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33章赌注有点大

    更新时间:2018-08-09 13:35:35本章字数:3258字

    陈硕笑了笑说道:“怎么,看我很好追么?”

    卢一鸣一本正经的说道:“呵呵,你人很好说话,很随和,嘶,怎么说呢看上去好追,实际上并不好追,你们女孩子的心我摸不透。都说死皮赖脸就能缠上一个女孩,其实也要看人的。”

    陈硕哦了一声,然后看了卢一鸣一眼,不由说道:“你追过女孩子?”

    卢一鸣点了下头,然后说道:“你看我人怎么样?”

    “还不错。”陈硕说道,随后又加了一句:“还和我胃口。”

    卢一鸣笑了笑说道:“别夸我了,我知道自己什么货色,哼……”说着摇了摇头,然后不由回忆起以前的事情,淡淡说道:“我初中的时候向别人表白过,可惜失败了。当然那时也是小,不懂得讨女孩子欢心,只是硬来,认为只要自己表白了别人就会答应的,那时候我是活在自己的世界中的。什么都认为理所当然。”

    “到了高中我便疯狂的追求一个同班的女孩子,可惜,仍旧失败了。于是辗转到了高三的时候看上一个比我小一级的女孩,那次,是我终生难忘的一次。”

    陈硕闻言不由哦了一声,然后看着我,问道:“成功了这次?”

    卢一鸣摇了摇头说道:“没。没成功。”

    “怎么回事?说说。”陈硕问道。

    “哼,你知道我怎么追的她么?”。

    “怎么追的她?”

    “每次早饭前我都会站在食堂门口等她出现,每次只要遥遥望上一眼就心满意足了,可是后来因为越陷越深,连做梦都想知道那个女孩的名字,后来终于有一天我鼓足了勇气走过去问那个女孩的名字。”卢一鸣笑着说道。

    “那后来她告诉你名字了么?”陈硕不由被卢一鸣吸引起了兴趣来了。

    “告诉了,她叫什么我不方便透露,但是她真的告诉了我名字。”说着卢一鸣笑了笑便又说道:“后来我和她认识之后,也算是有了几次来往吧。不过因为环境的不适宜,所以只能通过相互递信的方式来交流,那个时候我每天都画一幅漫画给她看,假借让她鉴赏之名,其实想在她面前展现一下自己的厉害之处。以为这样她就能爱上自己。”说着苦笑一声。

    “慢慢的我开始向她表白,但却遭到了拒绝,并且一旦发现了我有不轨的意图马上和我掐断联系,似乎早就在等这个机会和我断交一样。”说着卢一鸣不由痛苦的摇了摇头,对于那不堪回首的经历,很是痛苦。

    陈硕看着卢一鸣那个样子,不由微微叹了口气。

    卢一鸣忍不住嘟囔道:“陈队长,我真想不明白你们,既然不喜欢别人干嘛要让别人做你的朋友呢?还要表现出给你机会的样子来,难道耍一个人很好玩么?”

    说着卢一鸣看向了陈硕,见陈硕苦笑一声说道:“卢一鸣,只能说你遇人不殊。天下间好的女孩有的是。”

    卢一鸣哼笑一声,说道:“陈队长,其实……我想说,我和每一个和我接触过的女孩的前期都是令人很满意的,甚至说……有些浪漫。”说着想到了什么不由苦笑一声说道:“但结果却强差人意,和那些女孩都是反目成仇。没一个善了的,到了现在我都不敢再见那些人了。同学也都把我的经历当做是茶余饭后的笑谈。”

    看着卢一鸣痛苦的样子,陈硕微微抿了下嘴,然后说道:“卢一鸣,好说,下次你在碰到他们你就说我是你女朋友,准许你去我空间把我的私人照片放到你的空间里,署名如何你自己看着办,写女朋友也好,写老婆也行,这口气,我替你争了。”

    卢一鸣愣了一下,看着陈硕不由说道:“陈……硕硕,你,呵呵,算了吧,我现在那还敢奢求什么,说实话,我和女孩交朋友前期总是好的,但结果不说也罢,我其实最怕的就是…… 最后和你到最后也反目成仇,落得个凄惨下场。”

    “每一次都有一个好的开头么?”陈硕幽幽的说道,在她的心理其实早认为我是一个有过各种感情经历的人。

    卢一鸣苦笑一声说道:“是啊,每一次都有一个好的开头,却没有一个好的结尾。因为我怕受伤,我只要一露出喜欢别人想表白的意思来,别人就会拒绝我,甚至开始疏远我,让我很被动,尤其是被人看出我想追她的时候她看我的眼神就好像是在说我癞蛤蟆想吃天鹅肉,所以我才会时常失败。”

    随后卢一鸣扭过头对陈硕说道:“难道优势真的这么重要么?你们女人看男人的好到底在哪里?难道一个人寻找另一半一定要有财势、相貌么?难道老实是一种错么?”

