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49章我有话说

    更新时间:2018-08-09 13:35:36本章字数:3225字

    “什么?怎么了?你没事吧?伤到哪里了?去医院了么?”闻言陈硕一连串的如同炮轰般的问题让卢一鸣应接不暇,一时间都答不上来了。

    “你怎么样了你?你没事吧?”

    虽然,陈硕的问话很单调,仅仅是一种最普通的问话,但却代表了一种关怀和关心,这让卢一鸣心下一阵的感动。

    “你在哪里?我马上就来。”

    顿了一下,卢一鸣笑道:“没事,我没事,阿硕,我真的没事……”

    不知道是因为叫她阿硕的缘故,又或者是她察觉出了卢一鸣调侃她了,总之一时间对面的她沉默了。

    过了了好一会,陈硕才嗔道:“臭小子,你糊弄我?”

    “没有,我……”本来想把萧静香的事情告诉她的,不过后来不知怎的卢一鸣却没说。

    “好了,那没事就挂了吧。”陈硕说道。

    挂了么?

    卢一鸣想了想说道:“阿硕,还记得我们的约定么?洗干净等大爷吧。”

    “呵呵,好啊。我很贵的,你要送我的话,最好要拿出你最好的手艺来。”陈硕笑道。

    闻言卢一鸣想到了那个黄金发卡,笑了笑,我说道:“用不用我量身给你定做一个?”

    “你休想我告诉你我喜欢什么款式的,如果你真的对我有意就自己去观察,或者…… 拿出你最真诚的作品来。”陈硕说道。

    “最真诚的作品?”卢一鸣愣了一下,思绪不由飘开,苦笑着摇了摇头道:“我最得意的一件作品已经送人了……”还会在造出来么?

    陈硕楞了一下,道:“送人了么?”语气随之有些低迷。这让她想到了那天送我回来时卢一鸣看到一个背影的样子,那个女人真的很有魅力么?心中随即有些发苦。

    嫉妒,还是什么,这时的陈硕竟然有些苦涩。

    “卢一鸣…… 算了,晚上有空么?我请你吃饭。”陈硕问道。

    “正好我也想请你呢。”卢一鸣说道,其实他是真的想和陈硕坐下来聊聊,也有很多话想对她说。

    或许也只有此时和她才能分享自己的快乐吧。毕竟今天发生的事实在太过刺激了。以至于让卢一鸣不能自拔出那股子兴奋中,非要找个人说说夸耀一番不行。

    “那好啊,时间地点你说。”陈硕笑道。

    “现在,可以么?”卢一鸣说道。

    “现在?”顿了一下陈硕道:“好吧,你在哪里?我去接你。”

    “不用了,我去找你吧。”

    “那我在警局等你……”说完,陈硕放下了电话。

    “陈队,下班了,今天局里请客,中午吃大闸蟹。”这时一个女警官推门进来笑道。

    陈硕摇了摇头说道:“不了,我约了人了。”

    闻言那个女警楞了一下,随后反应过来,露出一副了然的模样来。然后和陈硕打了声招呼便退了出去。

    很快卢一鸣乘车就到了陈硕所在的警局。

    “先生,现在大厅不办公,要报案的话请到前面。”正在卢一鸣站在警局大厅愣神的时候,一个警员走过来说道。

    这是第二次来这里了,卢一鸣心中自然有一股难以言语的感觉,闻言卢一鸣看了对方一眼,笑道:“不好意思,我找人。”

    “找人?找谁?我们已经下班了,你还是下午再来吧。”那警员说道。

    “我找……”还不等卢一鸣说完,就听到远处传来一声话语。

    “他找我的。”

    闻言那警员扭头看到陈硕怔慢慢走来,不由叫了一声陈队,然后扭过头来有些诧异的望着卢一鸣。随后反应过来,干笑一声走开了。

    “你还挺准时的。”陈硕走过来说道。

    “呵呵,我还以为你会在办公室等我呢。”卢一鸣嘿嘿笑了笑。

    陈硕笑了笑,没说什么。

    随后两人走出了警局,上了陈硕的配车。

    上了车,陈硕顿了一下,随后有些皱眉的看着卢一鸣,然后在对方诧异的目光下凑近在卢一鸣身上使劲的嗅了嗅。

    卢一鸣有些尴尬的笑了笑道:“你干什么?”

    陈硕收回身子,目不转睛的盯着卢一鸣道:“你身上怎么有女人的味道,还不是一个,是两个。”

    闻言卢一鸣不由一怔,这也太绝了吧,不但从自己身上分辨出了有女人味还能分辨出是两个人。陈硕的一句话让卢一鸣想到了和赵青青以及萧静香亲密的接触。

    “想什么呢你?”陈硕拍了卢一鸣一下,看卢一鸣心虚的模样不由说道:“被我说中了吧。说,今天上午为什么打电话给我?说说你今天都遇到了什么新鲜事?”

