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34章输得很惨

    更新时间:2018-08-09 13:35:35本章字数:2997字

    看到前面桌子上摆放的已经装好的弹夹的手枪的时候卢一鸣更是怔了一下,随后快步走过去,拿起来在手里掂量了掂量,不由砸吧砸吧嘴说道:“这可是真家伙,分量够足。”

    “杀伤力还足呢。”这时陈硕走过来然后从容不迫的拿起一个弹夹和手抢,很熟练的就装好后,拿起旁边的一个耳机待在头上,看了卢一鸣一眼说道:“看我这次能打几环。”说着也不等我戴上耳机一个人就碰碰碰的连开了好几枪,而且枪枪命中靶子,从卢一鸣这边看去五枪中有三枪都靠近红心,剩余两枪却都打在了边缘上。

    这时见陈硕将手枪拿在手中摆弄了一会说道:“还行,手感没落下,卢一鸣,你要不也试试?”

    卢一鸣说道:“试试就试试,这成绩不能算数啊?”

    陈硕笑了笑说道:“好啊,你打吧,我看着。”随后又补充了一句千万不要走火。

    卢一鸣哼了一声说道:“没吃过猪肉还没见过猪跑么?”想着便按照记忆中陈硕刚才的动作演练了一次,只不过和陈硕比起来,他的动作实在生疏的很,也呆板得多,不过好在卢一鸣记忆力惊人,中间环节也都没有出错的地方,做完这一切然后扭头看了陈硕一眼后,摆开架势朝着前面的靶子连开了几枪。

    随着一声声的枪响过后,卢一鸣停了下来,然后拿下耳机,不由连连问道:“怎么样?怎么样?”此时心中只想知道答案,连刚才答应陈硕的事情都忘了一个干净。

    只见陈说朝对面靶场看了几眼然后扭过头来对我笑道:“你啊,差远了,一个子弹都没打在靶子上,都飘了。”

    闻言卢一鸣哼了一声说道:“我这是在校对准心,不知道别瞎说。”

    陈硕哦了一声说道:“好啊,好啊。那就请您慢慢的校对,我就不陪您老了。”说着不顾理卢一鸣,独自一人在哪里打起靶来了。

    卢一鸣看了看陈硕,然后走过去填充好弹夹,走过来伸手对准了对面的枪靶。慢慢深呼了口气,然后又开了几枪。

    如此几回,不由打的厌了,尽管有些许些的进步,可是和陈硕比起来仍旧差距很大,更不要说是赢她了。

    这时陈硕看到卢一鸣愁眉苦脸的走到一旁将手枪扔在桌子上,一动不动的坐在一旁愣神。

    愣了一下,陈硕拿下耳机,笑着走了过来,说道:“怎么了?我们的神枪手怎么不打了?”

    看了眼陈硕,卢一鸣说道:“我赢不了你,你赢了。”

    陈硕撇了撇嘴说道:“真是小气,不就是一句玩笑话么,看把你急的,我也不为难你,来这里第一次能打出这成绩来已经很不错了,我第一次进靶场的时候还不如你呢。”

    “你看到了?”卢一鸣诧异一声。

    陈硕点了点头说道:“你每次开枪后我都会去看。别以为我只知道一个人在那里练枪。”

    随后卢一鸣苦笑一声说道:“哼,你也不要安慰我了,我一个大老爷们,你和我比,这样不像话啊。”

    “女人怎么了?难道你骨子里就看不起女人么?”陈硕横眉瞪眼的看着卢一鸣。

    卢一鸣笑了笑说道:“我很传统,男主外女主内是必然的,想让我给你们女人洗衣服做饭生孩子,门都没有。”

    噗哧!陈硕不由笑的花枝乱颤,说道:“卢一鸣我还是头一次听到你们给女人洗衣服做饭生孩子。”

    “怎么?你们不都是这个思想么?”卢一鸣诧异道。

    陈硕眯着眼看着我,说道:“你们男人能生孩子么?没我们女人能死你,也生不出来。做饭洗衣服还靠谱,不过……”陈硕顿了一下说道:“我们家就我一个女孩子,从小父亲就把我当男孩子来对待,对外我能力出众,可是家务活……我也不是很会。”

    “只要孝顺父母就好,会不会做家务活以后再学也不迟。”卢一鸣淡淡说道。

    陈硕看了卢一鸣一眼说道:“你这样的人的确少见,现在的人对这方面都不很在乎了,只要两个人在一起感情好就行了,如果真的爱自己的老公,不管这个人是不是孝顺的孩子都一样会去爱他的父母,难道你们男人总喜欢把孝顺和爱情放在一起么?如果没有孝顺的爱情就不能被你们接受了么?”

