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41章怎么应对

    更新时间:2018-08-09 13:35:35本章字数:4024字

    见状卢一鸣不由干笑一声说道:“别着急,没什么大不了的事情,公司老总有事找我。”

    闻言三人不由松了口气,然后听母亲说道:“那你还不快去?”

    随后想了想又补充一句道:“老东西还看着干什么还不快帮着儿子收拾收拾这些东西给人家送去。”

    而后又对卢一鸣说道:“儿子,我看还是把这些东西还给人家吧,我们家是在防不住,一旦给人家弄丢了这责任我们可担当不起。”

    “没事妈……”

    还不等卢一鸣说完,姐姐又不愿意了,嘟着嘴说道:“妈,人家都说没事了,弟弟刚才不是说这些都是他拿回来研究用的么?”

    母亲说道:“还说你……”

    卢一鸣怕事情再吵下去会一团糟,不由说道:“好了好了,别吵了,真的没什么,真的妈。”

    最后母亲看卢一鸣那样不由半信半疑的点了点头,才吩咐父亲道:“老头子,快,找个大箱子把这些东西锁起来,嗯,要日夜守在旁边,千万不要丢了。”

    闻言不仅是姐姐连父亲也不由啊了一声。

    卢一鸣见状微微抽了下嘴角,尽管母亲大可不必这么费事,但直到不这样做的话,母亲一定会心里难安,所以只有干笑着不再说什么。

    只是苦了姐姐,还不等玩够就被母亲一把夺过手中的饰品,最后气鼓鼓的。

    微微摇摇头,不再多想。

    一场闹剧过后,母亲三人终于消停了下来,最终以遵从母亲的意思将那些贵重饰品都放了起来。

    为了避免‘引火上身’卢一鸣随后佯装拿起电话来,走到阳台上,回头看了眼母亲三人,看到他们在那里忙碌透,只感一阵好笑,再扭过头透过阳台正好看到一辆豪华轿车慢慢开进院中。

    微微怔了一下,那辆车是萧静香的坐骑。

    只是没想到闵柔会来的如此快,这才刚刚放下电话,她就已经开着萧静香的车进了院子,停下来,见她从车上下来,卢一,吗顾不得感叹,连忙打开窗户招呼她上来。

    闵柔闻声抬头看了卢一鸣一眼,然后朝我摆摆手和司机打了身招呼便一人朝楼上走来。

    刚刚关上窗户,不知何时大姐已经走近,就听大姐忽然咋呼道:“干嘛呢弟弟?和谁打招呼呢?”

    卢一鸣愣愣的说了声,没,没谁。

    最后面对姐姐的狐疑的目光不得不落荒而逃。

    看着卢一鸣离去的背影姐姐不由嘟了嘟嘴,只是打开窗户朝着卢一鸣刚刚看去的地方看了眼,直到见到萧静香那辆豪华轿车后不由秀眉紧皱起来,然后向后看了眼卢一鸣离去的方向,口中喃喃一声:“奇怪……院里有人买新车么?”

    为了避免不必要的麻烦,和父母打了声招呼,卢一鸣便朝楼下跑去和闵柔迎上后,朝她点了点头问道:“怎么回事?不是说要赶制复制品么?”

    闻言闵柔颇为不好意思的说道:“不好意思卢先生,因为中间出现了一些问题,所以需要你去香港一趟。”

    卢一鸣愣了一下,皱眉道:“去香港?不拍记录片了?”

    闵柔摇了摇头说道:“这事……怎么说呢?哎,总之出现这样的变故萧总也是极不愿意的。”

    “既然不愿意为何还要这样?”卢一鸣有些好笑的说道,本来还想补充一句说,算了,人在屋檐下,要怎样就怎样吧。

    谁知闵柔说道:“卢先生,其实这并不是萧总的意思,而是萧总姐姐的意思。”

    哦了一声,卢一鸣饶有兴趣的看着闵柔问道:“萧总的姐姐,那个令萧静香极为头痛的女人,我不是给她出法子让她去学车去了么?怎么会搅和进来?”

