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39章退让

    更新时间:2018-08-09 13:35:35本章字数:2988字

    “他就是好,他就是好,比你好,比你这个臭姐姐好一千倍,一万倍!”说完萧静香又趴下来继续哭。

    萧静雅愣愣的看着在自己说完之后猛然抬头骂了自己一句后又趴下冲哭的妹妹,不由一阵气苦。

    这时,闵柔走进了说道:“萧……静雅小姐,萧总的确很相信卢先生的。”

    闻言哦了一声,萧静雅不由看向了闵柔,闵柔在萧静雅的直视下不自居的有些气弱。

    萧静雅说道:“继续说。”

    “卢一鸣先生从技术手段上讲是一流的仿制高手,从人品上讲……”闵柔顿了一下,回想起和卢一鸣交流的画面,不由笑了笑继续说道:“从人品上讲也是中上。”

    萧静雅闻言不由又哦了一声,问道:“这个卢先生到底是何方神圣居然让你们如此相信他?如此推崇?”

    “我们就是相信他,相信他,总之比相信你还要相信他!”萧静香又冒出来一句。

    萧静雅有些好笑的看着自己的妹妹,嗤笑一声道:“是么,还真是期待啊,听你们这么一说,我还真想见见这个家伙了。看他身上到底有什么魔力居然能把你们吸引到这种地步。”

    “不止这些,而且,萧总已经把此事全权交给了卢先生来做,甚至那些珠宝都可以任他研究和带走。”闵柔说道。

    “研究?带走?”萧静雅看着闵柔一时说不出坏来了,她当然知道闵柔这句带走是什么意思。微微皱着眉头看着闵柔,想听她的下文。

    这时,闵柔深深呼了口气,自知已经到了这个时候,不如什么都说了表态的好,想着便将和我接触时对我的看法和我的一些言行举止都一一陈述了一遍,随后又说道:“他还说我们店的尊贵珍宝之一的黄金发卡并不完美,还需少许加工才能更上一层。”

    噢?

    闻言萧静雅不由来了兴趣,看着闵柔问道:“他真这么说?”随后扭头看向了一样有些愣神的萧静香,这件事也只有萧氏直系亲属才知道,我口中所谓并不完美的黄金发卡其实是他们内部人员故意不制作完成的饰品,看上去好像已经完成了,但实际上还缺少一道工序就是集中抛光。

    也只有这样才能把一款作品完美的制作出来,只不过这些东西在没有销售以前是不会被集中抛光的,也是为了有别于市场上其他的黄金饰品,对于这类饰品的抛光手法一向都掌握在萧氏中直系人员手里,其他人都只是完成了百分之九十九的工序,最后一道工序由萧氏直系亲属来完成。

    因为手法独特,效果突出,所以萧氏珠宝才有别于市场上其他的产品,比同类产品更加的引人注意。

    而卢一鸣手中的黄金发卡属于只完成了百分之九十九的工序的半成品,所以才会让卢一鸣说出那样的话来。

    卢一鸣说的那话落在别人耳中或许没什么,但是落在了姐妹两人的耳中犹如擎天巨响,两姐妹相互对看一眼,都从对方的眼中看出了震惊。

    因为这一点少有人知道,从外表上很少有人能看出来那些需要抛光的饰品并不完美,除非是淫进此道多少年的‘老怪物’才能看出来,而卢一鸣居然能通过短暂的接触就能发现这点,可想给两姐妹的震撼有多大。

    果然,这时见萧静雅笑了笑,说道:“难怪你们如此放心,原来这人是老怪物级别的,哼哼。他说的没错,那黄金发卡的确有些瑕疵。”

    闻言这次轮到闵柔愣神了,见她颤声道:“啊?难……难道说卢先生说的是真的?”说着不由回想起之前卢一鸣和她说的一番话,同时对卢一鸣的信任已经到了无以复地的地步。

    而萧静香更是双目闪过一道道的光亮,比之闵柔也好不到哪里去。

    只是萧静雅哼了一声说道:“别得意,这只能说你们找到了一个有着高超技巧的人才,至于人品如何还需要继续观察,否则我绝不会放心让他进入公司的。”

    “这么说你答应了?”萧静香文雅不由惊叫一声。

    萧静雅笑看着萧静香说道:“如果他能过我这关的话,我就答应你最近一段时间不管了,去驾校学习驾照。”

    “真的?”闻言,萧静香就差跳起来了。

    萧静雅说道:“别得意,就算他技术过关,人品过不了关,甚至说过不了我这关他留在公司的事情就只能撤销了,而去驾校事情就更不要提了。”说着萧静雅看向了萧静香。

    闻言萧静香不由顿了一下。

    闵柔却连连说道:“他人品很好,真的,我能证明?”

