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43章胜负难料

    更新时间:2018-08-09 13:35:36本章字数:3264字

    正在三人各怀心思的时候,忽然,这时萧静雅的手机响起,闻声,萧静香和闵柔不由浑身一颤,然后都朝萧静雅看去。

    却见萧静雅哈哈一笑,然后慢慢拿起手机来,淡淡道:“不好意思,看来真是‘借您吉言’我那手下的佳音要传来啦。”

    此话传进萧静香的耳朵里别提多刺耳了,只见她一张脸涨得通红,看那怒目而视的样子恨不能活撕了萧静雅。

    对此萧静雅仿若未闻,只是接通电话,说道:“喂,是我,嗯,怎么样?考核结束了吧。”

    很奇怪,在场的三人却没有发现一件怪异的事情,就算是萧静雅得到手下说卢一鸣落败的消息也不可能这般快,因为飞机上是不允许使用手机的,除非……

    当然了在场的三人此时心中都很不忿,因为双方都用言语激怒过对方,此时更想直接得到答案给对方以致命的一击,好让对方彻底的绝望。所以此事谁都没有注意到这里面的问题。

    不过这些都不重要了。因为答案已然揭晓。

    果然,在听清手机里传来的消息后,原本萧静雅脸上一直挂着的笑容,瞬间凝固在脸上,随后以肉眼可见的速度迅速下降,直到变得有些愕然甚至错愕和惊诧为止,甚至她的身子开始不由自主的颤栗起来。

    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

    虽然听不到电话里的声音,可是看萧静雅的样子似乎事情并不是想象的那般顺利,和萧静雅预想的并不一样,或许出现了什么变故一般。

    而且看萧静雅一副不敢相信的样子,似乎还真是出了大问题一般,但不过出现何种问题,对于萧静香和闵柔来说都是件好事,虽然还不确信卢一鸣能通过考核,可是萧静雅一方出现变故,这说明卢一鸣的通关的机会就多一分,也难怪,她们俩在见到萧静雅的模样后会缓缓松了口气,甚至还有些暗自窃喜。

    不过再见到萧静雅关上电话后,好一阵都不说话的模样,两人都有些纳闷起来,还是闵柔反应快一些,可能是旁观者清的缘故,毕竟萧静香是关心则乱。

    随后见闵柔靠过来对萧静香悄悄说道:“萧,萧总,似乎有些不对啊。”

    “我当然知道了。”萧静香愣愣的点点头。

    “不,不是,我不是这个意思,我的意思是萧总怎么接到电话了,难道是总部的电话?”闵柔不敢确定的说道。

    “怎么可能,你没看她的脸色么?一定是考核的时候出现问题了,哈哈,这个卢一鸣还真是我的幸运星啊,看样子通关有望了。”萧静香笑道。

    “可是就算是这样,萧总你想想,飞机上能打电话么?就算卢先生已然失败,这个,我们得到消息也得等飞机着落才行吧?难道真是天气变化么?”闵柔说道。

    呃……

    萧静香愣了一下,随后反应过来,她本身也是玲珑人,自然明白闵柔的意思,心中一颤,暗道这是怎么回事?

    随后两人都看向了萧静雅。心中更是狐疑起来。

    直到好一会,看到萧静雅慢慢从震惊的心情中平静下来,扭头看向萧静香两人,缓缓吐出一口浊气,才淡淡道:“很好,很好,萧静香你很好。”

    听到萧静雅脸说三个好字,萧静香和闵柔反而一下子没了底气,到底发生分了什么事会让她如此,难道是……

    “没错,正如你们所想,卢一鸣过关了。”萧静雅语出惊人,顿时一石惊奇千重浪。

    仿佛一颗巨石落入井中,让萧静香和闵柔原本静止的心境掀起悍然大波。

    是的,悍然大波,她们实在不敢相信萧静雅的话,不相信如此难题卢一鸣竟然真的做到了。不由同时惊叫一声:“什么?”

    是的,她们不敢相信,就连萧静雅一开始也不敢相信,只不过这句话出自萧静雅之口,她们就算是狐疑,也不得不相信了。

    只见萧静雅点点头说道:“没错,就在刚才那架名航飞机已然返航,原因是……”

    原来,就在卢一鸣听到考题后,心中的震惊已然不能用言语形容了,一脸怒容的看着那人,看那架势似乎要把他狠揍一顿一般。

    而那人看着卢一鸣气急的模样也是表现出一副极其欠揍的模样,虽然没有说什么惹人怒极的话,可是看那表情也是极为的气急。

    果然,卢一鸣在怒火攻心下,涨的满脸通红,呃一声,竟两眼一翻朝地上倒去,随后就见我浑身如同抽筋一般的颤栗起来,随后更是浑身的肤色转红起来,随之而来的还有更恐怖的口吐白沫起来。

    那个人先前虽然有些戏谑的看着卢一鸣着急,但那里会想到会如此反应,来不及反应就见卢一鸣倒地。

    显然一时惊呆,甚至有些害怕起来,莫不是这位卢先生先天有什么疾病不成,还是因为听到自己的话怒极攻心被气得变成这样,但不管如何,这件事因他而起,他就算一时手足无措,也不是丝毫无动于衷之人,待反应过来后,顾不得按键叫空姐过来,就大声呼救道:“快来人啊,救命啊,快来人看看我同事怎么了!”