    卢一鸣摇了摇头,说道:“我不想和你在这个问题上做研究,我只知道我未来的老婆如果不能孝顺父母的话那我是不能接受的。”

    陈硕看着卢一鸣然后目光慢慢变得深邃,似乎想要观察我说的是实话还是什么。

    然后见陈硕微微叹了口气说道:“卢一鸣,如果你到现在已然还抱着这样的心态的话,我断定你此生再难找到像样的女孩了。”至于我,你想都不要想,她本来是要说这句话的,后来考虑到太过伤人所以并没有说出口。

    “谢谢,我对人对事不会用违心做一些说一些和自己的心背道而驰的事情,回旋迂回在我这里行不通,或许你会说我傻,但是…… 我就是这样一个人,不需要欺骗或是什么手段来得道一些本不该属于自己的东西,喜欢就是喜欢,我爱的人和爱我的人,爱的是我的人而不是我的外表,我表演的假象。陈硕,我知道你想说什么,对你我不敢奢望,但是你也不要奢望我向谁妥协。谢谢,再见。”说完卢一鸣一抛袖子推门走了出去。

    陈硕愣愣的看着卢一鸣离去的方向有些若有所思,不知道她在想些什么。

    这时一对中年夫妇在我走后没多久就推门走了进来。只见其中一个妇人走过来看着陈硕说道:“宝贝女儿你没事吧,他已经走了,你怎么还魂不守舍的。”

    而那个中年男人却说道:“卢一鸣这孩子我看不错,现在像他这样的孩子很少了,尤其是当他说起孝顺的时候,我看他的眼神就知道那是一种发自骨髓灵魂的情感,绝不是做作。”

    “你还说,看女儿都伤心成这样了,你要看那小子品行如何配不配得上我们的女儿也要为硕硕多想一下吧。”中年妇人说道。

    “妈,我没事。”陈硕淡笑一声,随后看向了父亲,那个中年男人。

    中年妇女看了眼自己的丈夫又看了眼自己的女儿说道:“硕硕,你觉得那孩子怎样?”

    陈硕扭头看了眼母亲,问道:“你觉得如何呢?”

    中年妇女闻言看了眼自己的丈夫,他们两个都是很怀旧的人,或许你可以说他们老脑筋,但是这是他们的自由,每个人都有每个人的喜好,而他们偏偏就是喜欢身上带着那个时候的风气的人,这属于作风问题。

    而卢一鸣的身上正好就有那种风气,就是有作风的人,这是他们所欣赏的。所以对于他们而言卢一鸣实在是不可多得人儿,是他们心目中最理想的女婿。

    所以见那种年男人说道:“我看小卢不错,至于你答应他的什么一日夫妻的事情,我看可以延长一下吗。未必不能假戏真做。”

    “爸……”陈硕看了眼中年男子,然后幽幽看了眼母亲,叫道:“妈……你也?”

    原来在卢一鸣和陈硕协商一日夫妻契约后,陈硕想了想便将此事告诉了父母,听为此事陈父到还没觉得什么,只是说不要让卢一鸣占尽便宜,尽量将此事缩小,毕竟名声要紧,如果陈硕不是和卢一鸣真心恋爱的话,就不要太什么了。

    这也是在陈母的唠叨下陈父才慢慢转变过来的思想,毕竟当时要陈硕非卢一鸣不嫁的话是气话,

    此时平静下来后却没那么偏激了。

    至于陈母则是担心不已起来,怎么也放心不下来,生怕陈硕吃亏,尽管陈硕也不断的劝说母亲自己一刑警队长难道还没自保能力么,对付卢一鸣凭她的手段是绰绰有余了。

    尽管如此,陈母依然念要着想见见卢一鸣,非要见见他,看看卢一鸣人品如何么,如果不行的话她是决不允许陈硕和卢一鸣履行一日夫妻的事情的,不过看结果还算如意。

    这就是为什么陈硕父母会出现在靶场的原因了。这是他们一早就安排好的,就算陈硕没有在路上碰到卢一鸣,也会约他出来去靶场的。

    这时,从靶场出来,卢一鸣微微叹了口气,陈硕临走时对他说的那些话,说实话的确让他很受伤,微微抽痛一下。原本刚刚升起来的希望和兴趣,也顿时因此而减弱了大半。

    对于拉着陈硕表演趁机揩油的行为也失去了一丝兴趣,提不起一点精力来。

    出了门看了眼陈硕停放在一旁的轿车,微微抽了下嘴角,然后走过去朝着陈硕的轿车轮胎狠狠踢了一脚,嘴里嘟囔了一句:“小娘皮,敢不给我面子,我踢死你,我踢死你!”

    “怎么?我很让你丢脸么?”忽然这时从我身后传来一声娇声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