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38章有些不爽

    更新时间:2018-08-09 13:35:35本章字数:3080字

    闵柔点了点头说道:“当然,萧总不是说了您现在做主,就是拿回家看也无所谓……”随后凑近身子贴着卢一鸣的耳旁说道:“凭您现在的地位这东西就是最后不还,或者掉包都没人会察觉。”

    卢一鸣看着闵柔说道:“这是萧静香的意思还是你的意思?”

    闵柔笑了笑说道:“卢先生是认为我在勾你?或者说要和你勾结贪图这些首饰?”

    卢一鸣哼了一声说道:“不用激将法,这些东西我最后都会如数奉还。假的和真的我会留下暗记只要仔细分辨一下还是可以看出来的。我不知道是萧静香下的套,还是你自作主张想试我人品,不过,这次就算了。”

    随后顿了一下,说道:“闵小姐,你小看我和萧静香的关系了,下不为例,否则……”卢一鸣哼哼一声不再说什么。

    闵柔似乎并没有因为卢一鸣的犀利言辞而有任何的表情变动,俏脸上依然挂着笑容,很淡定的点了点头说道:“卢先生看看手上这款首饰如何?”

    卢一鸣低头朝拿在手中的首饰看去,目光在那金体上流过,看着手中的黄金发卡,不论是款式还是造型,以及拿在手中的舒适感觉,都不是普通黄金饰品可以比拟的。

    重量适中,造型古典优雅,给人一种尊贵却不张扬的感觉,一道道的光晕在那上面流淌反映出一道道流光,干脆而又明亮,这对于那些天生就对发光体情有独钟的女性来说绝对有着致命的吸引。

    见状,连卢一鸣都极为欢喜,对那黄金发卡的制作者的制作工艺和理念深深地佩服,最后恋恋不舍得从其上收回目光,看了眼闵柔,说道:“这都是你们从国外进口的?”

    闵柔笑了笑说道:“不,这是我们总部的黄金饰品设计师亲手制作的,本店的尊贵饰品之一。卢先生感觉如何?”

    卢一鸣赞叹道:“高手,绝对的高手。”

    闵柔笑着说道:“卢先生,你们就是这样称呼一个大师的么?”

    卢一鸣说道:“那是你们的叫法,对于我们来说就是这样称呼一个有着高超技巧的匠师的。不过……”卢一鸣又拿起那个黄金发卡说道:“这里面还有一个小小的缺陷,如果可意弥补的话或许会更加迷人,品级上或许会更上一层。”

    闵柔对卢一鸣的话似乎有些不以为意,只是嗯了一声说道:“好了,卢先生,还有其它的饰品,请过目。”

    卢一鸣嗯了一声,随后放下那黄金发卡,跟在闵柔身后将这次要展销的几款首饰都摆列出来,介绍给卢一鸣看,一一过目后,卢一鸣心中也都有了个数。

    当卢一鸣放下最后一件饰品的时候,闵柔走过来问道:“怎么样,卢先生,这些饰品能还原几成?不用太过相像了,只要给人眼前一亮的感觉就行,毕竟在荧幕上他们是分辨不出细节的。”

    卢一鸣闻言不由眉头紧皱,看了眼闵柔说道:“闵小姐,你这样说什么意思?”

    “不不不,卢先生我没有小瞧你的意思。我只是想说你不用太过认真,随便仿制就行。”闵柔连连摆手道。

    卢一鸣冷哼一声:“闵小姐,自从我从萧静香办公室出来后你就处处针对我,莫非你看我不顺眼么?”

    “卢先生……”闵柔刚想说些什么却被卢一鸣打断了:“闵小姐,这些东西我可以带走是吧。”

    闵柔愣愣的点了点头。

    卢一鸣笑了笑,然后从桌子上随便拿了一个袋子将那些刚刚闵柔介绍的饰品都一一放到袋子中,最后来到那个黄金发卡前,砸吧砸吧嘴后将那个黄金发卡放到了袋子中才满意的拍了拍袋子,和闵柔打了声招呼道:“好了就不打扰你了,我先走了,改日真假饰品一并奉上。”说完迈步走了出去。

    闵柔愣愣的看着卢一鸣离去的背影,刚想要说些什么,却听这时口袋中的手机响起,拿起电话放到耳旁说道:“是我……”

    “好……”

    “好……”