    “没,不过你知道我那个啥,我那个啥……”卢一鸣尴尬的不知道说什么好了。

    “那个啥啊,别结巴了,说,你干什么去了?”陈硕笑道。

    卢一鸣愣了一下,随后反应过来,不由干笑一声。

    “对了,小子,你刚才在电话里说被人偷袭了,什么偷袭,别以为请我吃饭就当什么事没发生。”陈硕忽然问道。

    卢一鸣忽然对当初给陈硕打电话的事有些后悔了,只不过却也不得不强颜道:“我赢了,赢了萧氏珠宝行萧总的姐姐,现在可以着手布置纪录片的事情了。”

    “小子,别打岔,说正题。”陈硕盯着卢一鸣一字一句的说道。这时她看出卢一鸣有些不对劲了,心中不由一阵紧张起来。

    呃……

    看了陈硕一眼,看到她一本正经的望着自己,卢一鸣不由一时语塞,最后不得不叹息一声道:“好吧,我投降了,我投降了,我说,其实也没什么大不了的事情,就是…… 有一个女人亲了我一下。”

    哧……

    闻言,陈硕的反应不可谓不迅速,不可谓不激烈。

    只见她猛然间踩了下刹车,汽车在高速运转的惯性下猛然停顿让卢一鸣的身子不由自主的向前一冲,顿时撞在挡风玻璃板上,撞得他的眼冒金星。

    而陈硕却有些复杂的看着卢一鸣。

    看着卢一鸣被撞得呲牙裂嘴,却不曾眨一下眼睛。

    “你刚才说什么?”陈硕言语不善的问道。

    卢一鸣一边捂着脑袋一边说道:“我说有一个女孩偷偷亲了我一下。还是嘴唇。”

    啪!

    一句话还未说完就见陈硕一巴掌拍在了卢一鸣的肩膀上,让他陷入了另一轮的痛觉中。

    “你干什么!”卢一鸣痛得大叫一声,可想陈硕那一巴掌的力道有多大。

    “卢一鸣,你欺负人也没有这么欺负人的,你请我吃饭就是为了炫耀你占了别人便宜么?”陈硕显然无视卢一鸣的痛感,只是严厉的看着对方斥责道。

    “不,阿硕,我没那意思,我没乱来,我是被人袭击的,不是我袭击别人!”卢一鸣解释道。

    随后卢一鸣将今天所发生的一切都一一告知了陈硕,从机场机智取胜,到萧静香去救自己,以及后来茶馆里发生的一切,卢一鸣都说了一个遍,当然赵青青的事情被他刻意隐瞒了,但就算如此,说着说着卢一鸣不由有些浮夸起来了,越说越带劲,越说越是有些骄傲自满起来,却没有注意到陈硕的脸色随着自己畅快的讲述而变得越来越黑,越来越难看,以至于到最后卢一鸣讲到最兴奋的的时候,她的脸已经黑得看不清模样了。

    随后,陈硕冷哼一声。

    卢一鸣愣了一下,明显感觉出了陈硕的不悦来了,心里没由来的一突。

    看着陈硕心里暗道居然没注意这母老虎还会吃醋,不过就算如此,卢一鸣还是低估了陈硕的醋意,尤其是当听到茶馆里的事情的时候,陈硕已经变得怒不可揭了。

    好的气氛随之一炬。

    “够了,卢一鸣!哼,有区别么?是别人偷袭你,还是你偷袭别人,这有区别么?你什么意思,是在拿我做对比么?还是你想要求我也那样?”陈硕冷言道。

    闻言卢一鸣皱了下眉头。什么意思?或许是在向她炫耀,想让她也和她们一样,但她如此斥责自己,心中自然免不了有些不悦,随即说道:“区别大了,最起码别人给我了一份尊重,一份我意想不到的尊重,可是你呢?你给了我什么?除了一日夫妻口头的协议,还有什么?或者协议终止过后你我就要分道扬镳了吧。除此之外你还给过我什么?”卢一鸣大叫道。

    “这就是你所谓的‘尊重’?哼哼,你还指望我给你什么么?”顿了一下,陈硕轻声细语道。

    闻言卢一鸣怔了一下,是啊,除此之外我还指望陈硕给我什么?指望这个和我只有一点点交情,一点点交易的女孩给我什么?把她的全部都给我么?

    自己是被萧静香那一阵的吻给弄乱了,人乱了,心也乱了,才会胡说八道起来吧。

    闻言卢一鸣顿了一下,沉默了。

    “对不起,我有些着急了。”卢一鸣淡淡道。

    “恐怕不是那么简单吧。”陈硕说道“卢一鸣,我们…… 不错,我是拿了你当挡箭牌,可是要知道我也有自己的骄傲,也有自己的追求,我对另一半的要求不高,除了对我相敬如宾外,就是能孝敬父母,仅此而已。”

    顿了一下陈硕说道:“可是,想想你和我接触的这段时间,你又给过我什么?除了言语上的调戏外,你还有什么?我本以为你是有大能耐,大气量的人,可是现在看来是我想错了,我看错你了,你除了满脑子想占我便宜外,你还剩下了什么呢?你的尊重在那里呢?你别指望我能给你什么,别指望我会像其她女孩子一样仅凭你的巧言花语就和你发生什么。如果你真的喜欢我,如果你真的想和我好,你就拿出你的诚意,拿出你的真诚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