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一章:坟地里的女人

    更新时间:2018-08-09 13:35:15本章字数:1366字

    梁子跃正躺在福山半山坡上的坟头上睡觉呢,忽然被一阵雷声惊醒了,刚才还是万里无云,睡了一小觉,变得黑云密布了。看看身边的药篓子,只采了一个底的冬凌草和龙葵,龙葵也叫燕莜、莜莜或者黑姑娘,上边成熟的果粒已经被梁子跃吃光了,剩下梗叶可作药用,有清热解毒,利水消肿的功效。

    “赶紧回家吧,回去晚了老爷子又骂人了!”虽然不害怕干爹老梁头骂人,但是也不愿意听他磨磨唧唧的。

    刚一起身,坟头后有人在哭,还是个女人,梁子跃有些奇怪,谁呀,在这哭哭滴滴的别不会是个女鬼吧?

    起身猫着腰,顺着坟空儿找过去,是在断崖那边发出的声音,隐身在一个墓碑后半探头一看,原来是李嫂,山下李小璇的妈。李大哥前几天出车祸死了,拉煤的加长车压的,脑瓜骨压稀碎,像一个大饼似的趴在马路上,血呼啦的肠子肚子满大道都是,梁子跃当时过去看的时候晚饭差点没吐出来。

    李大哥死了,留下了李嫂带着李小璇两个孤儿寡母很是可怜,尤其是李嫂只有三十多岁,长得还蛮漂亮的,可怜她的人大有人在。但是梁子跃最可怜的不是李嫂,是李小璇,那小姑娘可比她妈耐看多了,长得清纯秀丽,是村子里公认的小村花,小伙子没一个不喜欢的,但是众多的追求者中,李小璇最喜欢和梁子跃在一起,不但是因为梁子跃长得帅气,而且心地善良,又能干活,体力超强,曾经摔倒过小牤牛,是全村最有力气的年轻人。

    算算今天应该是头七吧,这李嫂是上坟来了。

    李嫂烧完手里最后一张纸,站起来,擦了一把眼泪,四外看了一眼,也没看见梁子跃躲在坟墓后头,伸手就去解裤子。

    这是干啥呀,要把裤子也烧了是咋地?

    李嫂没烧裤子,蹲到断崖边上拉屎去了,看来还是坏了肚子,裤子刚脱下来就“噗嗤”一声窜了箭,梁子跃一下没憋住,也跟着“扑哧”一下,笑了出来。

    李嫂听见声音吓得一回头,梁子跃赶紧缩身,就听“妈呀”一声,再看断崖边李嫂没了,就剩一泡稀屎了。

    一定是掉下断崖去了,梁子跃赶紧往过跑,太着急一没留神,脚踩在李嫂拉的稀屎上了,脚下一滑,一个跟头也落了下去,幸好断崖上有一截歪脖树,梁子跃不偏不倚其在那上边了。再一看,还真巧,李嫂就趴在他身旁,裤子还挂在腿上。她吓得俩眼紧闭,脸色苍白,双手紧紧搂着树干,下边深不见底,树干随着山风颤呀颤的,李嫂眼都不敢睁,嘴里一劲儿念道:“别怪我,别怪我……阿弥陀佛……”

    梁子跃看看头上也就三五米,还是一段斜坡,上去应该不难,就说:“喂李嫂,别害怕,不高。”

    李嫂听见人说话,一睁眼:“哦,是梁火儿呀!”再往下一看,眼睛又闭上了:“咋不高,都看不见底!”

    梁火儿是梁子跃的小名,就因为他体温超常,总是穿不住衣服,所以从小大伙就叫他梁火儿。

    “我是说上边不高,咱俩能上去。”梁子跃说完拍了一下李嫂。

    李嫂吓得一哆嗦:“别动,再动我就要掉了。”但是还是睁开眼,往上边看看,说:“我也不敢动呀,咋上呀?”

    梁子跃说:“没事儿,这段斜坡还没有我刚才采药时爬的陡峭呢,你在前边,我在后边推着你。

    在梁子跃的搀扶下,李嫂颤颤巍巍地转了个身子,骑上了树干,但是脚脖子上的裤子却随风而去了。

    李嫂也顾不得羞了,站起来趴到崖壁上,两条大腿不住的打哆嗦。

    梁子跃说:“你别往下看,只管往上爬就行,我在后边推着你。”

    开始爬了,梁子跃头顶着李嫂的屁股,手足用力攀着岩壁上凸起凹陷的窝窝,让李嫂踩着自己的手臂肩头往上爬,这时候梁子跃真的有些害怕,怕李嫂一个紧张,又拉出一泡稀屎在头上来。