黄金项链而引发的事端,让卢一鸣心中也受到了一定启发,有时人们作假本不是为了自己得利,却因此被有心人利用,用来谋利,这或许是造假的人的悲哀吧。

    想着便不由心中积存一股怨气。

    需要释放,需要找突破口,证明自己不是那种简单就会被人利用的造假伤商人,自己也要捍卫自己的尊严和职业操守。

    谁也不能污蔑自己,萧静香刚才提及的所谓犯罪的事情让自己很窝火。

    笑话,我从未觉得自己犯过什么错,也不用别人给自己辩护什么。

    萧静香看着,说道:“那么你以为如何呢?”

    “我没犯法。”卢一鸣说道。

    萧静香点了点头,随后看了眼那个刚才发话的警员说道:“你刚才说的什么,证据是不是犯了罪的罪犯在作案时留下的东西能证明他犯罪活动的事物就叫做证据?”

    闻言,那警员不明白萧静香是什么意思,只是呆呆地点了下头。

    随后见萧静香说道:“那卢一鸣说自己没犯罪,那所谓证据就不成了对吧。”

    警员点了点头。

    局长此时也无话可说,毕竟是他要求放过我的,此时再多说什么也没多大意思了。

    这时又听萧静香指着卢一鸣说道:“那么现在我可以带走这个男人了吧?”

    闻言诸人大都皱起眉头来。

    连卢一鸣也不自觉得有些气苦。

    然而更令意想不到的事情却发生了,这时,在萧静香的话音刚落就听到门外传来一声叫喝:“这个男人是我的!”

    闻声诸人忍不住朝着门外声源看去,却见这时一个身穿便装的美女忽然冲了进来,随着她话音刚落,就见她已经来到办公室。

    好彪悍的言语,不仅让在场的诸人为止一窒,就连一直侧目注视着卢一鸣的萧静香也是大为吃惊,而卢一鸣自然也是殷红满面,尴尬的不知所措,毕竟从那人的话中可以看出主角不是别人就是自己。

    而萧静香则张大嘴看了卢一鸣一眼后又朝门口看去。

    心中不由感叹一声,不见其人先闻其声,果然是彪悍至极啊。

    这时,很快对方就来到局长办公室,和上午时一样,她今天是第二次来到这里,只不过第一次来的时候是听候教会,而这一次却是来救人的。

    仔细看去,那人不是别人正是和卢一鸣约定好相亲的陈硕,陈队长。

    此时见她神色匆忙,大口喘着粗气,好似一段长跑过后体力急剧下降后的表现,哪里还有昔日巾帼不让须眉的英姿飒爽。

    这时所有人都朝她看去,尤其是局长大人更是有些生气的看着她。

    却见她理都不理诸人,直接侧目横扫,很快就把目标定在了卢一鸣身上。

    现我后,陈硕指了指我,顾不得喘气说道:“你……你叫卢一鸣?”

    卢一鸣看着陈硕那虚弱不堪却又强打精神头的模样,尽管看上去有些糟糕,却依然掩盖不住她姿容的艳丽,看到后不由眼前一亮,暗自叹道又是一个美女,难道我今年撞大运,一连两个美女都找上我。

    当然,想归想,卢一鸣还是很自觉的点了下头说道:“是我,你是?”

    还不等卢一鸣说完,在得到卢一鸣的答复后,陈硕迈步走来,也不见她如何动作从荷包中掏出手铐一下拷在了卢一鸣的手腕上,随之而来的就是一股巨大的力道将卢一鸣拉扯的差点摔倒,在众目睽睽之下陈硕竟要拽卢一鸣出去。

    这时还不等诸人反应过来,卢一鸣已经被陈硕抓了出去。

    随后诸人就听到陈硕在走廊内的喊话。

    “姓名?”

    “卢一鸣……”卢一鸣被她喊了一嗓子早就吓破了胆,下意识的回答道。

    “性别?”

    “男?”

    “年龄?”

    “23吧……”

    “说准确!”

    “周岁23,虚岁24。”

    “职业?”

    卢一鸣想了想说道:“剧组道具组成员。”

    “有没有作奸犯科?”

    “没有?”

    “有没有嫖娼记录?”

    “没有?”

    “……”

    “……”

    一连串的问话不禁卢一鸣懵了,就连在办公室隐约听到的诸人也都为之汗颜,就差没问是不是处男了。

    随后又听陈硕说道:“好了,就你了,从今天开始你就是我陈硕的男人。”

    “啊?”

    闻言不仅卢一鸣为之一怔,就连站在远处的其他人闻声听到后都不由一阵错愕,因为陈硕此言的误会实在太大了,不知道的人还以为她是要强抢男人呢。

    当然,后来陈硕也意识到了自己的语病,随后改正道:“呸,我是说从今天开始我会对你全权负责,嗯……对,是对昨天的事情补偿你。”

    卢一鸣愣愣的哦了一声,依旧没有从刚才的情形中脱离出来,陈硕看到我那个样子,微微皱了下眉头,似乎有些不悦起来了。

    这时,萧静香走了过来乐呵呵的笑道:“陈队长好气魄啊,警察局里都要抢男人了。”

    “你是谁?”陈硕皱着眉头看了萧静香一眼。

    萧静香走进后看了卢一鸣一眼说道:“这个男人是我先预定下的,你要抢也得分个时候。”

    “你什么意思?”陈硕问道。

    “没什么意思,就是和你抢这个男人。”萧静香面对陈硕的质问毫不退让的说道。

    陈硕闻言看了卢一鸣一眼说道:“你是他什么人?或者说他和你有什么关系?”

    “他是我公司的职员。”萧静香说道。

    陈硕眯起眼来看着萧静香笑道:“真是笑话。”随后看了在旁一直看热闹的一个警员,招手让他过来。

    见那警员看到陈硕动作楞了一下随后反应过来是说的自己,走进了问道:“队长,您找我?”

    “这个人什么职业?”陈硕指着我问道。

    “没……没职业。”那警员说道。

    陈硕又看了一眼萧静香,淡淡说道:“听到没有,你说是你公司职员,可我的手下说他没有职业,这个在警察局是没人敢说谎的,你这样说难道不怕我把你抓起来?”

    萧静香笑道:“他是我们公司的职员,是我刚刚任命的。”

    陈硕一招手让那警员有离开了,说道:“这里说话不方便,咱们换个地方怎么样?”

    萧静香说道:“随便你……”

    看着面前的两个绝代佳人,看着她们争锋相对,卢一鸣不由皱着眉头,寻思着这两个人到底什么关系,和自己又有什么干系,为何都要对自己穷追不放,这两个人自己可一点都不认识。却又和自己有关系。说起来不但绕口,还不是一般的混乱。

    这时,陈硕拍了卢一鸣一下说道:“走吧,我带你去一个地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