    虽然机舱中的乘客对那人突出起来叫吼声很是反感,下意识的朝他看去,待看清倒在地上不断抽筋的卢一鸣后,他们除了愕然外,就只剩下同情了。

    随后没过多久就见两名空姐面色不悦的朝这边走来,她们当然听到了那人的叫吼声,可是看清现状后,在愣了一下,又听到那人在看到两名空姐来到后仿佛抓住救命稻草一般的大叫警醒了过来,随后不待那人在说什么,一名空姐连忙走过来蹲下一面扶着卢一鸣一面询问其情况来。

    而另一名空姐则去机舱另一面,很快就又回来,而在她身后还跟着一名医生模样的人,凑近后蹲下来开始给我检查起来。

    一面检查一面寻问那人道:“到底是怎么回事,这个人为什么会忽然这样?”

    “不,不知道……”那人当然不会说是他把我吓成这样的,随后到:“可,可能是第一次坐飞机,受不了高空反应吧。”

    闻言不仅那个医生,就连旁边两名空姐都有些鄙夷的看着那人,这叫什么话,这借口也太拙劣了吧。

    估计现在他们三人已经把那人和卢一鸣看成了是隐瞒身体的一些疾病强行坐飞机的违纪人员了。

    那人自然不可能知道三人心中的想法。

    随后见那医生在检查无果后,叹息了一声道:“这样子是不行的,你们看这个人如此难受的模样,不行,飞机必须返航,先把人送去医院再说。”

    闻言那个人虽然觉得有些不妥,可是一时也没有什么办法,而且看卢一鸣的样子也实在是难受至极,总不能为了一些考核的事情就把一条人命搭进去吧,再说他只不过是一般人员,是在担不起这个责任,虽然这次考核是萧静雅指示的。

    更何况现在在飞机上不能打电话给萧静雅,所以现在只能他自己做决定了,在考虑了很久之后,他才下了决定。

    而其中一个空姐闻言点了点头便朝机舱一侧跑去,估计是和机长商量去了。

    在场的其他旅客虽然闻言有些不爽,可是卢一鸣的情况实在不容乐观,他们也不是冷血动物,对此只能听之任之了。

    随后,飞机在起飞没有几分钟后已然返航了,在各方调节下,飞机安全着陆,很快在几名机场工作人员和那人的陪护下,卢一鸣被抬在担架上朝候机大厅奔去。

    很快进入候机大厅,眼看就要出了进场,其中自然引起很多人的注意,而就在这时一件令所有人都错愕的事情发生了。

    原本躺在担架上抽搐不已的卢一鸣在快到机场门口时,竟然诡异的停止了抽搐,而后睁开眼看了眼周围,还不等所有人反应过来就见我一个鲤鱼打挺从担架上跳了下来。

    这一举动自然把几个当事人吓了一大跳,实在没想到中途会出现这样的变故,而作为当事人的卢一鸣却一脸牲畜无害的笑了笑,抹了一把嘴角的吐沫,然后嘿嘿笑道:“停,呵呵,不好意思,麻烦大家了,这次旅途我很愉快,行了,不用送了,就到这里吧,88”

    见状可想在场的几人是何等表情了,脸上的黑线一下子起了几条,整张脸也早已扭曲的不成样子。

    想想也是,大家好心好意的把人从飞机上护送下来,一路上都不曾哪怕片刻停留,可毕竟是百十斤的人呐,就是抬着走这么长的距离也够累的,更不要说马不停蹄地跑了。

    而就在这时被自己护送的‘病人’经过一路奔波竟奇迹般的复活了,而且看样子那像是重病,分明是装的,众人心中的感受可想而知。

    就更不要说是来考核的那个家伙了,在看到卢一鸣的样子后,霎时间都明白了过来,这哪里是重病,还亏了自己先前的一阵担心,看这生龙活虎的样子分明是在装病,而且显然他成功了,成功的骗取了所有人的同情和信任。

    正如卢一鸣的姐姐所说的那样,这小子那里是善茬,这小子坏着呢,只不过在那一副善良老实的外表现隐藏的极深而已。

    这不一转眼的功夫就把所有人都骗了。

    而那个前来考核的人一时间全都明白了,一方面气急卢一鸣的狡诈,一方面震惊卢一鸣的机智,如果从一开始就计算好了的话就未免太天衣无缝,太恐怖了吧,从和他着急到病发不过转眼功夫,自己甚至都没有反应过来,而卢一鸣却已经通关了,表面看丝毫看不出什么破绽,想到这里不由一阵错愕,一时间不知道该如何反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