    “是吗?人品如何先不说,你觉得他能不能过我这关呢?”说着萧静雅笑了起来,却让在场的两人心里直感阵阵发寒。

    “你?你这一关?”萧静香愣愣地张大嘴,有些怨意的望着萧静雅。

    萧静雅点了点头说道:“就像你说的这个人无所不能,对于这个人来说我一概不知,我的印象也只是你灌输给我的,所以我需亲自考验这个家伙,如果他名不副实,那么,不好意思,就算你是我亲妹妹我也不会让你这么胡来的。尤其是这个时候。”

    “姐!你太过分了!”萧静香大吼道。

    “过分么?”萧静雅耸了耸肩说道:“比起你拿公司的前途名声做赌注来说,我一点都不过分,另外,如果你真的很信任这个人的话……”顿了一下,萧静雅接着说道:“那就应该不惧怕任何的考验,如果他真如你说的那般好。”

    微微眯了下眼,萧静香抽了抽嘴角,最后好似下定了什么决心一样,重重说道:“好,就按你说的,如果你输了怎么办?”

    “那我就不插手你们的事情,近段时间我会去学驾照,在我没学成回来之前,我不会插手你们的事情。”萧静雅说道。

    “好,一言为定。”萧静香说道。

    萧静雅点了点头,随后看了眼闵柔说道:“好好看着你们老板,赌局已经开始,别犹豫啊。”

    闵柔当然听得出萧静雅的话是让她当见证人,到时候输赢定局时就不要犹豫什么。

    还不等闵柔说些什么,就听萧静香说道:“你想怎样?”

    萧静雅笑了笑说道:“妹妹,别这么激动,我也还没做什么,那个人……”笑了笑,萧静雅说道:“待会闵柔去帮我定一张去香港的机票,一张就行,对,定好后交到那人手中,最好让他明天一早就去乘飞机。”一边说着一边看着闵柔,随后朝两人摆了摆手,说道:“好了就先这样,我明天还来。”

    看着萧静雅离去的背影,直到那门缓缓合上消失,萧静香愣了好一会,才不由恨恨的锤了下办公桌,最后咬牙切齿的说道:“去定,定好后将机票交给卢一鸣,我倒要看看谁才能笑到最后。”

    “可是……”闵柔刚想要在说些什么的时候却被萧静香给打断了。

    听她说道:“听我姐的。”

    闵柔无奈的叹了口气,说道:“好吧,我这就去。”说完又看了眼萧静香,本想上前在安慰她一下的,可是到后来看到萧静香的模样不由再次叹了口气,这才推门走了出去。

    直到闵柔走了好一会后,萧静香才有些颓废的瘫坐在自己的座椅上,说实话论资历和才学以及气质,和萧静雅比起来自己确实差了不少,单单只是气势就已经让自己心惊胆破说不出话来了。

    刚才的气氛的确很吓人,萧静香甚至有种错觉,如果再僵持下去恐怕自己都会得心脏病的。好在这令人压郁的气氛来得快去得也快。

    仔细想想萧静雅的话也不无道理,至于卢一鸣的出现和萧静香所做的事情也都只是她的主观认识,难免有些说不通道不明,惹人怀疑的地方。

    所以萧静雅怀疑不确信也在情理之中。这点萧静香也知道萧静雅是为了自己好,可是她却是不明白自己的处境有多难看,所以才会对卢一鸣如此袒护。

    但越是这样萧静雅就越对卢一鸣感兴趣,很想看看这人身上到底有什么魔力能吸引的萧静香如此对他。

    这时坐下来的萧静香不由一阵神情恍惚,口中喃喃道:“到底她要做什么?去香港?最近没有什么展销会啊,也不存在新货源和新卖家,要真有我应该第一个知道才对,为什么要去香港呢?难道有我什么不知道的么……”

    想着萧静香不由更加急迫起来。

    刚刚萧静雅的行为让她百思不得其解,心中不断询问这是为什么。

    答案只能明天分晓。

    这些事情卢一鸣都不知道,此时的他正坐着公交车返回途中,望着窗外逝去的背景,那喧杂吵闹的钢铁丛林,川流不息的人群车辆,阳光透射进窗户中,照耀在眼畔让他不自觉地闭上了眼,慢慢收回目光,微微叹了口气,紧了紧怀中的挎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