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35章逼婚

    更新时间:2018-08-09 13:35:35本章字数:2702字

    卢一鸣怔了一下,心头猛然一跳,扭过头刚好看到陈硕正朝自己笑眯眯的走来,只不过她那笑容让卢一鸣看着‘不寒而栗’,打了个机灵后,我苦笑一声说道:“你……出来了?”

    陈硕横了卢一鸣一眼,说道:“唉,真是好心当了驴肝肺啊,我好心好意的出来想开车送你回去,却见某人在背后说人话坏,还踢人家的车轮胎,是不是还要弄的车胎弄没气,让我也徒步回家啊?”

    卢一鸣干笑一声说道:“你没学过驾照么?上车前必要的检查其中就有踢踢车轮胎看有没有气,我这是替你检查一下,省得到时候你看到半路没气了。”

    陈硕哼了一声说道:“就你嘴贫。说吧,你找我到底什么事?”

    卢一鸣愣了一下,然后有些诧异的看着陈硕问道:“你这句话什么意思?”

    陈硕撇了撇嘴说道:“还说你,你不是有事求我么?我现在改变主意了,嗯,你说吧,只要我能做到的,我会帮你的。”

    闻言卢一鸣不由眼前一亮,原本失去的信心和希望顿时又回来了,大起大落之下情绪波动激烈是肯定的,此时陈硕看着我呼吸渐促,满脸兴奋的模样,不由狐疑了起来,暗道到底是怎么回事,卢一鸣的发应如此大。

    这时,努力平复了内心的激动,卢一鸣紧张的说道:“陈硕,真的什么事都答应我么?”

    闻言陈硕面色不由微微泛红了起来,啐了一声:“别占我便宜,只要你说的不过分,我可以…… 考虑考虑,答应你。”

    卢一鸣点了点头说道:“好啊,其实这事也不是太难,就是想陈队长你百忙之中能抽出一点时间来,我们拍摄个纪录片……”

    随后卢一鸣将和萧静香商议的事情和陈硕说了一遍,包括其中细节,和想法、创意来源。

    听完卢一鸣的叙述之后,陈硕微微点了下头,看着他:“这想法是不是你出的。”

    卢一鸣愣了一下问道:“你怎么那么确定就是我呢?”

    陈硕笑了笑,说道:“你啊,呵呵,除了你还有谁能想出这么损的招来呢?”

    “怎么你不同意么?”卢一鸣笑了笑说道。

    陈硕歪着脑袋想了想,然后看着卢一鸣眼中闪过一丝狡黠,说道:“你是不是想趁机占我便宜啊?”

    “我有么?”卢一鸣笑了笑。

    陈硕眯着眼看着卢一鸣:“谁知道你心里想的什么肮脏龌龊的东西。”

    “别把我看得那么不堪好么,毕竟我也是经过高等教育的人。”卢一鸣耸了耸肩。

    陈硕哼了一声说道:“大导演哪个不是学历不浅,背后的交易又有哪个不是肮脏龌龊的,至于你,哼哼,不是中途辍学么?不,应该说是违反校规被学校劝退了才对。”

    “你!”闻言,卢一鸣不由脸色大变,心中不由一阵触痛。

    陈硕看着卢一鸣几度怒极的模样,不由一愣,似乎是因为刚才说错了什么话触痛了他的伤疤一样。

    随后想了想便明白了过来,本身她也是看过卢一鸣的简历的,对于卢一鸣上上学期间的事情也有所了解,此时提起来见他那样,不由暗自悔恨一番,毕竟这属于卢一鸣最不想别人提起来的事情,若非她心直口快断然不会惹得卢一鸣如此。

    想着便不由软了下来,表现出哀求的模样,说道:“好嘛,我知道说错话了,您老就不要把脾气发到我身上了好嘛,大不了,我给您做牛做马,答应您老的话还不行么?”

    闻言卢一鸣的火气也不由一窒,随后转念一想,其实陈硕断然不用如此对我恳求,她和我非亲非故哪怕说错了话,做错了事大可不必在乎我的感受,能做到这步已经很给我面子了,毕竟我也不是得理不饶人的人。

    随后卢一鸣叹了口气说道:“好啦,我老人家原谅你啦,不过你确定要答应我么?”看着陈硕的目光不由变的怪异起来。那意思好像在说你不怕我占你便宜?趁机揩你油?