    “我知道了。”闵柔重重的点了点头,然后看着卢一鸣离去的方向神情有些古怪起来。

    当卢一鸣从萧氏珠宝行走出来的时候,闵柔也回到了萧静香的办公室,这时轻轻敲了下门,听到里面传来一声请进的话后,闵柔带着忐忑的心推门走了进去。

    这时看到自己的老板萧静香面色局促的坐在老板椅上,在闵柔走进来后,两人相互对望一眼,闵柔微微低下头来,目光不经意的躲开了去。

    朝一边看去,这时在另一边坐着的是目前来说最大牌的人,这个人不是别人正是萧静香的姐姐萧静雅。

    萧静雅看着闵柔慢慢将手中的茶杯放下来,随后叫了一声闵柔的名字,却如同巨锤一般抨击在闵柔的心坎,不由令她浑身一颤,然后忙不迭的答应了一声。

    见状,萧静雅笑道:“不用这么紧张,我又不会吃了你。”

    闵柔连连称是。

    萧静香也在一旁陪笑道:“姐,有什么事你和我说就行了,不用这样。”

    萧静雅笑了笑,说道:“静香,我让你开口了么?一会再收拾你。”说完不再理会萧静香而是看着闵柔说道:“闵柔,你刚才做什么去了?”还不等闵柔开口说就被萧静雅伸手打断了,听她说道:“不要撒谎,你去做什么未必没有人看在眼中,相信你也知道这两天有人到我那里去告你和静香的状,所以什么能说什么不能说,什么能着实说,什么不能撒谎我想你能想好了再说,以免产生误会。”

    闻言闵柔不由浑身一颤,然后悄悄看了眼萧静香见她也是急得满头热汗,咽了口吐沫,随后张了张嘴,说道:“萧……萧总。”

    “别这么叫我,我现在还不是公司的老板,你想说什么就直说,不用拐弯抹角。”萧静雅说道。

    这时听萧静香说道:“好了姐,你别这样了,我告诉你吧……”

    “你给我闭嘴!”冷不丁的萧静雅猛然拍桌而起吓得萧静香和闵柔不由一愣。同时神情不由聚变。

    随后萧静雅一指闵柔说道:“你说。”

    见状,萧静香有些颓废的低下头去。

    而后闵柔说道:“是这样的,刚才我去陪同卢先生看看那些近期要展销的首饰了。”

    “卢先生?哪个卢先生?”萧静雅问道。

    “就是那个我和你提的拍纪录片推销首饰的想法,就是那个人想出来的,而且他还是个仿制高手。不过他现在已经是公司的员工了,嗯。”萧静香说道。

    “拍摄纪录片?仿制高手?还是公司员工?”萧静雅哈了一声,说道:“萧静香,谁给你的权利让你随意在公司安插人手,没有总公司的派遣,任何人都不能进入到本公司,这人是谁,能让你如此褒奖推荐?萧静香,我告诉你,你已经很危险了,你的行为已经严重影响到公司的利益,这样下去迟早出问题,怪不得这几天一直有人向我埋怨,看来是到了好好让你清醒清醒的时候了。”

    “够了,姐姐,那些人无非是看我不顺眼,他们嫉妒我给卢一鸣的权利,他们这是搞不正当竞争,怎么?不让他们负责这件事他们就要打我的小报告,就向你说我坏话?哼哼,姐,你难道还看不明白么?”萧静香吼道。

    “我明白什么?明白你滥用职权,明白你胡作非为?明白你乱搞一通?”萧静雅哼哼道。

    “我有错么?他们都在欺负我!他们从一开始都在欺负我,好,我忍了,也认了,谁让我学历不高,谁让我天生就不是做生意的料,可是你看看他们现在做什么?明明是他们修改账目,明明是他们的原因公司才没有盈利,现在你来了,他们不但不知道收敛,居然还落井下石,连我唯一的能够逆转局势的计划扼杀,他们向你打小报告的目的还不就是这个,姐,我是你妹妹啊,你看到我现在这个样不但不帮我,居然还帮着外人来欺负我!我恨你!”说完萧静香不由趴在桌子上痛哭了起来。

    见状不仅仅是萧静雅就连闵柔也都怔住了,不说闵柔,长这么大连萧静雅都是第一次看到萧静香哭,看着她痛哭的样子,恍惚间一些小时候的画面从脑海中放映过,最后萧静雅微微叹了口气,说道:“好了,好了,静香别哭别哭,我也没有别的意思,只不过想帮你而已,那些人欺负你我何尝不是知道可是继续让你这样搞下去我都没法帮你收场了。到时候恐怕连我都会被他们投诉到总公司去,到那个时候就不是你我能控制的局面了,看上去是我让你让位,但实际上却是帮你啊,找个理由接管公司,等我接管公司后,到那时就是和他们清算的时候了所以现在也只能这样了。”萧静雅一边说着一边靠近萧静香,刚伸出手来碰到萧静香的肩膀就被萧静香给挣脱开了。

    微微顿了一下,随后萧静雅收回手来,叹了口气说道:“你真就那么相信他?真就认为除了他没人能帮你了?他到底有什么三头六臂能让你如此执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