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29章太出人预料

    更新时间:2018-08-09 13:35:35本章字数:3019字

    这时,母亲说道:“事情很顺利,你那老同学很有脾气,不过公安局长也很通情达理,在我们去的时候,已经有一个科长要求放过儿子了。”随后母亲将公安局里发生的一切都一一告诉了父亲和老姐。

    当听到后来那个科长、局长、以及萧静香和陈硕都为卢一鸣的事跑前跑后的时候,两个人的表情变得要多精彩就有多精彩。

    最后听到陈硕向卢一鸣屈服,甘愿做他老婆的时候,不禁父亲微微怔了一下,连老姐也大吃一惊,不由惊笑道:“行啊,老弟,没看出来,你骗女孩子欢心的手段满高明的么,要我说就该这样,她相亲前一天把你抓起来算什么事,你就该把她追到手然后狠狠地蹂蹂她……”

    卢一鸣正在吃面,闻言吃进嘴里的方便面不由喷了出来,然后有些看怪物一样的看着老姐,那意思好像在说你是不是女人,怎么这样的话都说的出口。

    “喂,睡了么?”

    回到房间中,想了想没什么事,想起陈硕给自己的留的号码,卢一鸣不由一阵心血来潮,随后拿出手机笑着给陈硕发了个短信过去。

    随后一个人躺在床上,翻过来复过去的寻思着陈硕赶紧回信。

    没过多久,就听到手机震动嗡嗡直想,卢一鸣拿起来一看,果然是陈硕发过来的信息,打开来一看,不由笑了笑,然后又打了几个字过去。

    “没事就不能给你发短信了?你很忙么?”卢一鸣竟然有了异样的感觉。

    谁知陈硕在沉默了一会后又给我发过了一条短信来。上面显示道:“你很无聊啊。发短信不要钱啊?”

    卢一鸣随即发了个短信过去,上面写都:“不好意思,我发短信是包月的。哈哈~”

    陈硕回复了一个很无奈的表情符号,这倒让卢一鸣有些意料之外,没想到这个女警官居然也会像其他女孩子一样懂得这些东西,性情上也到有点女孩子的韵味了,这让他有些新奇。不由来了兴趣,接着打过去说道:“你现在做什么?”

    “看你。”

    “看我?呵呵,警察也会开玩笑啊。”卢一鸣对此笑笑了之,根本没当回事,而是接着发过一条短息过去,说道:“知道我回家后大家都说我什么了么?”

    “什么?”

    “大家都问我在警察局受没受虐待。”

    “你怎么回答的?”看来这个问题对陈硕来说还是很敏感的,也难怪她如此着急了,要是我在警察局受虐待的事情被传出去,传到她老爸的耳中还不晓得如何对付她呢。

    “你们警局的同志威胁我,还不让我睡觉,你说这算不算是虐待啊。”卢一鸣笑着问道。

    陈硕沉默了一会说道:“你怎么还拿着这件事牵制着我,我已经答应做你女朋友了,是一天(她强调了一下),难道你还想得寸进尺不成?”

    卢一鸣看着陈硕发过来的短信不由笑了起来,暗道说着说着又变回了那工整严肃的模样了,想着让陈硕再露出小女孩姿态的自己岂能就这么放过她。

    于是,发了条短信过去说道:“好了不谈这些了,我想你了。”

    “我想我有些迫不及待的想要你履行义务了。”

    “是诺言,不是义务。”沉默了一会后,陈硕发过来一条短信。

    “都一样了,你明天有时间么?出来一起坐坐吧。”

    “你明天不用上班?”随后又发过短信过来说道:“说正经,你要我履行诺言没有问题,但是在做一日夫妻之前别钻空子占我便宜。”

    “我哪里有,我只是想和你协商一下那一日夫妻的注意事项。唉,现在跟你也说不清楚,还是见面说吧。”

    “你……”看样子陈硕有些生气了,随后发过来问道:“卢一鸣你回答我你以前谈过恋爱么?”

    “你怎么会忽然这么问?”

    “因为我觉得你就是个大骗子!喜欢钻女孩空子,你的言行让我觉得你就是个老油条!”陈硕这样说道。

    卢一鸣微微怔了一下,随后发了一条短息过去说道:“你真这么认为?”

    “当然。”

    卢一鸣想了想,发了条短信道:“如果你这么认为,那我无话可说,因为我真是个雏。没什么感情经历。”

    “骗谁?”

    “呵呵……”

    “曾经我也有许些幻想,认为这个世上‘真爱’是存在的,是超越所有的存在,直到后来我才知道,原来真爱不是那么容易得到的,英雄救美的传说永远都只存在在小说中,现实哪有,别人不怀疑你有所图就已经很不错了。”

    “哦,你好像经历过什么?”

