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37章不敢相信

    更新时间:2018-08-09 13:35:35本章字数:2856字

    “你说什么?”萧静香楞了一下,不由有些惊诧的看着卢一鸣。

    卢一鸣那句话往浅了说容易让人误会成是要萧静香找一个和她张相差不多的女人伺候自己,往深了说才是卢一鸣的本意,就是想请萧静香帮自己找那个女人,因为她们太像了,让卢一鸣不自觉的以萧静香为标准了。

    但是言者无心听者有意,萧静香显然没有意识到卢一鸣会说出这样的话来,看她的样子可想对她的影响有多大。

    而此时的萧静香却被卢一鸣的言语吓到了,脑中同时闪过一个人来,那个人不是别人,正是自己的姐姐,要说和她很像的人除了萧静雅外还有别人么。

    卢一鸣的话也真正提醒了她。自己的姐姐此时仍是单身是不是该给她找个对象了,不过转念一想不由摇了摇头。

    见萧静香因为自己的一句话而好似变了个人似得,卢一鸣不由惊诧的问到:“怎么了?”

    萧静香闻言反应过来,看了卢一鸣一眼,那眼神总感觉怪怪的。

    还不等卢一鸣再说什么就见萧静香摇头说道:“那个人不行,要是早些年还好说,现在在她心里只有一个人,哪怕你在优秀,就算我是我亲自介绍你也不行。”说着又摇了摇头。

    卢一鸣有些好笑的看着萧静香,不由说道:“什么玩意,你说的什么啊,我怎么一句都听不懂?”

    “不如这样吧,我送你一辆车,你看如何?”萧静香款款说道。

    不由令卢一鸣为之一怔,靠,啥意思,就因为办成了一件事,居然要奖励车子,虽说不知道是什么牌子的车,但以萧静香的身份自然不会送比亚迪F0那样的车子吧。

    同时卢一鸣不由在心中暗叹一声,果然是富家子弟,大方起来令人心惊肉跳。

    想着卢一鸣不由苦笑着摇了摇头说道:“好了,不和你闹了,我也不要你的车子,你帮我找个人就行。”

    “人是一定要找的,但车子还是要送的。怎么样,看中哪辆车了我帮你付钱。”萧静香笑道。

    卢一鸣微微皱了下眉头,知道如果再推辞的话就会惹人烦了,索性点了点头说道:“你随便吧,送辆F0也无所谓啊,反正是不要钱的。”

    萧静香笑道:“你小看我不是,好了,这事你别问了,我帮你办理。”

    卢一鸣无奈的摇摇头:“真是说不过你,不过你就算是要送车,我也没驾照啊,要来无用。”

    “没驾照你就去学呗。”萧静香说道。

    “你舍得让我去学车啊?”卢一鸣笑道。

    萧静香歪着脑袋想了想说道:“嗯,对了,那还是等过去这一段时间后再去学吧。”

    卢一鸣笑了笑:“行啊,嗯……对了,我忽然想起一件事来。”

    “什么事?”萧静香问道。

    卢一鸣笑道:“你不是常说你姐姐在你身边你压力挺大么,对了,有她在我们行动多有不便。不如把她送去学驾照,就是不知道你姐姐有没有驾照?”

    闻言萧静香不由楞了一下,很快就反应过来,见她猛然大叫一声扑过来将卢一鸣狠狠的抱住,使劲在我额头亲了一口,满脸的兴奋之色,说道:“卢一鸣你真是我的幸运星,自从你来了之后我这里是顺风水顺,哈哈,选你果然没有有选错。”

    卢一鸣愣愣的看着萧静香,下意识的摸了摸额头,这动作被萧静香看到眼里,不有反应过来,暗道刚才自己的动作有些过火了,面色不由微微泛红起来,啐了一声道:“呸,别乱想啊,我就是太激动了,可想我姐姐给我的压力有多大,一释放就变得疯癫了。”

    “我理解,我理解……”卢一鸣干笑一声,不过怎么看那眼神都不太纯洁,哪里像没事的人,倒像是在回味刚才的感觉一样,只把萧静香羞得面红耳赤。最后哼了一声不再搭理卢一鸣。

    过后,萧静香平复了下蓬乱的心,然后淡淡说道:“好了,既然陈硕已经答应我们的要求,那么剩下的事就看你的了,我已经将那几款需要促销的首饰都准备好了,一会让闵柔带你去看一下。”