    闵柔叹了口气,说道:“正是因为你让她去学车,萧总的姐姐误以为萧总要支开她,所以和萧总提出了条件。”

    “让我想想……这个条件就是你来的原因,就是让我去香港对么?”卢一鸣笑道。

    “是的,卢先生,萧总的姐姐说,如果你去香港的话她就会答应萧总去学车,并且一段时间内不会管她。”闵柔说道。

    卢一鸣闻言不由干笑一声道:“没想到扳起石头来砸了自己的脚。”随后又问道:“就只是这样么?恐怕不是让我去香港旅游吧?去做什么你知道么?”

    闵柔摇了摇头,说道:“不知道,连萧总也不知道她姐姐葫芦里到底卖的什么药。”

    卢一鸣不由皱起眉头,喃喃一声:“不知道去做什么?”眯起眼睛暗暗道,这个女人到底想干什么?

    “萧总姐姐说要考核你,如果你通过了考核那就承认你的身份,否则,恐怕你和萧总的合作就要终止了。”闵柔叹了口气说道。

    “这么严重?”

    卢一鸣抽了抽嘴角。

    这时听闵柔说道:“卢先生,你一定要通过考核啊,因为你是萧总唯一的希望了。这是明天一早去香港的机票,请收好。”说着将机票递给卢一鸣。

    卢一鸣阴沉着一张脸接过机票,淡淡说道:“嗯,好,机票我收下了,至于考核的事情,我也记下了。”

    “那就好,卢先生机票我送到了,另外,萧总说如果有什么需要敬请说,她会全力配合你的。”闵柔说道。

    卢一鸣嗯了一声,对此并不以为意,因为去了香港萧静香的手要还能伸过来,有这份能力,她也不会至于沦落到靠自己转危了。不过还是答应了下来。

    送走了闵柔之后,捏着手中的机票,卢一鸣微微叹了口气,对于明天即将到来的考验只感到一阵的迷茫和空寂,尤其当想到那个令萧静香头痛的姐姐的时候更是只感到一阵好笑。

    最后摇了摇头,便朝楼上走去,回到家,母亲看到我的样子不由关心的问道:“怎么了?刚才干什么去了?”

    卢一鸣笑着摇了摇头说道:“妈,没事,您别担心我。”说完顾不得父母狐疑的看着自己走近卧室,开始寻思着那个女人到底有什么考验在等着自己。

    再说闵柔完成任务回到公司,来到萧静香的办公室,这时,萧静香问道:“机票送去了?”

    闵柔嗯了一声,点了点头说道;“送去了。”

    萧静香满以为卢一鸣会大发雷霆或者不同意什么的,倒没想到答案会如此简单,不由松了口气,说道:“他没说什么?”

    闵柔摇了摇头说道:“卢先生倒没说什么,只是说什么搬起石头来砸了自己的脚。”

    闻言,萧静香不由哈哈哈大笑起来,笑侃道:“这个卢一鸣啊,呵呵,对,就是你自己活该……”一句话说完不由又回到现实问题来,然后看着闵柔说道:“你有没有给他说,有问题我全力支持他的话。”

    “都说了。”闵柔说道。

    萧静香嗯了一声,说道:“也对,你办事向来细心仔细。”

    随后又想到了什么一样,不由担心的喃喃一声:“不知道卢一鸣能不能通过考验。”看了眼闵柔说道:“闵柔,你觉得我姐会出什么考验的项目呢?”

    闵柔说道:“去香港的话,难道是要卢先生去‘掌眼’。”

    “你是说要考校卢一鸣的眼力?”萧静香说道。面色随之变得沉重起来。这的确是个严重的问题,一旦卢一鸣看走了眼,或者说萧静雅专门找一些难以识别真伪名贵与否的物品让我辨别,那问题就大了。

    尽管卢一鸣的专业就是与这些珠宝打交道,但是仿制技术高超并不代表鉴赏能力和识别能力也达到大师水准,往往当局者迷,仿制高手也就是剽窃和临摹高手,能依葫芦画瓢却不能独自创造,既然不能独自创造自然不能看透物质根本,而萧静雅考校我的就是这种类似于创造能力的最基础的技能――眼力。

    这也就是为什么萧静香会担心的问题了。

    闵柔自然知道萧静香担心的什么,不由安慰她道:“萧总,别担心,或许卢先生的眼力也不错呢?”其实这点连她自己都说不过去,更不要说拿来安慰萧静香了。

    果然,闻言萧静香也仅是笑笑,然后说道:“这只是我们自己想的,考不考眼力还是个问题,换一个角度,如果赌石呢?别忘了香港那里有关珠宝行业的项目都有涉及,可谓包罗万象,那地方是真正的珠宝行业大师和专家的栖息地和乐园,高手如云,我怕他去了会倍受打击,更何况你认为我姐姐会轻而易举的放过他么? 必然会百般为难他。”

    “去香港?”