    “你想多了,我哪有那么故事好经历,编故事骗你的。”

    “哼!”

    “你不是吧你,这么八卦,还真天真的信我?”

    随后不等陈硕再发过短信来我便打了两个‘8’。

    陈硕也回了简短的一个8。

    放下手机的陈硕此时抿嘴笑了笑,抬眼看了看电脑显示屏上储存在公安系统的个人信息档案,仔细看去此时陈硕浏览的那个人的档案正是卢一鸣的。

    这时,见陈硕一只手放下手机,一只手推着下巴喃喃道:“真的没有故事么…… ”随后目光放在了档案中那一行写着的‘卢一鸣,男,籍贯G市,大学未毕业,无感情经历’,‘2xxx年因打架斗殴被学校开除,自叙英雄救美,可是直到他被人起诉,那名所谓的受害人都没有出现,怀疑他说谎,却通过了测谎仪的验证,后背其父保释。’

    “英雄救美么?”联想到卢一鸣先前要求萧静香要找的那个女人,陈硕不由喃喃一声,然后看着那档案中卢一鸣的照片不由笑了笑:“你还真是傻的可爱啊……

    第二天一大早,我还在熟睡,就听这时放在我床头上的手机响了起来,我有些气恼的拿起电话来一看,是一个陌生的号码,微微皱了下眉头,然后接通了电话。

    说道:“喂,谁啊?”

    “喂你个大头鬼,卢一鸣你现在在哪里?”

    一听那嗓门,卢一鸣就知道那人就是萧静香了,哼了一声后,说道:“当然是在我家啦,还能在哪?”

    “你在家做什么呢?都几点了还这么唠么!”萧静香几乎用喊的说出来。

    拿开手机以免震伤耳朵,卢一鸣皱着眉头说道:“你猜我现在在干什么,当然是睡觉了。”

    “还睡觉,你个大睡猪!”萧静香大吼道。

    卢一鸣切了一声,然后说道:“我睡觉管你什么事?不是说好了到后天才上班么,你这么着急做什么?”

    萧静香闻言停顿了一下,似乎觉得卢一鸣说的有道理才没办法反驳,最后不由哀求道:“卢一鸣,我求求你现在快点来我这吧,我都快被我姐烦死了,你要是在不来我就死定了。”

    “切,你死不死关我什么事?”卢一鸣说道:“还有,你知不知道这世上有两大忌讳,一个是不能惹醉汉,一个是不能惹睡汉,你现在惹了我了,想我帮忙门都没有。”说完又补充一句说道:“连我妈都不敢打扰我休息,你以为你是谁,我妈么?”说完挂断了电话。

    萧静香愣愣的听着卢一鸣最后的咆哮,震得她不由拿开了电话来,随后听到挂断电话的声音,不由拿着电话愣愣说道:“我要是你妈非打死你不可。气死我啦!”

    放下电话的萧静香有些苦闷起来,早上来公司的时候姐姐萧静雅就已经早早来到,看上去似乎等候自己多时了。

    想到昨日自己搞出的那一切,想必姐姐早已有所耳闻,想到这里就不由心底发寒起来,同时暗恨怎么没有坚持直接让我妥协紧跟她身后,不知为什么此时在遇到困境的时候萧静香竟想着找我做依靠。

    果然,姐们俩碰面后,萧静雅就是一顿批评说的萧静香极度的憋屈,她本来想把自己的想法告诉姐姐,可是还没等她开口就被姐姐骂了个半死,哪里还有底气说话,这不,刚刚训完话,萧静香便又给卢一鸣打了电话来了。不自觉地口气大了一些。

    随后觉得还不够劲,又给卢一鸣打了个电话,这时卢一鸣刚好起床穿裤子,听到电话铃声,想都不想拿起来接通了说道:“又怎么了大小姐?”

    萧静香说道:“卢一鸣,我……我……我……”

    “我什么我,想求人就大声点诚恳点,你这样结巴嘴算什么?”卢一鸣一边歪着脑袋夹着手机说道,一边提裤子站起来。

    萧静香闻言不由语塞,然后说道:“你不帮我我死定了,你看着办吧。”

    卢一鸣笑道:“我和你很熟么?”

    “我昨天可是把你保释出来的!你别这么忘恩负义好么?”萧静香说道。

    “我求你了么?没有吧,你愿意的,再说也不是你一个人保释我啊,我跟本就没有犯罪你保释谁啊?”卢一鸣有些不爽。

    “那你要怎么样才肯答应我?”萧静香有些哭腔的说道,原本大小姐脾气早已被卢一鸣磨的一干二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