    陈硕笑了笑说道:“别忘了我是什么出身?”随后又笑道:“某人要占美女便宜也要想好了后果才行,否则碰一指头住个十天半月的院应该不是问题。”

    闻言卢一鸣并没有接茬,而是小声的在旁嘟囔了一句:“如果这样的话,我宁愿住上一年……”

    “啊?你说什么?”陈硕愣了一下,隐约听到卢一鸣在嘀咕什么。

    卢一鸣连连说道:“没什么,没什么……”

    陈硕哼了一声没在说什么然后上了车,招呼卢一鸣:“还愣着做什么?还不快上车!”

    卢一鸣啊啊了两声,然后跑了上去。

    再回去的路上,陈硕一句话都没有说,卢一鸣也没有先前那般活跃了,至于陈硕为何会答应自己的要求,卢一鸣不知道,不过心里总觉得有些怪怪的,总觉得陈硕是在履行什么人的指示一般,或者说是被逼迫做的选择,她自己其实并不想和自己牵扯太多。

    卢一鸣不知道为什么会有这种感觉,总觉得好像是旧社会时期地主儿子欺男霸女的感觉。

    想着看向了陈硕,此时的她是那么的静美,平静中带着一种令人陶醉的美,如果可以的话,倒真想将她揽入怀抱。

    想了想,不由笑了起来。

    英雄难过美人关,古人诚不欺我,更何况不是英雄的人。

    “怎么一句话不说?是不是不高兴了?”卢一鸣不无关心的问了一句。

    陈硕瞟了我一眼,然后说道:“卢一鸣,你身上有一股沧桑的味道,那种味道也只有在面对父母的时候才能感觉到,我很不明白,为何会在你的身上会有这种感觉。”其实她是想说如果不是我父母看你顺眼,想和我好,那是白日做梦了。不过话到嘴边却想到引得她父母对卢一鸣另眼相看的似乎就是对方身上的那种陈旧的气息,所以不由问了一声。

    卢一鸣楞了一下,随后笑了笑,说道:“传承,因为传承。”

    “传承?那是什么东西?”陈硕讶道。

    卢一鸣笑了笑:“我们卢家,世代相传的治家之法,教育出来的孩子身上带着的就是那历经无数代古训的气息,所以在我的身上你能感觉到那只有古时才有的味道。”

    “看不出你家教还很严么?唉,不对啊,你要是家教严的话,怎么会教育出你这么古灵精怪一肚子坏水的人来呢?”陈硕愣了一下,不由问道。

    看了陈硕一眼,目光从她身上移开,卢一鸣淡淡说道:“我或许是我们卢家千百年来唯一一个‘坏蛋‘吧。”随后不由笑道:“凡事都要与时俱进么。哈哈……”

    陈硕似乎听出了卢一鸣那笑声中的苦涩之味,微微瞥了下眉头,不由看了一眼,她微微觉得在卢一鸣那苦涩的笑声中似乎隐藏着什么故事一般。

    不知开了多久,路上卢一鸣和陈硕都没有再说一句,后来看到前面有一个报亭,卢一鸣喊了一声停车,陈硕下意识的打转向,慢慢靠边停了下来,然后卢一鸣扭头对陈硕说道:“你口渴么?”

    陈硕摇了摇头,想来也不知道卢一鸣什么意思。

    卢一鸣笑了笑,说道:“车费我就不付了,不过饮料我一定要请你喝的。”

    陈硕笑了笑,看了卢一鸣一眼说道:“你一个三无人员,还是省点钱花在当处吧。不行如果手头紧的话我借给你也行。”

    卢一鸣看着陈硕说道:“小看我不是,你擎好吧。”说着打开车门,从车上跳了下来,朝着报亭走去,很快就从里面拿出两瓶饮料出来,走到车前敲了敲陈硕的车窗,慢慢落下车窗的陈硕看着卢一鸣不由笑了笑。

    将一瓶饮料递给陈硕后,卢一鸣也拧开一瓶大口的往嘴里灌了一口。陈硕却仅是浅尝了一口。

    而就在卢一鸣拧上盖子转身要走的时候,忽然一个身影完完整整的映入了眼前,让卢一鸣不由浑身一颤,曾经的记忆瞬间充斥了脑海的每一个角落,忍不住失声喊道:“是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