    陈硕闻言不由陷入了沉思当中,随后给出一个答复,只是这话听着让卢一鸣一阵哭笑不得。

    听她说道:“卢一鸣,你知道为什么你总是失败么?因为在犯罪学中,老实人其实一点都不老实,只是他们不善于表达,同时犯罪几率中老实人的犯罪率要比一般人的犯罪几率要高,因为他们不懂得表达自己的感情,总是把一些情感封闭在自己心中,这样日积月累下去不出毛病才怪。同理可得情场失意的根源。总结就是你们这类人不会表达。不讨人喜欢。”

    卢一鸣闻言不由苦笑一声说道:“那你看我的犯罪几率是多少?”

    陈硕看了我一眼说道:“你犯罪的几率要比一般人大很多。”

    啊?

    卢一鸣怔了一下,然后有些诧异的看着陈硕说道:“你对我的评价就是这样?”

    “因为我从你看女孩子身体的部位可以看出你对女性的犯罪欲望有多高?”陈硕说道。

    卢一鸣苦笑一声,说道:“那……你看我犯罪的成功几率有多高呢?”

    陈硕想了想说道:“基本为零。”

    “那就得了,你瞎说一通倒是吓了我一大跳呢。”卢一鸣苦笑一声说道。

    陈硕摇了摇头说道:“因为你笨,更重要的是有我在啊。呵呵,你啊就把自己比作是徐子陵吧,我呢就是你师妃喧师师姐。嗯,为了让你重归正途我特地来点化你的。”

    卢一鸣愣愣的看着陈硕,从我认识她到现在为止,还是第一次看到她露出这样的笑容来,不由松了口气,深知她是在和自己开玩笑,便不由说道:“那你就做我老婆吧,唯有这样才能把我牢牢的锁住,不让我这个被正道所唾弃的魔头犯事。”

    陈硕哼了一声,说道:“想得美你,要向我嫁给你看住你,就要拿出你值得让我看着你不让你犯事的手段来。”

    “这个容易啊,其实我早想好了怎么让你就范了。只是这想法有些‘恶毒’,不知道小姐你有没有胆量接招呢?”卢一鸣笑着说道,原本还打算放弃的手段,此时竟有些蠢蠢欲动起来,实在不忍心放过陈硕,一想到那拍摄纪录片时可以随意揩油的情景,就忍不住一阵的激动澎湃。

    陈硕哦了一声说道:“你……”随后一打方向盘说道:“这事先不说,你要是能打靶赢我我就答应你的条件,否则一切免谈。”

    闻言卢一鸣不由一阵苦笑说道:“你干脆不答应我得了,还这样说不是欺负人么?”

    “怎么?还愣着做什么?下车吧?”陈硕说道,然后率先下了车。

    看着陈硕微微叹了口气,卢一鸣有些走神,尽管知道刚才一路上自己表现的有些过火了,曾经多次的表流出爱意,但是看陈硕尽管她没有说什么,可刚才的一句话已经表明了她的心迹那就是在无形的拒绝自己。

    这一且都只因为亏欠自己,所以才不曾直接表露出来,在陈硕喊自己下车一瞬间他就感觉到了,那种似曾相识,在他的记忆中久久不能散去的意忘情场失意的感觉猛然间又回到了自己身上,让他心中一阵阵发苦,看着陈硕猛然间有些羞愧了起来。

    和人调笑,卢一鸣显然不是那一块料,就算勉强沾了别人便宜也不过是别人施舍自己而已,想到这里,卢一鸣心理不由只感到一阵阵的抽痛。

    剩下的只是一阵阵的失落以及那久久挥之不去的苦楚。

    陈硕不明白刚刚还很活跃的卢一鸣为何会变成现在这个样子,微微皱了下眉头,然后一把将他从车上拽了下来,说道:“走啊,怎么在车上坐着不下来了?”本来以为卢一鸣会反驳一句,岂知对方只是苦笑一声,然后下了车。

    陈硕见卢一鸣焉了的样子不由有些好气的说道:“走吧,都到这里了还不进去么?”

    卢一鸣摇摇头:“你自己去吧。我不陪你了,我自己走回去……”便要走。

    陈硕见状不由一把拉住了卢一鸣:“小子,你这是什么意思?刚才不还好好的吗?怎么一转眼就这样了呢?跟我还耍什么脾气?”

    卢一鸣挣脱开陈硕得手说道:“你不都说了么?打赢你才答应我的条件,我……没那本事,你自己玩去吧。”

    陈硕闻言不由恍然大悟,然后呵呵笑了一声说道:“你这人真是小气,好啦,好啦,算我说错话了不成,待会我让着你就是了。”

    卢一鸣看着陈硕说道:“你在施舍我嘛?好,我就答应你,和你比,如果我赢了你要答应我的要求。”

    陈硕看着一本正经的卢一鸣,不由愣愣的点了点头说道:“你赢了再说吧。”

    随后在陈硕的带领下卢一鸣和她走进了靶场,因为陈硕和这里的人很熟的关系很快就被安排在了一号靶场内,看着室内的装潢颇有种英武一鸣的气息,这让卢一鸣一走进屋子的时候就不由眼前一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