    卢一鸣点了点头。

    随后萧静香按了下电话上的一个按钮,随后闵柔就从外面走了进来,问道:“什么事萧总。”

    萧静香指着卢一鸣说道:“带他去看看我们挑出来的几款首饰,嗯,这些首饰都交给他,随便他搞,就是带回家研究也无所谓,总之一切都要配合他,他有什么要求倒要无条件满足,嗯,出了问题我担着,好了,你们去吧。”

    从萧静香办公室出来,卢一鸣和闵柔走在去库房的路上。

    走着,冷不丁的听闵柔说道:“卢先生,萧总其实挺可怜的,在公司几乎没什么朋友,看得出她对你还是很真诚的。”

    卢一鸣愣了一下说道:“噢,呵呵,哪有老板和员工处朋友的。”见闵柔看了自己一眼,连忙解释道:“不,我没别的意思,请别误会,我的意思是说哪有老板和员工有私交的。老板应该保持风度和威信,要保留这些自然不可能和员工私交好。”

    听卢一鸣说完闵柔微微叹了口气说道:“卢先生,如果没有威信和风度呢?连朋友都算不上,在加上底下人为非作歹,可想这个老板坐的多么的难受,所以我说萧总其实挺可怜的。”

    闻言卢一鸣哈哈大笑一声道:“闵柔小姐,不知道你听说过一句话没有?”

    闵柔哦了一声问道:“什么话?”

    “对上不必说,对下,尤其是刁蛮的手下,他要是坏,要是狠,做领导的就要比他门更坏,比他们更狠才行,否则就镇不住脚。”卢一鸣咬牙说到。

    闵柔愣了一下,道:“这样岂不会得罪人。”

    “阴奉阳违也要比明目张胆忤逆的好,起码你在的时候他还会按部就班的听你调遣。”卢一鸣满不在乎的说道。

    闵柔嗯了一声,点点头。

    顿了一下,卢一鸣看着闵柔微微抽了下嘴,看似漫不经心的问道:“为什么和我说这些?”

    闵柔接着说道:“我想你能明白,萧总对你已经超出了一个老板对员工的信任,我希望你能明白这些,能够真正的去帮萧总排忧解难。”

    “她从来没有对别人这样过?”

    闵柔摇了摇头,说道:“没有。”

    卢一鸣微微叹了口气,说道:“士为知己者死,女为悦己者容啊……”说着扭头朝着萧静香的办公室看了一眼“在公司或许她也只有你一个朋友了吧。”

    闵柔愣愣的看了卢一鸣一眼:“什么都瞒不过卢先生的眼。不愧是仿制大师,真相和本质一看就透。”

    卢一鸣摇了摇头,说道:“你不用如此恭维我。能为你们老板说出这样的话来,除非是很要好的朋友,要不就是有任务在身。”

    闵柔若有所思的看着卢一鸣,最后苦笑一声道:“你看问题总是这么透彻么?那可没有女孩子喜欢你啊。”

    卢一鸣笑了笑说道:“你说到正题了,我这人从生下来就被人说不会装糊涂,要不到现在怎么还是单身呢……”说完不由哈哈大笑起来。

    闵柔说道:“可我怎么听说警局的陈队长却对卢先生投怀送抱呢?”说着横了卢一鸣一眼。

    卢一鸣的笑声不由戛然而止,最后干笑一声道:“不提这个,不提这个……”

    这时已近库房,闵柔也不在多说,跟管理员打了声招呼领着卢一鸣上了二楼,看着如同银行金库一般的库房满是橱柜,抬头望去都有四米多高。

    说实话卢一鸣还是第一次见到这样的地方,被那如同阵势一般的橱柜摆设惊的一阵目瞪口呆,走进了看去在那橱柜上每一个柜子中都有编号和名称,看来那些名贵的首饰之类的都被存放在那些柜子当中。

    看编号和名称就知道那些橱柜的摆放都是从品质低的到品质高的都划分的清晰明了。

    甚至有些橱柜上直接标出半成品和材料,看到这里就是傻子也知道那是还没有成品的金料和其他珍宝材料,那种还未加工仍旧保持天然之气的材料仅仅是看名字都让人心惊肉跳,因为那些材料基本上都是市面不多见的,很多都闻所未闻。不由让卢一鸣大开眼界。

    还是首次接触到这种库房理念自然心中感触颇深。

    “看看这个。”闵柔拉开一个橱柜,卢一鸣走过去看了眼,微微抽了下嘴角,然后看了眼闵柔说道:“我可以拿起来看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