    考虑了很久,卢一鸣觉得需要和家人说清楚,随后从卧室出来后,将事情的一些脉络将给家人听。除了父母有些皱眉外,最激动的莫过于大姐了。

    闻言,只见大姐不由惊叫一声,也难怪他,从小看着香港电视剧长大的。对于香港的印象就好比是偶像剧中的圣地,随便走动走动就能碰上大明星。

    想着,大姐开始对卢一鸣‘阿谀奉承’起来,无非得是要卢一鸣帮忙搞到他喜欢的电视剧明星的签名,尤其是刘德华的。

    闻言卢一鸣唯有苦笑,此去凶险未知,虽然闵柔没有明着说明,但那意思已经表露无疑,他心中所想和姐姐截然不同,甚至此去可能会被淘汰出局,一切妄想皆成空,心中自然无比沉重。

    母亲看出卢一鸣心中的忧虑,不由喝斥大姐一声,这才制止了她那无理的取闹。

    “怎么,一鸣,有问题么?”母亲问道。

    嗯了一声,卢一鸣摇摇头:“没事,我自己能处理好,你们就不要担心了。”

    父亲在旁看着,不由点了下头,说道:“好好把握这次机会,看得出你们领导还是很器重你的,才上班没几天就安排你出差了。”

    卢一鸣此时是有苦难言,对于父亲的话只是苦笑一声。

    和家人打了声招呼便回到了卧室,躺在床上,左思右想实在头痛得很,无意间瞥了下旁边放着的手机,顿了一下,然后做起来拿过手机,点开了通讯录中陈硕那一栏,想了想,随后发了个短信过去。

    不过等了很久都不见陈硕回复,估计是有事情在忙,放下手机后,心情更不由得沉重了许多。

    一夜无语

    当第一缕阳光照进卧房的时候,天空已然明亮,卢一鸣匆匆起床收拾好行囊,和家人打了声招呼后,便出门打车直接去了机场。

    在等待了一段时间后,跟随大部分人朝着机舱方向走去。等到进了机舱坐稳后,趁着飞机还没有起飞时,发了个短信给萧静香过去。

    而另一边早早就坐在萧静香办公室的三人在收到短信后,萧静香和闵柔相互对望一眼,然后萧静香对在一旁的萧静雅说道:“他已经登上飞机了,很快飞机就会起飞。”

    “很好。”萧静雅淡笑一声,永远都是那么温柔。如果不是因为知道萧静雅故意为难自己等人,萧静香甚至以为她还是那个对自己体贴照顾的好姐姐。

    不由皱了下眉头,萧静香很是不悦的问道:“姐,我都按你说的做了,现在卢一鸣也已经坐上飞机了,你能告诉我你到底想改什么么?你到底安排的什么考验?”

    “不急。”萧静香大有深意笑着摇摇头说道。

    闻言,萧静香和闵柔有些皱眉。不知道萧静雅要搞出什么事来。

    而这边的卢一鸣也是心中一阵忐忑,谈不上紧张,主要是怕萧静雅过分为难自己,就好比是让一个精通物理学的人去搞化学测试一样,虽然不至于两眼一抹黑,可是也不见得能做出多大的成绩来一样的道理。

    很快在卢一鸣胡思乱想的时候,从扩音器中传来的了飞机起飞的广播,随后一阵晃动之后,飞机。连续加速直到跑出轨道然后缓缓升空而起。

    而此刻另一边的萧静雅才嫣然笑道:“好了,第一个课题开考。”

    “什么?”闻言萧静香和闵柔不由一颤,这是怎么回事,怎么现在就开考,考什么,现在卢一鸣还在飞机上萧静雅到底要考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